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病毒标本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科尔措沃市有一个“韦克托尔”国家病毒学和生物工艺学科学中心。在这里,一道道的阻拦铁丝网,只有很少几个出入口,任何一个参观者都得接受仔细的检查。其所属地域由内卫部队守卫,戒备森严。参观者必须穿

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科尔措沃市有一个“韦克托尔”国家病毒学和生物工艺学科学中心。在这里,一道道的阻拦铁丝网,只有很少几个出入口,任何一个参观者都得接受仔细的检查。其所属地域由内卫部队守卫,戒备森严。参观者必须穿上有点像潜水服的带呼吸软管的特制密封防护服,在参观过程中,防护服几经消毒。在参观过后接下来的3周期间,还要接受医生的观察,身体稍有不适就得报告。

“韦克托尔”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危险的病毒科研中心。该中心所设的贮藏库里“沉睡”着地球上最致命病毒的300多种菌株标本,其中包括俄罗斯天花病毒的120种菌株标本。该中心是世界上两个合法贮藏病毒标本的机构之一,另一个贮藏库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控制和预防疾病中心。除了天花病毒,该中心还贮藏有出血性寒热病病毒、埃博拉病毒等。跟它们相比,艾滋病病毒和SARS病毒似乎不那么可怕。

“韦克托尔”已有近30年的历史。当时,该中心的建立是国防的需要,属国家最秘密的机构之一。工作人员尽管采取种种预防措施,但日常健康仍然受到威胁,危险的研究课题和封闭式的工作制度沿用至今。

“韦克托尔”的存在让科尔措沃市的普通市民感到恐慌和不安,这跟好莱坞制片人经常用杀人病毒外泄的恐怖情节来刺激观众有关。所以,每当世界上宣布发现新的病毒(最新的例子——非典型性肺炎),市内就流言四起:是不是某神秘实验室出了问题?但是,要记住一点:贮藏世界上的病毒和细菌标本不正是为了保证人类面对巨大危险时的安全吗?

如同任何一个博物馆的贮藏库那样,“韦克托尔”的“藏品”也需要经常“修复”。病毒标本时不时从零下70℃的冰箱里拿了来进行“苏醒”,重新培养后再放回冰箱贮藏,其目的是检查它们有没有失去传染和繁殖的能力。当贮藏的病毒需要用于研究时,被送到有空调的带密封闸门的特殊实验室,之后再送回贮藏库。

目前,“韦克托尔”病毒库的贮藏标本都是有害的。即使是最早于30年前就收藏在这里的天花病毒菌株也不例外。经过世界卫生组织的努力,天花已经绝迹。但是,专家的结论是:“天花的幽灵”一旦获得自由,同样是有危险的。正因为如此,“韦克托尔”投入巨资采取措施,防止这种或那种病毒外泄。这里的安全系统跟宇宙飞船一样严格,例如,安装的通风机很特别,气流只往房间里面流通。此外,通风机是两台,当一台发生故障时,另一台自动投入使用。所有房间每周不少于一次经专门管道喷射高浓度消毒液蒸气。实验室墙上贴着许多必须遵守的工作条例表,这些条例决不是空话。有一句口号“保持成双成对”也许会让你发笑。可是,当你得知几年前一位女工作人员因违反该规定而丧命后,恐怕你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为什么要如此小心地收藏各种病毒的标本呢?原因很简单:不掌握致命的病毒的标本,就无法得到治疗由它们引起的疾病的抗毒药,在世界上经常出现新的致命的病毒的同时,那些旧的病毒不也还有时作怪吗?

“韦克托尔”的工作人员参加过天花疫苗和天花消毒的研究,在治疗出血性寒热病和其他病毒引起的重病方面也有贡献。今后的任务有:研制能同时预防多种传染病疫苗,如天花和艾滋病、天花和脑炎、天花和艾滋病及肝炎等。另一项任务也很重要:利用病毒标本检验抗毒药的实际效果。第三项任务:研究病毒发病原理。不搞清楚疾病是如何发生的,就无法找到预防的措施。

如果不是存在生物恐怖活动的威胁,贮藏的许多危险的病毒标本原本早就该销毁了。例如,当1977年最后一名天花病人出院后,各地贮藏的天花病毒标本按计划销毁了。但是,当2001年美国出现装有白色粉末的信封后,一切都变了。现在清楚,销毁病毒,也就失去研究同它们作斗争的新方法的可能。

(徐淼摘自《知识窗》2004年第1期)

(作者:丁永明 字数:156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