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个火锅煮幸福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我大专毕业的同时,最疼爱我的外婆因为多年来的胆结石旧疾而住进了医院。那是2001年的夏末,那时,我已经在省城长沙奔波了几个月,钱没有少花,但工作却毫无着落。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为了供我上学,几年来日日节衣缩

在我大专毕业的同时,最疼爱我的外婆因为多年来的胆结石旧疾而住进了医院。

那是2001年的夏末,那时,我已经在省城长沙奔波了几个月,钱没有少花,但工作却毫无着落。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为了供我上学,几年来日日节衣缩食。而这次外婆的手术费,对他们亦是不小的负担,同时,他们还要操心供养在省城奔波的我。

这一切我都无法回避,无法轻松。第二天,我打电话回家,对母亲说:“我找到工作了,以后你们不用寄钱给我了,安心给外婆治病吧。”

挂了电话,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的生活。

其实那时,也是我最为艰难的时候。学校里的新生都陆续入住了,我必须从“赖”了一夏的宿舍搬出去,同时,我虽然在长沙最繁华的芙蓉路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但试用期只有600块钱,且长达三个月。

一个人生活,七七八八算起来,我要糊口都难。

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我在离芙蓉路不远的南门口一条小巷子里租了一个单间,月租300元。那是一户人家自己建的小楼,一楼做小饭店,二楼是主人家自己住,三楼便隔成了四个小单间出租。

我租的是其中一个单间: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十平方米的面积。

房东嘴里,我了解到其他三间房里分别住着一个在附近读高中的孩子,一个来陪读的母亲,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打工的年轻人。

那人叫李剑,也是刚刚大学毕业,一米八几的个子,却长了张娃娃脸。第一次看到他,他正噔噔噔地从楼下上来。主人家自制的木楼梯极窄,而且老摇晃,极不坚固,我看着他大踏步地踩在上面,很是担心楼梯会散架。

他走了几步抬头看到了我,便笑着向我打招呼:“Hi!房东说你也参加了汉语言的自考,我们有空一起看书啊!”

他的开朗和热情像阳光一样在这个小楼梯间里迸射出来,我对陌生人的防范之心,一下子烟消云散。

我和李剑很快就结成了“兄弟般的情谊”,两个刚刚开始打工的“穷人”,住的地方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因此常常是下班后,他到我房间来看书。有时是看自考的教材,两个人像小学生一样,你问问题我回答;有时候是一起到路口租武侠书看,他偏好金庸我独爱古龙,我们各取所需,挑灯夜战,总是过了凌晨才想起明天还要上班。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一天晚上,我正拿着热水瓶里半温的水泡一元钱一包的方便面,李剑闯进来了,一进来,他就大惊小怪地嚷嚷:“哇!怪不得你长得一把骨头,原来每天吃这个啊!”

我气不打一处来,每天吃这个?难道我想?可除了这个,我能吃得起哪个呢?

一时间想起自己这一个月来中午吃米粉,晚上吃方便面,吃得都快想吐了,可离试用期结束还那么远——小女儿心性顿发,眼泪就涌上来了。

李剑在我边上转了几圈,突然神秘地凑近我,说:“哎,我说,你愿不愿意跟我搭伙,自己做晚饭啊?又省钱又好吃!”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拿空气做啊!这么点大的房间,没有煤气灶没有锅碗瓢盆,就算有,房东也不会允许的……”

他胸有成竹地说:“这么着吧,明天晚上我请你吃一顿好了,记着下班后快点回来啊!”我狐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下班后,刚上三楼,就看到李剑从他的房间里探出头来招手叫我,我走过去,他马上把门关上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他的房间里来,没想到,这么个大男人还挺细心的,屋里收拾得挺干净。除此外,靠窗的桌上放了一只锅子,体积不大,正在呼呼地冒着白气,好像在煮什么。与普通锅不同的是,它连着一根粗粗的尾巴,看来是个电饭锅。

我指着问:“煮面条的?”

李剑顿时露出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他摆出一个拍广告的姿势,夸张地念道:“美的电火锅,煎炒煮样样行!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我被他逗得大笑起来,李剑说:“你待着吧,今天我请你吃大餐。”

我看着他端了个盆,盆里放着一些已经洗好的金针菇,几片豆腐,一把白菜,过了一会儿,那电火锅的白气已经冒得满屋都是,整个小屋里云雾环绕。李剑伸脖子看了一下,利索地扯掉插头,拿出一个大的保温桶来,把电火锅的盖子一掀——哇,是满锅的白米饭!

