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运的记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今天,裴迪在哥本哈根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谁也不会记得他初出茅庐,在一家晨报当记者时的一段经历。 那是在丹麦人开始同轻型发动机发明者、美国人马克·佩尔松做生意的时候。佩尔松从纽约来,下榻大陆饭店。当记者们请他谈谈

今天,裴迪在哥本哈根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谁也不会记得他初出茅庐,在一家晨报当记者时的一段经历。

那是在丹麦人开始同轻型发动机发明者、美国人马克·佩尔松做生意的时候。佩尔松从纽约来,下榻大陆饭店。当记者们请他谈谈自己成功的经历时,他回答说:“丹麦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当又问他是否有意将自己的发明专利卖给丹麦航空工业公司的总经理克努德·帕尔森时,他却回答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染上了倒霉的鼻伤风,因此……“再见吧,先生们”,他必须上药店去。

传媒的代表们简直气坏了,公众也是一样。

《早邮报》的主编伦德加特让人把记者裴迪找来,吩咐他道:“年轻人,你的机会来了。你可以借此为今后的前程铺一块砖。去采访一下那个美国工程师。想方设法从他嘴里了解到比报界其他同行更多的东西。你要是把这件事干好了,我立刻给你涨百分之二十的薪水。”

两小时后,裴迪就钻进了马克·佩尔松房间的衣柜里。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饭店的门卫和楼层的服务员都让他顺利地过去了。裴迪敲了敲佩尔松住的17号房间的门,里面没人回答。于是,记者壮起胆子走了进去,随手把门带上。他意识到这只是一个门厅,又蹑手蹑脚地走到里面的屋子去,也没有人。只见一张宽大的写字台,上面放满了各种文件、纸张。显然,工程师不会离开很长时间。

不管裴迪的胆子有多大,却也不敢贸然走近写字台。他犹豫不决地站在屋子中间,心想:佩尔松要是对他比对他的同行更不客气,干脆把他从房间里扔出去,这大概就足以让伦德加特给他加百分之二十的薪水了。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裴迪的目光停留在正对写字台的衣柜上。他至今也解释不清楚当时自己为什么采取那样的行动,姑且叫做急中生智吧。来不及细想,他拉开衣柜的门便钻了进去,飞快地把门带上。

正在这时,有人进来了。透过衣柜的一个缝隙,裴迪窥见佩尔松是一个身材不高但很壮实的男子,头发赤红。他坐到写字台后面的椅子上,喘着粗气,翻阅一沓他带进来的报纸。大概在看报上刊登的他对那些记者提问的可笑回答吧。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里。美国工程师渐渐合上眼。不一会儿,竟响起呼噜声。裴迪热出一身汗,考虑着怎样才能出去。突然,外面又有人敲门。服务员进来通报菲尔德博士来了。

工程师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那人没等他请就走了进来。自报家门后,便叽里呱啦地谈起来。佩尔松也没请他坐。博士肩膀很宽,他面朝写字台站着,正好挡住了裴迪投向佩尔松的目光。整个谈话的过程中,年轻记者只能看见陌生人的后背,也不太清楚他究竟要干什么,只大致明白他们的交谈是围绕一项发明进行的。菲尔德博士鼓励美国人跟他合作,可马克表示抱歉,说他对博士还不太了解,请给他一些时间考虑。陌生人仍然继续坚持自己的意愿。

最后,美国人不耐烦了。他站起来,把客人送到客厅里。在那里,两人又继续交谈了一阵。片刻沉默之后,只听见什么东西重重地摔在地板上。记者吓了一跳。可是,接下去又没有声音了。过了约莫5分钟光景,马克·佩尔松回来了。他的红头发在阳光照耀下像一团火。工程师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一会儿,然后拿起电话。

裴迪一阵窃喜。心想这次他总能发现点什么了。即使自己会挨一顿揍,也不至于白挨,他想着挨揍肯定是不可避免了。佩尔松要通了丹麦航空工业公司总经理帕尔森的电话。从交谈中,记者听出总经理过几分钟会来这里。

裴迪在衣柜里蹲得腰都疼了。看见美国人离开房间时,他才舒了一口气。可马上又失望了,因为他听见房门从外面锁上了。

记者从衣柜里出来,急忙走到门厅。他拧了拧门把手,门确实是反锁着的。他本想打电话让编辑部派人来救他,幸好及时想起饭店的电话是通过门房转的。接线员将会发现不是美国人的声音,从而对他产生怀疑。正在无计可施时,裴迪见门厅里也有一个衣柜,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是藏到那个衣柜里,等佩尔松回来,进了里屋,他就可以瞅准机会溜出去了。

