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海豚,高科技“声波交响曲”回荡冲绳海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千百年来,海豚一直被视为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朋友和深海“精灵”。然而在日本冲绳,数百年来等待这些可爱生灵的,不是鲜花而是罪恶的绝杀……2002年5月,美国斯坦福尼亚生态研究所一名叫劳拉的女博士,在日本冲绳海域完成了她一

千百年来,海豚一直被视为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朋友和深海“精灵”。然而在日本冲绳,数百年来等待这些可爱生灵的,不是鲜花而是罪恶的绝杀……

2002年5月,美国斯坦福尼亚生态研究所一名叫劳拉的女博士,在日本冲绳海域完成了她一生中最为艰难的课题——利用声纳帮助“精灵”逃出绝路。

海豚的噩梦

麻崎岛是日本东部冲绳海域的一个小岛,冬暖夏凉,气候宜人。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海洋生物洄游的必要之道,因此这里仍然保持着日本传统的渔业经济,周边海域几乎没受什么工业污染。这自然成为劳拉以研究海洋生物为主要课题的最理想的研究场所。2001年5月,劳拉带着有限的资金和一些声纳接收、分析仪器,踏上了这个小岛,开始了课题研究。

初上小岛,劳拉便被这里居民的朴实和热情感动了。更令她惊喜的是,不久她居然收到岛上镇长的一封十分客气的邀请函:邀她当晚赴晚宴,并品尝当地一道十分特殊的“地方菜”。

当一袭盛装的劳拉来到晚宴会场时,立刻被餐桌上的情景惊呆了:大大小小的盘子里装的全是海洋鱼类的肉制食品,而且味道如此相似。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端放在餐桌正中央的主菜竟然是一锅用整条海豚煲的汤!

“这是一整套海豚大餐,在我们这里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有资格享用,请多多指教!”镇长面带得意之色,滔滔不绝地向目瞪口呆的劳拉介绍着。

刚刚从惊惧中回过神来的劳拉,立刻感到一种强烈的愤怒和恶心。她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跑回了自己的寓所。“这也许是一场恶作剧!”一整晚,劳拉都在这么安慰自己。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劳拉便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一天,正当她乘坐雇来的快艇在远海进行采样工作时,突然平静的海面骚动起来,一群黑白相间的海豚跃出水面。恰在此时,不远处一艘渔船朝它们直冲过来。只见渔船在小艇几米外停了下来,一名中年渔夫十分娴熟的从怀里掏出一根奇特的小笛子,古里古怪地吹奏起来,另两名精壮的青年渔夫则拿着叉子和粗大的木棒在船舷四周查看。

还没等劳拉明白过来,就看见那只海豚先是一阵惊慌,跟着便失魂落魄般向渔船游去,很快,傻呆呆的海豚滞留在中年渔夫的脚下,一动不动。这时,两名青年冲上前去,用木棒一阵乱击,将海豚打晕,再用叉子和渔网将它打捞上船。

一时间,劳拉感觉到自己几乎要被这血腥的绝杀窒息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她的心头:或许镇长所说的那道尊贵的“地方菜”并不是恶作剧。在接下来的几天的调查中,劳拉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原来,这个看似平常的小岛,事实上竟然是一个传统的大型海豚屠宰场!这里的居民不但世代有捕杀海豚的传统,而且以此为荣。岛上的风俗甚至认为:只有在捕杀到了生命中的第一只海豚之后,一个男人才真正开始成熟起来!

最令劳拉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渔民捕杀海豚的方法看似十分简单愚蠢,但却很有效。他们仅仅是借助一些非常普通的乐器演奏出特定旋律便令海豚丧失了理智,乖乖地自投罗网了。

拿什么拯救你

看着那些可爱的精灵一只只被拖上渔船,扒皮,然后熬制成各种口味的特色罐头,劳拉觉得自己每天都生活在良知备受煎熬的地狱里。她决心立刻采取行动,阻止这种野蛮、愚昧的行为。

2001年9月,劳拉在收集了近3个月的资料后,开始向小岛的镇政府反映相关情况,并强烈要求镇政府出动海警,制止对海豚的捕杀行为!然而,当镇长收到这份报告时,却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劳拉。过了很久才迟疑地说道:“劳拉小姐,如果是为了对上次晚宴感到不满意的话,我向您表示歉意,我们的本意……”

劳拉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他这份投诉只是为了保护人类的生态环境和那些可爱的海洋精灵,与晚宴毫无关系。然而,尽管劳拉费尽了口舌,仍然无法打动镇长。在他看来,岛上近万人的生计远比海豚的命运要重要得多。他还告诉劳拉,更为重要的是,全岛的居民都早已接受了千百年不变的生活方式,没有人会接受这样“不合情理”的要求。

“那么好吧,如果你执意如此,我将会组织一些支持者,在镇政府门前示威游行,直到你采取措施为止!”劳拉愤怒地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然而,她又一次错估了形势。这里毕竟不是美国,虽然岛上的居民始终对劳拉恭敬有加。但是一听说要为海豚进行游行,所有的人都付之一笑,认为这个女学生一定是昏了头!

看着渔民们转过身去仍大肆捕杀海豚,劳拉感到万分无助。忍无可忍的她决定,上诉至地方法庭,用法律来制止这个愚昧小岛的疯狂行为!

2001年11月,日本冲绳地方法庭表示不受理劳拉的民事诉讼,因为日本现行法律中并无明确的相关法规。从法院走出来的一刹那,劳拉感觉到自己竟是如此的孤立无援。摆在她与海豚面前的竟是一条命运安排的“绝路”!

