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碎片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也许我们都无力与命运抗争,但我们至少可以让生命充满温馨我从来没见过比夏塔尔更讨厌的女人!同事们背地里都称她为“老处女”。她已近退休年龄,一直独身,不知是洁身自好,还是吸引不到任何男人。夏塔尔长得异常的瘦,鼻梁上

也许我们都无力与命运抗争,但我们至少可以让生命充满温馨

我从来没见过比夏塔尔更讨厌的女人!

同事们背地里都称她为“老处女”。她已近退休年龄,一直独身,不知是洁身自好,还是吸引不到任何男人。夏塔尔长得异常的瘦,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她很少说话,可只要一开口,便尖酸刻薄,令人生厌。

不幸的是,夏塔尔正是我的顶头上司。在她的领导下工作真是痛苦!她的工作方式既古板又烦琐,毫无创新,更没有任何想像力。我几乎每天上班之前都要算算夏塔尔退休的日期,实在是度日如年。

一天下午,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夏塔尔打来的。我俩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但她有事总在电话里说,或用电话叫我过去——也许世上所有的上司都是这样与下属打交道的吧!话筒里夏塔尔的口气似乎比平常温和些:“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想知道,明天中午我们可不可以一起吃饭?”我一时不知所措,她紧接着说:“我的意思是说,我想请你吃饭。当然,不在食堂,去餐馆。如果明天不行,那后天或下周一也可以。”我没有退路,只好硬着头皮接受邀请——推辞是不可能的,她是我的上司!

第二天一早我在办公桌上看到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午饭的地点和时间,一看便知是夏塔尔的手书。同屋的索菲用嘲弄的口气对我说:“你真运气!祝你中午胃口好!”我狠狠瞪她一眼,哭笑不得地坐下来。

我和“老处女”的约会地点是在我们写字楼附近的一家老字号餐馆,只供应传统法餐。我平常很少光顾这类馆子,一是太贵,二是服务太慢,另外菜虽然好吃,但比较油腻。我故意迟到了10分钟,走近餐桌边,只见夏塔尔正在读当日的《费加罗报》。我对她说:“对不起,夏塔尔,我迟到了。”她一边收起报纸一边回答:“没关系,我也才到一会儿。”接着,我们点了菜。夏塔尔问我喝什么酒,我说中午不喝酒;她迟疑片刻,还是给自己点了半瓶红酒。

我不知这顿饭是不是“鸿门宴”,只想速战速决,于是单刀直入地问:“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她有点不太自然,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但看上去有点像要哭:“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想跟你聊聊天。”我内心的疑惑一定全写在了脸上,夏塔尔连忙补充:“与工作无关,只想随便聊聊。前两天我整理公司职员档案,看到你刚来时填的履历表,其中‘你最喜爱的作者是谁?’一栏,你填的是奥斯丁。这太有意思啦!我也最爱读奥斯丁的书!”说着话,她无意识地摘下了眼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不戴黑框眼镜的她。其实她并不丑,有一双蒙的大眼睛,脸部的线条也很柔和。如果体重增加10公斤,完全可以变成一个有魅力的女人。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主要是夏塔尔说,我礼貌地听着。她问我:“你好像也是单身吧?”我淡淡地笑答:“就算是吧!我的男朋友在外省,我们只有长周末和度假在一块儿,平常各自过单身生活。”夏塔尔说:“年轻的时候单身也许有意思,到老了就没那么浪漫啦!”我明白她是有感而发,便顺口安慰道:“在我们这个时代,老年生活开始得很晚。只要自己愿意,七八十岁还能当年轻人!”她神色严肃地听我说,然后认真地追问:“也就是说,我在你眼里还算不上孤寡老人?”我哈哈大笑起来,脱口而出:“太滑稽了!50岁就算老人?不过,夏塔尔,你真该换个方式打扮自己,为什么不穿得女性化一点?”说完这话,我立刻后悔,怕自己过于唐突。只见夏塔尔轻轻点着头,不像是被刺伤了自尊心的样子,我才放了心。她说:“我知道公司的同事都不喜欢我……你待人很宽厚,也许你们中国人都这样?”我只能不置可否地笑一笑。

