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根稻草(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到了星期天,每个人都焦急地盼望着抽出新的名字,这一次,在抽签的过程中,充满了更多的欢笑声,但是伊瑞克仍显得不太高兴。同上次一样,他打开折叠的纸片,看了看,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就把它塞进了口袋里。母亲注意到了这一点,

到了星期天,每个人都焦急地盼望着抽出新的名字,这一次,在抽签的过程中,充满了更多的欢笑声,但是伊瑞克仍显得不太高兴。同上次一样,他打开折叠的纸片,看了看,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就把它塞进了口袋里。母亲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什么也没说。

第二个星期,这个游戏带来了更多的惊喜。没人吩咐,垃圾就被倒掉了。一天晚上,当凯莉把她的家庭作业放在桌子上睡觉之后,甚至有人替她做了两道数学难题。

那小床上的稻草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柔软了。距离圣诞节只有两个星期了,孩子们想知道他们自己制作的床是否会令赤子耶稣感到足够的柔软舒适。

“到时候,谁来当赤子耶稣呢?”在第三个星期天的晚上,他们各自抽出了新名字之后,罗迪问道。

“也许我们可以用一个洋娃娃来当赤子耶稣。”母亲说,“为什么你不和迈克一起来负责选择一个合适的洋娃娃呢?”

年龄最小的两个孩子跑去拿他们最喜爱的洋娃娃了,但是其他的孩子也想参与挑选赤子耶稣的活动。小迈克拖着一个外形粗鲁的布洋娃娃从他的房间里出来,并且骄傲地递给其他人看,后来看到其他人都笑起来,他就开始鼻子里哼哼着抽泣了。不久,伊瑞克怀里抱着一个玩具熊出来了。孩子们把所有的玩具都集中到摇椅上,有玩具狗、玩具羊,甚至还有小迈克的人见人爱的小猴子。但是所有这些玩具似乎都不适合当赤子耶稣。

只有一个破旧的玩具洋娃娃,那是大家都曾经非常喜欢的,但是现在破得几乎成了碎片了,看起来似乎不可能像赤子耶稣。“好说话的小家伙,”过去大家一直这么叫的娃娃,但是在给她洗过很多次澡之后,现在她再也不能说话了。

“她看来还真好玩。”罗迪说,大家都觉得他说得很对。一次,在美容院理发的时候,凯莉把她那金黄色的头发剪掉了,同时也把“好说话的小家伙”的头发也剪掉了。凯莉的头发已经又长出来了,但是“好说话的小家伙”的头发却再也长不出来了。现在,这个玩具娃娃头上的那一小束金发使她看起来有一点点可怜。不过,她的眼睛仍然是明亮的天蓝色,她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即使她的脸上到处都有许多胖嘟嘟的小脏手指的印痕,也阻挡不了她固有的美丽容颜。

“我认为她是完美的。”母亲说,“赤子耶稣刚出生的时候可能也没有多少头发,我敢打赌他愿意用一个受到过这么多拥抱的玩具娃娃作为他的替身。”

于是,事情就照着母亲的意见决定了下来,孩子们开始为他们的赤子耶稣重新装扮——一件用破皮衣改成的皮背心和一些尿布片。而最重要的是,那个小床对赤子耶稣正好合适,不过,既然还没有到他睡觉的时间,他就被仔细地放在大厅的壁橱里的一个架子上等待圣诞节的到来。与此同时,那堆稻草越积越多。每一天,孩子们都会制造一些新的和不同的惊喜。麦克唐纳一家终于充满了圣诞节的精神。只有伊瑞克一个人,在第三个星期的名字抽签结束后就一直非常沉默。

最后一次名字抽签的晚上正好是圣诞节的前夕最后的一个晚上。当全家人围坐在餐桌旁等着最后一次抽签的时候,母亲说:“你们全都做得非常好。我们的婴儿床上现在肯定已经有几百根稻草了——也许有一千多根了。你们应该为你们做的这张床感到高兴。不过记住,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在明天晚上到来之前,我们还有时间把这张床铺得更柔软。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帽子最后一次在大家手中传递着。小迈克抽出了一个名字,父亲在他耳边低声把名字念给他听,就像前几个星期一样。罗迪把手放到桌子底下小心地展开她的字条,匆匆扫了一眼,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了微笑。凯莉把手伸进帽子里,当她看见字条上的名字时,又快乐地咯咯笑起来。母亲和父亲也都抽出了自己的字条,然后,他们把帽子和最后一张字条递给了伊瑞克。但是,当他打开那个小纸条看到上面的名字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想哭的神情。他什么也没说就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每个人都立刻从桌子边站了起来,但是母亲阻止了他们。“不,别跟去,”她说,“让我单独跟他谈一谈。”