这时,有人从外面用钥匙开房间门。裴迪急忙打开衣柜门躲了进去,随手将门掩上。新的藏身之所更糟,堆着一大堆衣服,空间狭小,根本容不得他转动身体。两个人经过门厅,进了里屋。一个人讲话时,他听出了是总经理帕尔森,因为他在商会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听过他的祝酒词。

裴迪在衣柜里苦不堪言。他下了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打开门出来。突然,他觉得身子下面的衣服堆活动起来,心里恐惧,仿佛浑身的血都凝固在血管里。黑暗中似乎有人踹了他的脚一下,裴迪不由地碰响了关着的柜门。

“这是什么声音?”帕尔森总经理问。“没什么。”美国工程师说。两人走到门厅。

“过半小时,我们将派人把钱给你送来,马克·佩尔松先生。”帕尔森说着同工程师握手。“我送您下去。”美国人友好地说。两人离开房间。

裴迪马上从衣柜里跳出来。转念一想,又回过头去,刨开衣柜里的衣服,只见一个红头发的男子半躺在那里,手脚被捆着,嘴里塞满了破布条。

裴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种莫名其妙的强烈冲动,使他扯开那人嘴里的布条。看着那人喘着粗气,挣扎着想从衣柜里出来,记者心里惊诧不已。过了一会儿,他才问:“您是马克·佩尔松的孪生兄弟?”

陌生人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声,说不出话来。“您怎么躲在衣柜里?”“我是马克·佩尔松!”那人突然大吼一声,把衣柜都震动了。“你还要让我在这里呆多久?!”

裴迪的手指颤抖着,帮助那人解开捆住手脚的绳子。两分钟后,获得自由的陌生人终于站起身来,伸了伸腰,气愤地叫道:

“混蛋!这个菲尔德博士,或者,鬼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把我打晕了……醒来发现自己在衣柜里。”

接着是裴迪在学校里没有学过的一大堆骂人的粗话。他只会一些简单的英语,根本听不懂。

“可那个红发鬼呢?”裴迪恐惧地大声道,“他似乎是个诈骗犯,他的公文箱里带着一个假发套。”

马克·佩尔松怒气冲冲地逼视着裴迪,然后走到他面前:“你到衣柜里去干什么,年轻人?” “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讲得清楚的。”裴迪结结巴巴地说。

“你是什么人?”“我是记者。”尽管工程师非常气愤,可仍然忍不住笑了。

佩尔松沉思了片刻。裴迪有些担心地说:“他们把门反锁了。我们必须把门卫叫来……”

美国人快步走过去抓起写字台上的电话。

“给我接最近的警察局!”过了几秒钟,他又说,“请你们立即派个警官到大陆饭店17号房间佩尔松工程师这里来。不,不,真见鬼!这绝不是开玩笑,而是关系到我的生命安全。您明白吗?”说完“啪”地一声挂上电话。

然后,马克·佩尔松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支左轮手枪。侧耳听了听门外的动静,小声地对裴迪说:“快,年轻人!”没等裴迪回过神来,就觉得被人揪住脖领子推进了衣柜。随后,美国工程师缩着身子蹲到了他身旁。

那个假佩尔松进了房间。他兴奋地搓着双手,嘴里哼着一首丹麦水手曲。

突然,他停住了哼歌。有人敲门。

“进来!”他兴冲冲地叫道。

来的是一个警察。他站在门边问:“您是马克·佩尔松先生吗?”“是我。”那家伙回答。他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你有什么事?”

“是您叫我们派人来的。出了什么事?”“我叫你们来的?”

接下去的几秒钟,房间里一片寂静。倒是走廊上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航空工业公司的代表到了。

“您是马克·佩尔松先生吧?公司派我来把这笔钱交给您。一共是1000万克朗。”

“拿来吧!”红头发的家伙说着向航空工业公司的代表走过去。

正在这时,衣柜门开了。一个声音喊道:“把手举起来!”

看见枪口对准他,红头发的家伙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马克·佩尔松冲过去,一把扯下那红头发家伙的假发套。

“你这个混蛋!”

突然,警察惊叫了一声。他看见一个年轻人蹲在柜子里,正飞快地在一个小本子上写着什么,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这里发生的完全是一场闹剧!”警察嘟哝道。他不知道,从那一刻起,裴迪的月薪已经自动地被上调了百分之二十。

(胡迪摘自2002年11月20日

《青年参考》)

(作者:[丹麦]奥 斯蒂芬妮 字数:354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