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坯等4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蜘蛛的哲学□文/贾怀东有一天,当我舒适地半躺在椅子上,像只懒狗般享受阳光的同时,眼睛不经意地瞄向墙角。一只蜘蛛慢慢地不停地编织着网。在它编到一半的时候,一只小昆虫误触了它的网,粘在上面无法挣脱。我惊奇的是,蜘蛛

蜘蛛的哲学

□文/贾怀东

有一天,当我舒适地半躺在椅子上,像只懒狗般享受阳光的同时,眼睛不经意地瞄向墙角。一只蜘蛛慢慢地不停地编织着网。在它编到一半的时候,一只小昆虫误触了它的网,粘在上面无法挣脱。我惊奇的是,蜘蛛竟然理都不理,一步一步有规划地,继续编织着它的网。

我非常惊讶地意识到蜘蛛的谋略和耐心。蜘蛛相信自己的存在可以改变一切,同时明白“我的网”要自己去结。它细致而又耐心地去经营自己的生命规划。它的网破了,要及时补上;被风吹毁,就马上另结一张新网,从没有丝毫的犹豫。在这期间,许许多多的猎物和天敌随时可能出现。天敌来临时,它会及时逃离;而猎物上门时,它却不会立即动心,只有当确定自己的网万无一失时,它才会享用盛宴。

(王坚强摘自2005年3月18日《科学奥秘》)

土 坯

□文/耿志刚

有一块土坯,害怕火烧,在进窑之前偷偷溜了下来。

它想:就凭这暖暖的太阳,何愁晒不硬呢?这个办法既舒服,又保险,何必忍受那烟熏火燎呢?

于是,它就那样,固执地躺在地上,自由自在地享受着温馨的日光浴。

有砖出窑了,红红的,坚坚的。

土坯不羡慕,也不着急。它感觉自己也在渐渐变硬,只是没有那耀眼的红颜色。

如果仅仅是没有红颜色也就罢了。有一天,一场雨下来,土坯支持不住,变成了一摊泥。

又过了几日,人来人去,风吹雨淋,就再也找不见土坯的踪影了。

(刘艺摘自2005年3月10日《今晚报》)

请你转过头去

□文/陆兴娥

深夜的地铁,车厢里稀稀落落坐着人,都是加完班的上班族。静默、疲惫、茫然。

“下一站是徐家汇,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广播后,我对面的女人忽然哭了起来,抽噎着。

小波浪鬈发,缀有长流苏的大围巾,精致的妆容,简约的职业装。应该至少是个主管或者经理级人物吧。可是这一刻她收起了所有职场上的精明与干练,只是一个伤感的女人。

她立即察看周围:旁边是两个正在低声热切交谈的年轻女孩,投入而专注,笑得灿若春花;对面那位中年男子,正合着眼睛,头倚窗户打盹。女人悄悄撩起围巾遮住脸。大约一分钟后,她放下围巾,正好与我对视。

我转开头,也闭上眼睛

于是我又听到啜泣声,轻微而连绵。一直持续到地铁到站,她再次以围巾拭脸,然后走出车门……

只有当着最亲爱的人,一个人才可以放心地以最真实、最自然的自己哭泣;在其余人面前,总会有所顾虑。

因此,善良的陌生人,当看到一个人在你面前流泪时,你需要做的只是拿出纸巾,也不必细心盘问,更不用安慰。

也许,她需要的只是你的转头。

谢谢你那一刻转头的恩惠,给了一个哭泣的人安全的空间。

(王玲摘自《都市心情》

2005年第4期)

认错的囚犯

□文/(台湾)魏悌香

某一监狱的牢房中关了数名重刑犯。

有一天,大伙翻着彩色的杂志在那里闲聊,其中一名犯人指着杂志中的珠宝图片感叹的说:“我母亲如果戴上这些首饰一定很高兴。”

有一个则指着上面的房屋图片说道:“我的母亲如果有这么一间漂亮的房子多好。”

另一个犯人则说:“要是我的母亲有这么一辆车子,就可以常来看我了。”

最后杂志传到一个犯人手中,他拿着杂志良久未言,然后流下眼泪说:“如果我的母亲有个好儿子就好了。”

大家听了都沉默无语。

(邓茂盛摘自《点灯的心》,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作者:耿志则等 字数:166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