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草草的黑马王子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A王国等待于草草给介绍的第四个女朋友。暗号:西服、玫瑰花卖CD的小伙子怀疑地看着王国,准备随时开溜。王国站在校门外这个卖打口CD的地摊前,眼睛四下里闪了又闪,一副等同伴支援的样子。中午的太阳大得离谱,王国偏偏把自己

A王国等待于草草给介绍的第四个女朋友。暗号:西服、玫瑰花

卖CD的小伙子怀疑地看着王国,准备随时开溜。王国站在校门外这个卖打口CD的地摊前,眼睛四下里闪了又闪,一副等同伴支援的样子。中午的太阳大得离谱,王国偏偏把自己打扮成了工商人员,西服领带——这一点,王国已经感觉到了。

这身衣着是于草草定下来的。于草草说:“不管人家能不能相中你,你要尊重人家。人家是女孩子嘛。”于草草说:“别忘了买花。100个女孩子99个都喜欢花,还有一个不喜欢的是傻子。”于草草还说:“这是我们宿舍里的老四,最漂亮了。”于草草说:“你要多等一会儿,女孩子都喜欢迟到……”

王国不忍再听,套上西服,径直跑到校门口来做活动雕像。做雕像也比听于草草唠叨强。

这已是他第十三次看表。第一次看表时距约会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这一次过了约会时间3个小时。他相信,于草草这次介绍给他的是一个爬虫类女孩儿。

王国趁着最后的清醒,回忆了一下于草草介绍的那个女孩儿的特征……可那些似乎都从大脑里蒸发了,一点儿也不清晰。王国向卖CD的小贩转过头去。小贩也看着他。“喂——”王国叫了一声,小贩一溜烟地不见了。

王国有气无力地喊:“王菲的新碟打几折?”

B王国和于草草的过去。暗号:很黑的白马

王国总愿意在人多的时候说:“我和于草草是青梅竹马。”于草草如果在身边,就会露出她的小虎牙,冲上来,抓起王国的手,狠劲咬一下,然后像王国得了拳击冠军似地,把王国的手举起来:“这就是撒谎的代价。”

王国举着带着牙印的手,笑得眼都看不见了:“她两岁时就喜欢咬我。”于草草于是白他一眼,扭头,走。

于草草和王国的确是青梅竹马。只是那时王国是马,于草草刚会坐着,就总坐在王国背上。于草草说:“马马跑。”王国就开始爬。于草草说:“马马走。”王国还是爬。于草草说:“马马停。”王国还是爬。那时,王国才刚会爬。

王国的妈对于草草说:“长大后嫁给我家国国,他是你的白马王子呢。”于草草就哭了:“有这么黑的白马吗?”看于草草哭得伤心,王国就说:“我是王子,是骑白马的。”于草草想了想,不哭了。

C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三位女朋友。暗号:我是披着狼皮的羊

当于草草向王国郑重地介绍第三位女朋友时,王国打摆子似地摇头。

于草草说:“这个绝对是靓女,超酷,如果不是刚失恋,人家还不想认识你呢。”王国还在摇头。于草草已经抓起了他的手,龇着牙恨恨地说:“我做个媒婆容易吗?长眼睛的女孩儿都嫌你黑。”

王国只好遵照于草草的嘱咐,掐着表,看到时针和秒针都指向了晚上7时,就上了网,打开自己的QQ,按下自定义寻找,找到那个“沙漠里的死玫瑰”。

他在请求框里打下一行字:你好,我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这是于草草为他们约定的暗号。

他皱着眉等待消息。

消息终于回来了:对方拒绝了你的请求。拒绝理由:披着狼皮的羊还是羊。羊是食草动物,玫瑰死了也是草本植物。

王国不相信地盯着屏幕,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他又一次认真地输入了暗号。这一次,对方愉快地接受了他。

“老公,你终于来了。”

“你搞错了吧?”王国的手有点儿发抖。

“你不是王国吗?”

“是啊。”

“那我叫你老公没错啊。”

“那我是不是可以叫你老婆?”王国的眉头舒展开了,他迅速地敲着字:“好老婆、乖老婆,先亲一下啦。你这个网名不太好听,最好改成沙漠里的红玫瑰。黄沙、红花……”

对方沉默了一阵,忽然在他的好友目录中消失了。王国一直等到11点也没看到她。王国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下线了,另一种是她把自己从好友中删除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王国又上了QQ,他再一次搜索沙漠里的死玫瑰,打入暗号:我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羊。对方很快发回了消息:对方拒绝加你为好友。王国不放弃地继续打暗号,直到头上被人敲了一记,随即于草草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别输暗号了。你没救了,对方嫌你太风流。”见王国失神落魄的样子,于草草不忍心地叹着气:“明天再给你介绍一位吧,你要好好珍惜,这绝对是本媒婆给你介绍的最后一位了。”

D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二位女朋友。暗号:你吃了吗?

