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在了,你还在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有个女生名叫阿巧。有个男生名叫小松。他们同在一个大学念书,但他们是陌生人。他们学校有15000名本科生,3000名研究生和教工,还有2000名来来往往的进修生,所以他们不认识,是正常的。女生十分重视英语口语训练,每天清晨都

有个女生名叫阿巧。

有个男生名叫小松。

他们同在一个大学念书,但他们是陌生人。他们学校有15000名本科生,3000名研究生和教工,还有2000名来来往往的进修生,所以他们不认识,是正常的。

女生十分重视英语口语训练,每天清晨都会跑到实验楼后面的苹果树下牙牙学语,毫不害羞。因为她在,别的人都不敢再来。

男生也十分重视英语口语训练,每天清晨都会跑到实验楼正门的门廊上鹦鹉学舌,一点儿也不难为情。因为他先来,别的人不好再跑来跟他抢地盘。

时间差不多,地点也只差那么一点儿,所以,他们总有一天会相遇,并且机缘十分简单自然,信不信由你。

苹果花开的季节常常下雨。某一天,女生阿巧刚好没有拿伞,她跑到实验楼正门的门廊避雨。她和他相遇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回到手中的英文书上。

女生阿巧大声读她的英文:“You only live once.”后面半句呈下降音调,像留声机出毛病,非常难听,阿巧脸红了,恨不得有件隐身衣藏进去。

男生把口中“Only time”之后的英文“no fight, no drug”吞了回去,心里堵得慌,想骂人。

两个人的门廊,前所未有的时间以及心理体验。

女生无奈地放下书,抬眼去看雨。

男生也一样。

600秒钟过后,两个好学上进的年轻人,都开始努力收回心神,准备默读英文。他们旁边,雨打着芭蕉(实验楼前面种了一排芭蕉),搞得他们的心也无法像一个人时那么安静。阿巧开小差时想:他怎么和我一样能等呢?小松精力分散时想:她什么时候走啊!

第一遍上课铃响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一下。因为,今天的早餐,他们都忘了吃了。并且,雨早就停了的样子,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男生先走,他没有回头,女生回头了,看见他的半张脸和背影。他眉骨高鼻子也高,他下巴长腿也很长。就叫他高男生吧。阿巧想。

阿巧回头了,小松的身影就从20000个人中脱颖而出。不过,要见面并不容易,要到青苹果上的花蒂落下的时候,他们才能第二次相见。

这一次地点在食堂,时间是中午。

男生小松从窗口的人群里拱出来,用勺子翻了翻饭盒里的菜,说:“这还不够塞牙缝儿啊!”女生阿巧正好看见这一幕。然后,她跟着他,坐到了他的对面。

女生阿巧吃的是单锅小炒回锅肉,那么多肥肥的肉片,她吃得很香,引起了男生小松的注意。他看了阿巧两眼,心里说:“吃这么肥还长这么瘦!真对不起那死去的猪啊!”他也给她取了个名字:“瘦女生”。居然,瘦女生比男生吃得快。这回,她先走,他目送她,发现她个子很高,目测大约有1.73米,许多男生都配不上她。小松不包括在这个“许多”里,小松有1.83米,还有一点儿俯视她的空间,只要她不穿高跟鞋。小松这样想着。

然后就是半个月的复习考试,两个月的暑假大游玩。一直忙一直忙,忙得两个人又淹没进20000人当中去了。

摘苹果的时候有好多的节要过,过节就要搞活动。女生阿巧和男生小松参加了好几个活动,终于,他们在一个全校活动中相遇了。

阿巧的节目和小松的节目挨在一起。

阿巧先上场,她和一群鹤一样的瘦女生在舞台上走猫步,表演时装模特儿的样子。阿巧穿了一件白袍,头戴清丽的波斯菊花冠,有点儿仙女的意思。小松站在侧幕候场,看见了阿巧的神仙面孔,有点儿想入非非:要是我唱完歌儿她还在后台,那一定是为了我!

小松一上场就急切地拨动了吉他的琴弦,好像四月里某个清晨遇到的那一场百分之百的春雨。小松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有点儿迷人。

他自己编了一首英文歌曲,大意是讲他在门廊里学英语的故事。

女生阿巧早就发现了候场的小松,看见他怀里斜抱着一把吉他,就猜到他要唱歌了。小松上场以后,她就躲到侧幕边观看,又看见他的半张脸,又看见他眉骨高鼻子也高,也看见他下巴长腿也很长。不仅如此,她还看见唱歌的男生频繁地侧过脸来看她,看见她以后就笑着转过脸去继续表演他的节目。她恍如隔世,她好像看见了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人另一段情。

男生小松下场以后,没有在后台找到瘦女生。阿巧被同伴们拉走了。小松好失落,以至于第二天早晨迟到门廊,看见门廊里的女生大声读“You only live once”,还恍如梦中,踌躇不前。

小松问:“是你吗?真的是你?”

阿巧回答:“是我,我是来给你送字条儿的。”

阿巧递给他一张纸,说:“等我走了以后再读。”小松像被施了魔法,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阿巧离开。

阿巧的字条是这样的:

“他不在了,你还在。3次偶然发现你好像他。这是真的。只不过,他没你个子高,眼神没你平和,他比你野性一点儿,在沙漠之城长大,渴望以音乐为生,对女孩子很有感觉,但又不太有礼貌。他不在了,你很像他。你唱歌时很像他。请允许我把你的歌声当做他的信使,归宿宇宙深处的他,乘着你歌声的翅膀重返地球,回到我紧闭的双眼里面。谢谢你!他不在了,你还在。”

这样,女生阿巧和男生小松认识了,开始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又一次浪漫之旅。在这个世界上,浪漫=痛苦。所以,他们开始的也是一场痛苦之旅。不信过几时你去问一问他们,就知道了。也许,他们会告诉你后悔当初。那又有什么用呢?再过一遍,他们还会是那样的。就算是认识不同的人,就算是其中一个人死去,也不一样,浪漫=痛苦。天知道什么样的人才可以逃出这个公式的手掌心?只有他吧?因为他不在了。你还在,我也在,你我就得把这个等号扛到底。

(刘玉摘自《青年作家》2002年第12期,宋德禄图)

(作者:叶 子 字数:25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