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雷娜特与恋人艾利希闹翻了,原因很简单:她嫌他是个收入菲薄毫不起眼的钳工。当艾利希羞愤地离去时,雷娜特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今后你要是不混出个人样儿来,这辈子就甭想来见我!”可她万万没有料到,这句只不过是在气头上

雷娜特与恋人艾利希闹翻了,原因很简单:她嫌他是个收入菲薄毫不起眼的钳工。

当艾利希羞愤地离去时,雷娜特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今后你要是不混出个人样儿来,这辈子就甭想来见我!”可她万万没有料到,这句只不过是在气头上说的毫无恶意的话,竟然使这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从此天各一方杳无音讯。

5年后一个炎热的上午,科隆火车总站第3站台

雷娜特将在此站台乘坐经亚琛开往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火车,而艾利希则刚从驶自汉堡的火车上下来。

不期而遇,百感交集,万分激动,两人匆匆挤过熙来攘往的乘客,忘情地相拥在一起。

久别重逢,喜极而泣,久久相互凝视。

离开车站后,两人携手走进一家咖啡馆。

“噢,快告诉我,雷娜特,你好吗?成家了吗?”急于想了解心上人近况的艾利希迫不及待地刨根问底。

“好,好,一切都好,就是至今仍单身一人无牵无挂。不用说你也知道,我们女人要想在事业上干出点名堂来,只能兢兢业业奋力拼搏,哪儿有闲工夫和男人花前月下谈情说爱。”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现在是科隆一家纺织品公司的经理,由于工作过于繁忙,弦儿绷得过紧,下午要去荷兰休几周假,松弛松弛神经。”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不到原本平庸无奇的雷娜特如今竟如此出人头地。艾利希虽则为她事业有成暗暗喝彩,但怅惋之情亦油然而生:假如她没平步青云的话,那我此刻肯定立马儿会问她,还想不想和我尽释前嫌重归于好。可我要是贸然将这种想法和盘托出的话,会不会再次受到她的嘲笑,一如5年前分手时那样?!我可受不了她的冷嘲热讽。再说了,即使再度向她求爱也是白搭,因为人家已然是位有头有脸的成功女士了。

“我说,艾利希,你看起来身板儿还像以前那么结实,想必你也一帆风顺万事如意。”雷娜特边微笑地望着神情迷离若有所思的艾利希,边探询他近年来的情况。

“我吗,我这几年运气也还不赖,眼下在汉堡造船厂当采购部主任。我今天正巧到科隆办点儿事。”

“嚯!”她既因昔日不思进取的知己居然升迁高就感到震惊,心里又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滋味:想不到短短几年工夫,他果真干出了名堂。要是他没飞黄腾达的话,那我说什么也得问问他,还打算不打算和我重续前缘和好如初?!看他那热情洋溢无比激动的样子,他似乎还一直爱恋着我,可他为什么不主动向我敞开心扉,屡屡欲言又止?如果我此刻主动向他表白心迹,万一他要是提及5年前的事,那我就没法子下台了。

随后,他们俩又聊起了孩童及学生时代两小无猜的往事,各自述说了各人饱经风霜雨雪,跨过沟沟坎坎,终于跻身白领阶层的经过,这对昔日情侣都为对方在事业上颇有建树表示钦佩和祝贺。下午3点,他送她到火车站。

别离在即,黯然神伤,两人在站台上沉默不语,只是凄楚地凝视着对方,每当四目相遇,却又受惊似地避开对方的泪眼。

被他扶上头等车厢的她早已热泪盈眶。她焦灼不安,企盼他能对自己讲点贴心话,即使只说一句,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从车上跳下去,扑到他的怀里,可他……

他虽在车下强颜欢笑,频频挥手向她告别,但内心深处肝肠寸断,楚楚可人的百灵眼看就要振翅高飞离他而去,干吗自己对情人仍紧锁心扉?

“一路平安!”他心里一酸,只哽噎了一句,便突然卡壳。

“多多保重!”她满腹心曲,但不知从何说起。

火车徐徐启动,四目凝眸对视,直到双方身影渐次消失。

木然伫立在站台上的艾利希懊悔不已:他本应如实告诉心上人,现在自己只不过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吊车司机,而不该打肿脸充胖子冒充主任。他此刻才醒悟到,自己将为此付出昂贵代价:保全了一时的面子,却永远失去了心上人。他捶胸顿足追悔莫及。

火车刚驶出车站,雷娜特便离开头等车厢,走进二等车厢。她临窗而坐,举报掩面,啜泣不止。

我真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本该毫无隐讳地把自己的底儿亮给他,说自己至今仍是小售货员,而且五年间工资只增加了区区200马克,可我却鬼迷心窍,硬要往自己脸上贴金,谎称是公司经理。此次偶遇,又因我贪慕虚荣,再度痛失重修旧情共筑爱巢的良机。再说,千不该万不该,至少也该问清他的住址,兴许日后还有缘再叙衷肠呢?我这个人真是笨到家了,上次分手,漫漫五载,此番一别,积年之误,何日才能涣然冰释?!

(作者:马克斯.格吕恩 字数:196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