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谜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做梦是我们自己讲故事的时间,做梦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是谁,要往哪里去和如何去。在黑夜当中,我们所有人都成为一幕幕飞逝影像的创造者,而观众只有一个。清晨,当闹钟粗暴地把我们吵醒,我们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数千年前,梦被

做梦是我们自己讲故事的时间,做梦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是谁,要往哪里去和如何去。

在黑夜当中,我们所有人都成为一幕幕飞逝影像的创造者,而观众只有一个。清晨,当闹钟粗暴地把我们吵醒,我们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

数千年前,梦被看做神灵之音。如今,在许多文化中,梦仍被认为是预言。在古希腊,染病的人睡在药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神殿中,求取能让他们康复的梦。现代梦研究实际上始于19世纪末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他建立的理论认为,梦表达了通常源自童年的潜意识欲望。弗洛伊德认为,运用分析手段探究这些掩藏的情感有助于治疗精神疾患。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模式的统治地位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此后,新的脑化学研究结果显示,情感问题可能具有生物和化学根源,还可能有环境根源。

在弗洛伊德之后,梦研究领域最重要的事件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发现了以剧烈脑活动和快速眼动(REM)为特征的一种睡眠状态。在REM睡眠之中,被唤醒的人能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梦境,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做梦大多发生在REM睡眠期间。研究人员利用脑电图观察到,REM睡眠期间的脑活动与清醒时相似。这让他们断定,人脑在夜间的活动大大超出人们的猜测。

成人大约有1/4的睡眠时间是大量做梦的REM睡眠。在那期间,躯体基本上停止活动,但大脑却在忙碌。科学家观察做梦的大脑,发现在REM睡眠期间最活跃的区域之一是控制情感的边缘系统,而与逻辑思维相关的额叶前部皮质的活跃性要低得多。这可以解释为何REM睡眠往往缺乏连贯的情节。在REM睡眠中,脑中另一个活跃的区域是发现差异的前扣带脑皮质,这可能说明为何人们往往能在梦中解决棘手问题。

我们天生就是要做梦的。儿童大约在八九岁达到一定程度的智力成熟后,他们的梦才会与成人相似。

在男性的梦中,大约有2/3的人物是男性;在女性的梦中,男女比例更加平均。男性梦到躯体侵犯的情况也要比女性多,它们更有可能是打打杀杀、追逐、破坏或偷窃的情形。在女性梦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侵犯表达是拒绝和侮辱。女性喜欢的主题是婚礼,但是在梦中婚礼并不总是快乐的。

研究表明做梦有助于头脑对付潜在灾祸。例如,如果新妈妈梦见孩子丢了,她们其实可能在演练当她们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时,她们应该怎么做,如何反应。还有证据显示,做梦有助于某些类型的学习。一些研究人员发现,梦见躯体活动,比如体操运动员的自由体操动作,能使运动成绩更好。做梦有助于驱散强烈的情绪,“是一种心理健康行为”。

做梦和思考一样,让我们成为人类——不管是唤起令人恐怖的旧事,还是想像新的快乐。

(作者:芭芭拉.施普林根 字数:123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