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这是一种并不新鲜的智力游戏,也有人叫它脑筋急转弯,但我依然愿意用它考考儿子: 一个桌子四个角,砍去一个还有几个? 三个。 儿子不假思索的回答未出我的意料。固然,七岁的儿子并不明了成人世界里这种游戏的狡猾所在,他为

这是一种并不新鲜的智力游戏,也有人叫它脑筋急转弯,但我依然愿意用它考考儿子:

一个桌子四个角,砍去一个还有几个?

三个。

儿子不假思索的回答未出我的意料。固然,七岁的儿子并不明了成人世界里这种游戏的狡猾所在,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脱口而出并且自信满怀。

真的吗?呵呵……我在一旁得意地大笑:不对,应该是五个。

说实话,这种题目,大人们玩得多了,纯属小儿科,也只能哄哄孩子而已。但是幼稚的孩子却不知道,四角桌子砍去一角,不仅不能用减法,反而要用加法呢。

儿子显然无法接受,他稍作沉思,坚定地用他的数学原理对我给出的答案表示疑议:四减一就是等于三!

我早有准备,随手拿来一张正方形的纸片,用剪刀“咔嚓”剪去一角,向儿子循循善诱:假设这就是一张桌子,去了一角,你数数还有几个角?

儿子不笨,马上明白过来,也咧开嘴哈哈大笑几声:嗯,是五个。可是,我干吗要这样剪!

说着,从我手中夺过剪刀和“桌子”,只见他沿着那“桌子”的对角线一剪下去,扬着手中剩下的二分之一不无得意地问我,这,不是三个角吗?

那一刻我哑口无言。

的确,还剩三个角,而且是个标准的等腰直角三角形。成人世界中预设的情景和答案一下就被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所击破,我一时感到有些羞愧。给儿子出题呢,不料反被他将了一军。不过,我也从儿子的答案中受到启发,立刻装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将计就计,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弱子无谋。他歪着脑袋用手中的剪刀在另一张纸片上比划半天,说,也会剩下四个角。是的,儿子又找到了一种答案,这与我刚刚受他启发得出的答案一致。那就是:沿桌面一边除两个端点以外的任何部分向着另外两条边的任一交汇点剪切,则依然会得到一个四个角的桌面。

真是实践出真知,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按照常规思维模式去设定问题和寻找答案,却很少或根本不愿换位思考,更不用说时时处处在实践中检验我们的判断了。正如这“砍桌角”的游戏,长久以来我们只是沉溺于常规思维的窠臼,别人告诉我们,四个桌角砍去一个还剩五个,我们就说还剩五个,却疏于身体力行地实验和思索,当然就无法发现更多的可能性,而真理往往就这样与我们擦肩而过。什么时候,当我们真正勤于和敢于实践了,我们的思想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

——也许,这才是这个游戏带给我们的标准答案。

(金洋摘自《散文百家》2004年1月上半月刊)

(作者:马 路 字数:110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