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时间的骨牌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没出门的时候,有所谓迟到。出了门,就无所谓迟到了。宁可在门里赶,不要到门外赶。在美国,每年不知有多少高中生,不眠不休地写研究论文,参加西屋科学奖的评选。原因是西屋科学奖不但代表很高的荣誉,颁发巨额的奖金,而且得奖

没出门的时候,有所谓迟到。

出了门,就无所谓迟到了。

宁可在门里赶,不要到门外赶。

在美国,每年不知有多少高中生,不眠不休地写研究论文,参加西屋科学奖的评选。原因是西屋科学奖不但代表很高的荣誉,颁发巨额的奖金,而且得奖证书有个妙用——可以当做申请著名大学的敲门砖。

参加比赛的学生当中,最凶悍的要算是来自纽约市的了。据统计,从1942年创办西屋科学奖到现在,纽约市的学生囊括了四分之一的大奖。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四分之一中,又以史岱文森高中的学生占多数,几乎年年都有学生挤进准决赛。

拖到最后一秒

但是,1989年12月18日,史岱文森高中传出一片哭声,许多学生苍白着脸说:“我们的眼泪、血汗全白费了。”

他们哭,不是因为比赛败北,而是由于他们的研究成果,根本没能进入西屋科学奖的大门。

12月14日,160份报告,由史岱文森分成两箱寄出,其中一箱在西屋奖截止的15日及时寄到,另一箱里的90份,却拖到18日才寄达。

“我们有收据为凭,14日寄的‘隔日快递’。”史岱文森的老师解释。

“我们写得明明白白,我们必须在15日收到。”西屋科学奖的主办人说,“我们不管你什么时候寄出,只管是否准时收到。”

看到《纽约时报》上的大幅报道,我感慨地想,到底是学生拖,还是老师拖?为什么非要拖到收件截止的前一天才寄出呢?

我相信学生、老师都可能拖了。

小孩爱拖,大人也会拖。

速度就是实力

在纽约曼哈顿,有个夜间邮局。每年到递大学申请书和报所得税的最后一夜,那个邮局前都会出现壮观的场面。一条长龙从邮局延伸到街头,又转来转去,转过半条街。一辆接一辆车子冲过来,跳下心急如焚的人。大家都赶在那最后一秒,夜里十二点钟响之前,把手里的表格寄出。

与其说他们是“赶”在最后一秒,不如说是“拖”到最后一秒。相信,也就有许多人,像是史岱文森的学生,没赶上那一秒,而拖掉了自己的希望。

有人批评,认为西屋科学奖应该有点儿人情、有点儿弹性,不要让孩子的心血白费。我却认为,比赛就像人生的战场。它比实力,也比速度。速度何尝不算是一种实力。你没别人快,你比别人拖,就显示你比别人差。差的人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未尝不是好事。如果那些输的学生,能记取教训,再也不拖,那么他们在这次比赛学到的,应该比失去的更值得。

如果重量级人物约你吃饭

“拖”是人的通病,也是大病,因为它不但拖掉了自己的机会,也拖掉别人的机会。它不但表现了自己的不准时,也表现了对别人的不守时,更严重的,是它表示了对别人的不尊重。

记得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跟朋友约吃饭,他迟了半小时不到,我只好先吃,吃到附餐了,才见他满头大汗地冲进来。

“对不起!忘了!忘了!”他一边擦汗一边解释,“只怪太早以前就约好。”

我那时年轻气盛,也就半开玩笑地问:“要是重量级人物一年之前就约你,你也会忘掉吗?”

他居然一笑:“那当然不会忘!天天都会想一遍嘛!”