然而倔强的劳拉并没有妥协,她固执地决定单独采取拯救海豚的行动。此后,她雇了一艘快艇,每天独自一人去海面巡查。同时她将日本渔民演奏的古怪旋律录制下来,并进行声纳分析,将得出的一系列数据传真给斯坦福尼亚的导师,请他帮助自己分析这些旋律背后的奥秘所在。

高科技声纳救星

接下来的日子里,劳拉几乎每天都花16个小时乘坐快艇在海面巡查。一旦发现渔民正在或企图捕杀海豚,她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大吵大闹,狠狠捣乱一番,直到海豚们安然离去,这才罢休。

然而,这样的孤军奋斗收效甚微。经她这么一闹,海上的渔民一见到她立刻开动马达,远遁而去。可这么一艘小小的快艇对于浩渺的海洋来说,简直比大草原上的一只蚂蚁都不如。因此,尽管她精疲力竭,但每天仍然有十几只海豚惨遭屠戮。更让劳拉难以忍受的是,岛上的居民开始流露出对她的敌意,总是故意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在劳拉的面前大声谈笑、示威!

劳拉意识到,凭借自己的蛮干是不行的,必须利用现代科学的利剑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她开始求助于全球网络科技支援。她将自己关于“拯救海豚命运”的帖子上传到几十个不同的相关网站,每天从相关的科技报道中获取所需要的网络资源。很快,她的帖子的点击率直线攀升,许多专业环保人士开始关注她发现的这些问题,并积极与她进行网络交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没有找到真正有效的措施。

2001年圣诞前夜,就在她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疲惫地回到寓所打开电脑时,突然被自己网页上一个叫“鸵鸟”的网友的帖子吸引了。他声称自己曾在南非有过拯救珍稀蝙蝠的经历。劳拉的各种资料显示,日本的地方渔民很可能是在长期的捕鱼生活中掌握了一些海豚高频声纳交流的方法,并利用这些“语言”诱捕海豚。如果劳拉能够对日本渔民的古怪旋律和海豚的声纳活动进行一些更为细致的分析和研究的话,或许就能从中寻找到一种拯救海豚的方法。

刹那间,劳拉感到一道灵感闪现,她立刻拨通了“鸵鸟”在她网页上留下的电话,与对方彻夜长谈。在电话中,劳拉得知:“鸵鸟”的真名叫迪克,竟然也是美国华盛顿的一名生物研究工作者,在生物高频声波传导方面有独到的研究。大喜之余,劳拉立刻盛情邀请迪克来日本进行实地调研。

2002年1月初,迪克风尘仆仆地赶到冲绳,几乎在上岛的当天他就立刻投入了紧张的声纳分析工作中。很快,他十分肯定地告诉劳拉:日本当地渔民的捕猎乐曲中一定含有海豚的“语言”,但是要具体分析出是哪一段高频声纳则需要大量的数据库支持和资料分析。所以,他必须立刻赶回斯坦福尼亚研究其中的奥秘。

2002年2月,冲绳渔民对劳拉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就在这时,她终于收到了迪克从斯坦福尼亚发来的电子邮件。

在信中,迪克声称已经发现了渔民旋律中的奥秘,并且通过高频声纳模拟器模仿出了旋律中关于海豚“语言”的那部分声波。然而这部分声波仅仅只能对机智的海豚起麻痹作用,如何针对性地提供能对海豚起警示作用的声波却仍然是个未知数。

就在他们无计可施之时,劳拉突然从渔民捕杀海豚的活动中受到启发,找到了打开神秘的生物生存法则大门的钥匙。一次,劳拉正在极力阻止一群渔民的捕杀行为时,突然发现,被渔民捕杀的一只海豚在垂死时发出了一种让人心悸的悲鸣。立刻,本来已经被麻痹的几只海豚像是突然被惊醒了一般,四处逃逸。

劳拉立刻想到,假如在渔民的乐曲中掺杂进一些海豚面临危险时发出悲鸣的高频声波,或许就可以令聪明的海豚读懂这种音乐对它们的致命诱惑,从而能及时让“精灵”清醒过来并躲过渔民的捕杀。她相信,一旦这种警告性的乐曲在大海深处反复播发,以群居为主的整个海豚种群很快都会在生存中培养起对这种旋律的敌意和警惕,这样一来,日本渔民赖以捕杀海豚的音乐反而成了帮助海豚生存下去的警钟了!

旋即,劳拉将自己的想法提供给了迪克和自己的导师,并在渔船四周录制了各种海豚的悲鸣声。2002年2月底,迪克带着他们研制、模拟出的音乐光碟再一次回到了冲绳。他们开始在渔船出没的海域播发这种音乐光碟,测试他们的高频模仿乐曲是否有效。起初,海豚对这种音乐的反应仅仅是慌乱。但很快他们发现,几个星期内海豚群在经历了数次捕杀之后,开始对这种音乐产生强烈的抵抗性。更让他们惊喜的是,群居的海豚之间果然真的实现了对这种警告的互相传递,乐曲所到之处,海豚立刻四处逃开。

他们成功了!兴奋中,劳拉和迪克不禁相拥在一起,看着远离的海豚,迪克诙谐地对劳拉说:“是我们的音乐挽救了这些精灵的命运,我们就把它命名为声纳第一命运交响曲吧!”

(周岭峰摘自《知音·海外版》2004年第1期)

(作者:兰 兰 字数:404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