我想遇见你的人生

  • A+
所属分类:情感美文

  我们这一代人大概是最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的一代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不过就是二三十年的时间,从我们的父母跟我们相处,到今天我们跟我们的孩子相处,时代改变了多少?社会改变了多少?父母的角度改变了多少?父母跟孩子的关系,很多过去认为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可以讲什么不可以讲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好像在我们身上都变成了另外一回事。
  当我们有了孩子,当我们面对孩子的时候,突然之间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预言家:孩子拿起笔来画了几笔,我们心里就高兴得不得了,觉得孩子将来是大画家;孩子开始写字,写了一篇作文,我们就想将来他一定是大作家。每次看到孩子,我们的思想突然之间就会投射到很远的未来。我开始当爸爸的时候,心情也是这样的。所以在女儿两岁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应该整理一下,我打算写《给女儿的12封信》。12封信,12个题材,基本上整理了我自己在当时认为最重要的12件事,那么当她15岁的时候,她会知道爸爸是怎样看待她的,希望她变成什么样的人。这本书大概写了快一半时我放弃了,这大概是我二三十年的写作生涯中放弃得最决然的书。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孩子是一个很现实的孩子,她每天在生活当中都跟我互动,而每次写作的时候,我脑袋里面想的却是未来的孩子。到后来自己觉得没有这个道理,我与其花这个时间告诉未来的孩子该怎样,不如把这个时间用到现在,跟孩子玩。
  本来放弃就放弃了,可是到孩子一点一点长大,等她到了小学三年级放暑假,也就是2008年的夏天,我却重新想要为她写一本书。那个时候有几件事情连续发生。一是,我发现自己对于小学三年级发生的事情已经记得非常非常少了。我跟女儿聊天,讲了很多她小时候的事情,发现她已经开始遗忘了,我就觉得我可以帮她记录下来。这是我开始写《我想遇见你的人生》这本书一个很重要的动机。
  还有一件事情是我父亲的去世。这当然是我生命当中一个很大的打击,我深刻地感觉到女儿不认识她的祖父,在她成长的过程中,跟祖父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还有一个我觉得更严重的问题是,我发现我也不太知道要怎么样跟女儿说,我的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无可避免,我会不断地想:我的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教育我?我回想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父亲最常讲的一句话—他用闽南语讲的,翻译成普通话就是:“这种事情如果不会自己想的话,就一辈子没有机会、一辈子没有希望。”通常都是我犯了错,妈妈快要处罚我的时候,爸爸会制止妈妈,他就会讲这句话。我小时候没有很深的感受,到了这个年纪却感受非常深。你教孩子不是要教他做什么,而是要教他学会为自己想,学会自己想。
  回头再想,我有时候会苦笑着说:“我父亲剥夺了我成长当中的很多乐趣。”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是,我念到高中时非常叛逆。在一个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叛逆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抽烟。我大概是“国中”三年级开始偷偷抽烟的。回头想想,那个时候偷偷抽烟是很无聊、很麻烦的事情。在家里抽烟,要等到爸爸睡觉,然后把窗户打开、打开电风扇,坐在窗口吸口烟,往外面吹,抽完烟以后大概吹15分钟没有味道了才敢关窗户,冬天也是这样。有一天我回到家,只有爸爸一个人在,他在客厅看报纸,爸爸平时不太讲话,他把我叫过去,抬头看我,完全没头没脑地用闽南语讲了一句话,他说:“小心一点,不要烧了棉被。”讲完以后他就继续低头看报纸。我愣在那里,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后来到了房门口我才明白,他知道我在抽烟,他就是要告诉我说他没有打算管我抽烟,他只是说我要负责,不要把棉被烧了,不要把家烧了。然后我就不想在家里抽烟了,没有乐趣,一点儿乐趣都没有。
  在成长的过程中,大人会给我们很多答案。所谓叛逆,最大的姿态就是大人一定要塞这个答案给我们,可我们就是不要这个答案,但是每一次我都没有尝到叛逆的快乐。
  当我在想写《给女儿的12封信》的时候,我以为我当然知道要怎么做一个父亲,我想要把女儿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是一个很自信的父亲。可是等到我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最后的书名变成《我想遇见你的人生》,我就变成了一个很没有把握的爸爸。面对一个真实的生命,她越来越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我的感觉、态度完全是180度的转变,我甚至可以倒过来说,我干吗要弄清楚我要做什么样的爸爸,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或者不应该由我决定。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对于跟孩子相处的前提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不一样的反省。在台湾,我曾经跟十几岁的孩子说:“我敢跟你们打赌,有一句话你们的爸妈常常跟你们讲,就是:‘这件事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另外一句话是:‘我们这是为你好。’”
  这件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稀松平常,为什么父母总是跟孩子这样说?这后面牵扯到一个有问题的假设—因为我是爸爸(妈妈),所以我讲话,我的孩子就一定会听进去,而且听到了就会做到。
  我在跟女儿相处的过程中,类似这种很根本的问题,我在反省,或者是她在逼我反省。为什么我们会经常跟孩子说:“这件事我早就说过了。”“我这是为你好。”这里面都有非常根深蒂固的对于父母的假设,代表着我们认为我们完全理解孩子是怎么一回事,完全知道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女儿,因为女儿一天到晚给我各种各样的惊奇。我每天跟女儿相处最大的乐趣是,她一直会展现出我不知道的或者无法想象的那一面。
  有一件事情我印象深刻。有一天我去接女儿放学,她说今天学校写作文,题目是“生活中最快乐的3件事”。我问她写了什么,她很敷衍。我又问她:“那如果老师出的题目是‘生活中最痛苦的3件事’,你会怎么写?”
  我为什么会问女儿这个问题?因为我女儿是个学音乐的孩子,学音乐最早是由我跟她妈妈决定的,她4岁的时候我们开始送她去学钢琴,我的立场其实很简单:我自己小的时候学过音乐,所以我很清楚地知道,拥有演奏乐器的能力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是一件多么过瘾的事情。可是当txt故事会下载我们把她送去学钢琴之后,我有一种最大的焦虑,就是我不太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音乐,还是只是我们帮她做的决定,她习惯了。 (http://www.myqnwz.com)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