我惊讶极了,想不到电火锅也可以煮饭啊。在这当口,李剑已经把饭全装到了保温桶里,盖好,然后拎着锅到水池边去洗净,再装了水端进来。

我看着他在锅里放上油盐醋辣椒和一些作料,然后继续插上插头把水烧开,水开后,他把盆里准备好的金针菇什么的一古脑儿放了进去,不一会儿,一股菜香便弥漫了整间屋子。李剑把窗子顺手推开,满屋的蒸气顿时向外飘去,不一会儿,就散光了。

现在,我的面前摆着香喷喷的米饭,还有一大锅素菜火锅,虽然都是极简单的东西,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无异于山珍海味。

当时已是十月,天气微寒,我和李剑却吃得热火朝天,我连夸李剑“手艺好”,而李剑则得意地向我传授他的法宝:比如六点左右是房东家饭店生意最好的时候,这时候“推窗散气”,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再比如在这样的小屋里做饭,只能用电火锅,而且只能是这种说明书上说明了“煎炒煮炸”都可以的电火锅……

从那天起,我正式和李剑“搭伙”,一个火锅两个碗,开始了我们的“火锅生活”。

李剑的火锅,味浓,下饭,加上天气越来越冷,吃完饭后喝一碗汤,那样的满足感,真是前所未有。

就这样每日下来,不到半个月,我的嗓子便肿到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李剑活蹦乱跳的,不由得感叹自己身体不争气,好不容易吃上了几天热乎饭菜,还吃出了个火气过旺。

到了晚上,李剑竟然没有煮火锅,而是煮了一锅白米稀饭,加了糖递给我。稀饭绵软,入口即化,把我的不快一扫而光。

从那以后,李剑每次煮了火锅菜,一定要等到火锅的火气散掉,温度没有那么高,才开餐。这样虽然没有趁烫吃那么过瘾,却也让我的“火气”减了很多。

那个小火锅,几乎成了我们的宝贝,它还能够在早晨煮两个鸡蛋当早餐,晚上煮一碗甜酒当夜宵——我的脸色已不仅红润了起来,而且笑容还越来越像一个幸福的傻瓜。

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对于独漂异乡的女子来说,一锅热腾腾的可口饭菜,绝对比鲜花与情诗更能打动她的心。

我对李剑的爱情,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一点一点滋长了起来。

吃久了火锅,有时候就特别想吃一盘素炒的小菜,但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差,如果炒菜,不仅油烟太重难以散去,而且油爆锅的声音绝对会惊动房东,我们怎能因小失大?

一天下班,我左等右等不见李剑回来,一直心急火燎地等到快九点,楼梯上终于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我几乎是以撞的姿势扑向门,与此同时,李剑也从门外“撞”了进来,他手上端的一个什么东西猛地洒了我一身。

我呆呆地低头看,原来是一个白色的盒饭盒子,里面那黄色的菜油全洒在了我衣服的前胸上。

一番手忙脚乱后,我才知道,今天晚上李剑他们老板请客,让李剑陪着,结果大家吃完后,李剑才发现有几个炒菜根本没人动过筷子,他赶快偷偷地叫服务员装好,给我带回来了。听完他的话,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几个小时的牵肠挂肚瞬间化成眼泪,哗哗地流了一脸……

2002年1月,房东终于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晚上,李剑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他准备搬家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几个月以来,我对这个长着娃娃脸的大男人已经充满了依赖,每一天顶着寒冷的风往小屋赶,心里都会想着有一个人有一锅热腾腾的菜在等待,那样温暖而甜蜜的感觉,我敢肯定,那就是爱啊。

李剑看着我,第一次,他没有笑,他说:“我把小火锅留给你吧。”

我脱口而出:“我不要!”

他惊讶地反问:“为啥?”

我勇敢地看着他,我说:“我想要的,是为我煮火锅的那个人……”李剑张大了嘴巴,然后,他的目光,就那样像火一样燃着了。

我们一起搬出了南门口那座小楼,在不远的地方一起租了个两室一厅。那里有着单独的厨卫,我们一起买了一个电饭煲煮饭,仍然用我们的电火锅煮菜。生活丰富起来。

后来,这个小火锅一直陪着我们度过了整个转折性的2002年,从最艰难的阶段一直到平稳再到幸福完全降临。

到了2003年1月,我和李剑正式走进了婚姻登记处,同时,我们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在河西买了一个两室一厅,从此,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厨房,以及齐全的锅碗瓢盆。

蜜月期间,李剑领着我把小城所有的名火锅吃了个遍,什么小肥羊、谭鱼头……我们还专门去了湘西凤凰,把那里有名的鸭血火锅吃了个够。

每次我都问李剑:“你说这比起你煮的火锅来,哪个味道更好?”他笑着捏我的脸。

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有哪一味作料能够比“爱”更让人陶醉呢?那个已经掉漆的小火锅,现在仍不时地被我们搬出来,煮汤的时候,它会咕咕地冒着白气,仿佛是永不疲倦地在唱在笑……

(作者:烟 罗 字数:391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