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一个人不守时,显示他没把别人放在心上。

拖掉女朋友

问题是,那种真会拖的人,即使跟重量级人物有约,也可能不守时。不是他存心不守时,而是他不能不拖。

我有个朋友,以“拖”闻名。前前后后已经拖垮三个理想的女朋友。

当他又新约了个女生看电影时,几个室友,都劝他早早上路。

他也确实早早就穿好衣服、梳好头,只等穿上鞋子往外走了。

这时候大家正看电视里播《万夫莫敌》。他看时间还早,也就坐在鞋柜上看一下。

看了一会儿。

“该走了!只剩一个小时了!”有人催。

“急什么?四十分钟就到了。”他说。

隔一阵,又有人叫:

“快走了!只剩四十分钟了。”

“不急。”他盯着荧幕,“今天星期天,街上不塞车。半小时就到了。”

只剩半小时,又有人催。他又一挥手:

“不急!今天坐车的人少,下车的人也少,跳上车就到。”

等到他出门,只剩二十分钟。当他赶到,电影早开演,女生根本不见了。

他悻悻然回来,两手一摊:

“那女生大概更拖,还没到,我也没等她。天涯何处无芳草,对不对?”

这就是已经拖成毛病的人。他们基本的错误,是太理想化。更可恨的,是非但不认错,还为自己找借口。

一天一天往前算

对付太理想化的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精确化”、“数字化”。把任何事情需要完成的时间写下来,再往前,一天一天算。譬如你要出一本书,先设定“上市的日子”。

往前减七天,预估为从发行,到各书店摆出来所需的时间。

再往前减五天,作为装订的时间。

再减五天的印刷期。

再减五天看蓝图。

再减五天拼版期。

再减十天的校对。

再减七天的打字排版。

再减六天的编辑设计。

于是,你可知道在出书五十天前,已经得把稿子交出去了。你会发现,当你以为还很早,再优哉游哉的时候,这么一算,已经嫌迟了。

拖的骨牌效应

还有一种人拖,是因为他总借后面的时间,补前面的迟。譬如星期二要交英文、星期三要交数学、星期四要交作文。他英文没能及时做完,于是回家赶英文,没做数学。数学迟了,又回家补做数学,误了作文。于是拖了“一样”,等于拖了“一串”,没有一科能准时交出去。

对付这种毛病,就如同欠债的人,在发年终奖金,比较有余裕的时候,先把前债还掉。最好在放假的时候,把前面没写的、没念的,先一次清,使那恶性循环到此为止。

记得我有一次看学生在体育馆的地上搭骨牌。几万张骨牌,一张张小心地排列好,再等到展示那天,推倒一块,看成片的骨牌纷纷倒下。

学生们每排一段距离,就隔几块不排,让它空着。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不一次排好?”

“不能一次排好,”学生说,“否则可能排完了百分之九十,不小心弄倒一张,就全倒了。所以只有在演出之前,才把关键的排满。”

从此,每次发现学生有“连锁的拖”,我都讲这个故事。对他们说:“你们不是会在排骨牌的时候,留个保险的空间吗?那么,把放假的时候留下来,别急着去玩。让恶性的骨牌效应,能到此为止。”

出门就无所谓迟

虽然讲了这许多,其实我自己的儿子,就是个爱拖的人。起初看他拖,我会生气,在旁边不断催。

后来看他拖,我只是偷偷看,希望他能由不准时的失败中,自己学到一些。

但是现在看他拖,我反而会去安慰他:

“没出门的时候,有所谓迟到。出了门,就无所谓迟到了。宁可在门里赶,不要到门外赶。”

因为我知道,凡是迟了的人,都会赶。赶着搭车、赶着过街、赶着飙车。

所以拖不但代表不守时、不准时,也造成了危险。

迟到是没有借口的

虽然总教大家守时,其实我也有不准时的情况。

记得黄君璧大师八十九岁大寿的时候,门生举行祝寿晚宴。我虽然早早出门,却碰到塞车。

坐在车上,我并不紧张,心想:我塞车,大家都塞,也一定都迟。

岂知,当我走进会场,才发现百分之九十的宾客都到了,黄老师正急着找我呢!

我惭愧极了,心想,为什么大家都到了?难道他们两个钟头之前就出了门?为什么大塞车没影响到他们?

而我也知道,迟了就是迟了,说一万个理由也没用,如同西屋科学奖主办单位说的:

“不管你什么时候寄出,我们只管是否准时收到。”

(王龙图、罗翔摘自《我不是教你诈》,延边人民出版社)

(作者:刘 墉 字数:365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