就在她走上最顶上的一级楼梯时,伊瑞克的门重重地打开来。他一只手拿着一只小行李箱,另一只手正在穿外衣。

“我必须离开,”他流着泪平静地说,“如果我不离开,我会毁了这个圣诞节的!”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而且,你要到哪里去呢?”母亲问。

“我可以在我的雪屋里待两天。我会在圣诞节后回来的。我保证。”

母亲开始说一些有关结冰和雪和没有手套或者靴子的事,不过父亲——这时候正站在母亲的身后——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胳膊上,摇了摇头。前门关上了。他们一起透过窗户向外看着,他们看见那个悲伤的没戴帽子的小身影穿过街道,在街角附近的一个雪堤上坐了下来。外面非常黑,而且很冷,飘落的雪花不断落在那个小男孩和他的行李箱上。

“他会被冻僵的!”母亲说。

“让他独自待一会儿,”父亲平静地说,“然后你可以去跟他谈一谈。”

十分钟后,当母亲走过街道,在他身边坐下来时,他的全身缩成一团,身上落满了雪花。

“怎么回事,伊瑞克?虽然这几个星期你表现得非常好,不过我知道,自从我们开始造床,就有一件事情一直让你很烦恼。你能告诉我吗,亲爱的?”

“噢,妈妈,难道你不明白吗?”他吸着鼻子说,“我尽力去做,但是我再也做不了啦,现在我就要把每个人的圣诞节给毁了。”说着,他突然大声呜咽起来,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

“不过我不明白,”母亲边说边为他擦去脸上的泪水,“什么事情你做不了了呢?你又怎么会把我们的圣诞节给毁了呢?”

“妈妈,”小男孩流着眼泪说,“你不明白。这四个星期我抽到的都是凯莉的名字!我恨凯莉!我不能再为她做好事了,否则我会死的!我尽力了,妈妈。我真的尽力了。我每天晚上偷偷跑进她的房间里为她铺床。我甚至为她把睡衣拿出来放好。我为她倒废纸篓儿,有一天晚上,在她去浴室的时候我还为她做家庭作业。妈妈,有一天,我甚至让她玩我的跑车,但是她像过去一样把我的车撞到了墙上。

“我尽力对她好,妈妈。即使是她在嘲笑我把那个床的床腿做短了并且喊我蠢货的时候,我也没有打她。每个星期,在我们抽名字的时候,我想总算过去了。但是,今天晚上,当我又抽到了她的名字时,我知道我再也不能为她做好事了,妈妈。我就是不能!明天晚上就是圣诞节的前夕。在我们准备把赤子耶稣放进小床里的时候,我将会把每个人的圣诞节给毁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必须得离开吗?”

他们一起静静坐了一会儿,母亲用胳膊搂着小男孩的双肩。只有抽泣和打嗝的声音偶尔会打破雪堤上的沉寂。

母亲终于开始轻声说道:“伊瑞克,我为你感到骄傲。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应该算做双倍,因为对凯莉好并且一直坚持这么长时间对你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你还是为她做了那么多,一次一根稻草。在你不容易付出爱的时候你付出了爱。也许那正是圣诞节精神的真正意义所在。如果爱是容易付出的,那么它也就不会那么珍贵了。你加到小床上的稻草也许是最珍贵的,你应该为你自己骄傲。

“现在,你愿意接受一个像我们那样的容易挣得稻草的机会吗?我今天晚上抽出的字条仍然在我的口袋里,我还没有看它呢。我们为什么不相互交换呢,为了这最后一天?这将是我们的秘密。”

“那不是欺骗吗?”

“不是欺骗。”母亲微笑着说。

于是,他们一起擦干了眼泪,掸掉了身上的雪,向家里走去。

第二天,全家人都忙着为圣诞节做准备,烹饪、清理房间、包裹礼物并且极力压抑着不让兴奋突然爆发出来。但是,即使大家都很活跃很热切,还是有一些新的稻草添在小床上,到黄昏的时候,小床上的稻草已经多得几乎堆不下了。而在这一天中,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成员,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子都会不时地停下手中的事情,对着稻草堆看一会儿,然后再微笑着继续干其它事情。时间就快到这个小婴儿床被启用的时刻了。但是它够柔软了吗?每新添的一根稻草可能仍然会令它有所不同。

正是由于那个原因,在临睡觉前,母亲踮着脚尖悄悄地朝凯莉的房间走去,准备把凯莉的蓝色睡衣拿出来并且替她把床铺好。但是,她突然惊讶地在门口停了下来。有人已经在那里了。睡衣已经被整齐地放在了床上,一辆红色小跑车正放在凯莉枕头边。

最后一根稻草是伊瑞克的。(完)

(刘海洋摘自《儿童文学》2003年第9期)

(作者:保拉.麦克唐纳 字数:352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