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二位女朋友姓屠,名叫屠玲玲。

“约见暗号是:你吃了吗?”于草草出门前叮嘱他,“你吃了吗?记住没?”王国连连点头,心里暗暗感激于草草:为了自己能在大学里成功地谈一次恋爱,于草草费了不少心思。

约会的时间,约在了早上5时——屠玲玲晨练的时间。王国按于草草的嘱托,跑进操场。操场里静得落到地上一只蚊子都能听到。幸好满月还没落,月亮亮,照光光,操场上空无一人,风凉飕飕地吹过来,把王国残余的那点儿睡意吹翻起来。他打了个哈欠,为了成功地与那个女孩儿见面,王国不得不开始绕着操场慢跑。

跑到第二圈就在跑道上看到了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梳着马尾巴,穿着白色的运动衫。从跑步的姿势就能看出,是个晨练好手。王国慢慢凑过去,微笑着在她身边慢跑。他的微笑终于引起了女孩儿的注意,扭过头看了看他。

“你吃了吗?”王国深情地说。

女孩儿没说话,用看火星人的眼光看着他,然后突然加速,向前疾奔。“你吃了吗?”王国气喘吁吁地追上去。“有病!”女孩儿再一次加速。这次,王国没有追上去,他清楚地认识到,认错人了,因为暗号应该是对方也问他,你吃了吗?

操场上晨练的人渐渐多了。

天渐渐亮了。

王国放低了自己的要求,只要看起来比较漂亮的女孩儿,他就凑上去对暗号:你吃了吗?结果对方的回答无一不是两个字:“有病!”后来王国就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这么早,当然没人吃早餐。

他不由得感到好笑,就坐到操场边擦汗。就在这时,他看到一双运动鞋停到了自己眼前。“你吃了吗?”这个人问他。王国万分惊喜地抬起头:“你吃了吗?”惊喜凝固在了脸上,那人是个男同学。男同学笑着跑开了,边跑边冲等在一边的女孩儿笑着说:“这人是真有病。”

王国对于草草所介绍的女孩彻底失望了。

E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一个女朋友。暗号:没暗号

“你再不许对别人说我和你青梅竹马!”于草草咬着王国的手臂,声音含糊地说:“再说我就把你手咬下来!”王国感到手臂要掉下来了,呻吟着告饶:“再不说了再不说了!”王国知道,于草草此时正和学校那位高瘦的中文系诗人烧着了恋爱的导火索,而那次他偏偏不经意地在诗人面前说了一句:“我和于草草是青梅竹马。”诗人的脸马上变白了。白得像白马王子那匹白马的屁股。

于草草要走时,不放心地回过头来:“我把我宿舍的老大介绍给你吧?”

王国差点儿把头点下来。

他老老实实地按于草草的说法,上午10时逃了一节课,在体育馆门前坐等。

只要见到一个女孩儿走过来,他就站起身,低声说:“我是王国。”于草草只匆匆说10时到体育馆等,没说什么暗号,更没介绍她宿舍的老大什么衣着、长相。王国想到了推销自己这么个笨办法。笨办法往往是最有效的办法。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

王国终于使一个女孩停下了脚步。

王国抬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从这女孩儿的身材上可以断定,她就算不是学体育的,也肯定是业余摔跤手。

当王国低声介绍了自己之后,她笑着拉王国坐到了地上:“你就是王国啊?于草草说你非常喜欢摔跤。”王国觉得自己有点儿缺氧。“怎么样,我们进去,先练两下?”女孩的笑容更灿烂了。

王国看看自己的手臂,虽然手臂上也有肌肉,但从于草草残留的牙印上可以断定,他的手臂在此女面前不值一提,这么想着,肌肉里的勇气就慢慢退了下去。

F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四个女朋友。暗号:直立行走

这是于草草给王国介绍的第四个女朋友。于草草说,这个温暖的怀抱,几乎天造地设就是给王国设置的。

可是,王国在校门前做活雕像近五个小时,也没等到于草草介绍的女孩。所以他追着卖CD的小贩走了两个胡同,好歹让他相信,自己和工商局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想买一盘王菲的CD。小贩庆幸之余,以极便宜的价钱卖给他一盘。

王国是给于草草买的CD。于草草喜欢王菲。他觉得,自己的事麻烦于草草了,总要谢谢这个媒人,并且,鼓励她把媒人做到底。

回到校门口,他就看到了于草草。“你们老四没来。”王国说。“这是我给你买的CD。”王国说。“别感动得哭了。”王国说。

于草草竟真的哭了,哭着用手背擦泪:“我们宿舍老四说什么都不来……”

王国拉住了于草草的手。

“我给你讲个童话吧。”王国轻声说,“从前有一匹黑马,有一天,它忽然用两条后腿站了起来……”“不可能!”于草草大声叫了起来。

“可能的。”王国说,“它用两条后腿站起来,是因为它爱上了一个人,它要拉住她的手,所以……爱情让这匹黑马学会了直立行走。”王国的声音里有一种柔软的东西。

于草草的脸红了。

后来,快毕业时,他们一起依偎在一起数星星时,王国不经意地问:“你们宿舍里住几个人啊?”“四个。”于草草轻声说。她边说边向王国怀里用力偎了偎。王国笑了……

(李楼云摘自《女报》

2002年12月下半月刊,宋德禄图)

(作者:李小刀 字数:421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