喝过酒的夏塔尔脸色微微泛红,以往的严厉消失了,目光中透着无比的凄凉。想到平日对她的厌恶,我心中升起一阵同情与内疚,脱口而出:“夏塔尔,今晚我要去看电影,你愿意一起去吗?”话一出口,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心里惊叫一声:“我是疯子还是傻子?!”夏塔尔看来很受感动:“谢谢你!今晚我就不打扰你了。但我有个请求,你选一个晚上,我很想跟你好好聊聊,想更多地了解你,也想让你了解我。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连忙说:“那就定在明天晚上吧!我带你去吃中国菜,好吗?”她快乐地笑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夏塔尔真正的笑容。

夏塔尔和我吃的那顿中国餐很清淡,环境也很安静,可她向我讲述的故事却令我度过了一个极不平静的夜晚。

20年前,夏塔尔爱上了一个高大而快乐的男人,名叫保罗。他有妻室,与妻子分居很久了,却不能离婚。因为那女人患有精神病。在当时,不论从道义上,还是从法律上,男人都无权抛弃有精神病的妻子。夏塔尔与保罗相爱5年,直到保罗的妻子病故,他们终于能正式生活在一起了。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夏塔尔的花园里开满了郁金香。保罗端了两杯冰柠檬汁走过来坐在她身旁,他向她求婚了。夏塔尔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婚期订在盛夏之际,他们将在自己的花园中举办一个酒会,被邀请的亲朋好友共有三十多人。婚礼的前一天,夏塔尔邀母亲陪她去买酒会需要的东西,顺便去取事先订制的婚纱。按照习俗,新郎在婚礼前不能先看新娘的婚纱。保罗独自留在家里,他幽默地说:“我在家好好泡个热水澡。明天就要当你丈夫了,我真有点紧张!”

母女二人有说有笑地出了门。她们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购物,然后还喝了茶,直到傍晚才回家。夏塔尔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兴高采烈地进了家门,叫保罗来看她们的成果。她喊了几声,无人回应。她到楼上的睡房和书房去找,仍看不到保罗的影子。家门没锁,保罗的车停在门前,他肯定没出门。夏塔尔正要去后花园找,母亲对她说浴室的门仍反锁着,莫非保罗还在里面?夏塔尔去敲浴室的门,没有回音。她开始着急了,越来越用力地敲门,还是没动静,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要去拿工具撬门。母亲拦住她,打电话报警。10分钟后警车和急救车都到了。夏塔尔浑身剧烈颤抖,瘫坐在椅子里。母亲去开了门,并向警察和医生简述了情况。两位中年男人十分沉着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医生坐在夏塔尔身边,握着她的双手,轻声地说:“太太,冷静一些……”警察果断地撞开浴室的门:保罗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双目微睁,手里还紧握着一条浴巾……

夏塔尔至今保留着她那从未穿过的婚纱。保罗的葬礼那天,夏塔尔曾试图服安眠药自杀,可被母亲及时发现,被抢救了过来。保罗去世的一年后,夏塔尔曾多次被警方传讯,因为她是房子的主人,浴室的热水器是她请人安装的,如果保罗的死因与煤气中毒有关,那么房主和安装人员都要承担法律责任。经过漫长而烦琐的法律程序,热水器被证明没有任何质量问题,保罗的死因与当初医生的诊断一致:死于心肌梗死,夏塔尔这才避免了遭到起诉的磨难……

“你看,我的生活是一堆残破的碎片!我之所以继续生存下去,是因为我不忍心再让年迈的母亲痛苦。我是她的独生女,我走了,她怎么办?”夏塔尔讲述这一切时的语调是平静的,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这份冷静让我心痛,我伸出自己的双手将她的手紧紧握着。

我让侍者上了一杯西湖龙井。夏塔尔一边品茶,一边说:“这茶的清香给人某种超脱之感。生命是如此虚无,如此脆弱,却又如此难以摆脱。”

那天夜里我久久不能入睡,干脆起身拿出一包新茶,又找了一张茶绿色的信纸,在上面写下两行字:

“也许我们都无力与命运抗争,但我们至少可以让生命充满温馨。人间有一种情感,就像这淡淡的茶香,虽然清淡,却透人心扉,它的名字叫友谊。”

第二天早上,我提前到公司,照例将打印的文件放在夏塔尔的办公桌上,还在上面放了那包茶和一个茶色的信封。我知道,再过5分钟,夏塔尔会走进她的办公室,在开始工作之前,她会看到那包茶和那封信,会拆开信封,读那两行手写的字,然后打开茶盒,闻那淡淡的幽香。

(作者:关 健 字数:329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