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两面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人的生死荣耀,有时只隔着这样一块石头。一个西班牙海员、一个菲律宾大学生、一位哲学家和一位批判主义学者,4个人同时前往麦哲伦遇难的马克旦恩岛游览。他们都见到了一块用英文书写的黑底白字的两面碑。碑的一面记述:时于1

人的生死荣耀,有时只隔着这样一块石头。

一个西班牙海员、一个菲律宾大学生、一位哲学家和一位批判主义学者,4个人同时前往麦哲伦遇难的马克旦恩岛游览。他们都见到了一块用英文书写的黑底白字的两面碑。碑的一面记述:时于1521年4月27日,拉普拉普率领众人于此击溃西班牙侵略者,杀死魁首斐迪南·麦哲伦。菲律宾人在拉普拉普指挥下抵御了一次欧洲人的入侵。碑的附近还塑有拉普拉普的威严的铜像,和砍杀麦哲伦的英武画面。碑的另一面记述:时于1521年4月27日,斐迪南·麦哲伦与马克旦恩岛酋长拉普拉普率领的众人交锋,身受重伤,殒命于此。其后,船队改由埃尔卡诺率领,于第二年9月6日泊归圣罗卡尔港,首次完成了环球航行。

西班牙海员看了这块碑首先产生不平,他说,一个愚顽的酋长在狭隘的地方主义冲动下,杀死了让人类认识转折、文明飞跃的航海家,这本身已是历史的一大悲哀,怎么反在这里塑造起酋长的铜像,还有那个残忍的画面?

菲律宾大学生听了很不以为然,他说:不,那年麦哲伦在塞普岛已受到这里人的热情款待,还为他的船队补充上了足够的粮食,只是这个不大的马克旦恩岛的岛民他们不愿接受麦氏的传教和洗礼,难道麦哲伦就应该凭借他手中的枪炮实力杀戮无辜岛民?文明何有、公理何在?这完全是侵略者应有的下场。

哲学家笑了笑:我看这块两面碑就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典范。它既维持了民族尊严又记述了历史真实,既缅怀了艰难的人类文明进程又赞叹了民族主权应有的庄严。聪明的历史在这里凝成了琥珀!

批判主义学者十分反感这种用哲学遮盖下的调和。他说,没有是非没有善恶的任何说法都是很滑稽的。“没有善恶,就等于没有灵魂”。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居然刻在一块碑上,这究竟是拉普拉普的悲哀还是麦哲伦的不幸?究竟是我们判别能力的低下还是有人故意制造谜团?

他们谁都理由十足,谁也没有办法说服谁;他们辩得额头出汗,唾沫直冒,辩了很长时间,但谁也没有想到,碑下的英灵,无论是拉普拉普还是麦哲伦都一直在笑。

世上许多沸沸扬扬就是这样发生的;人间许多“雄辩”就是这样诞生的——我们都极易被自己固有的观念所左右,而一旦陷入了这口幽井,要找个攻其一点的驳论,真多如牛毛。

(毛丽萍摘自2003年10月17日《今晚报》)

(作者:潘国本 字数:98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