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热血篮球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刷”的一声,一个橙红色的篮球划进蓝天,扯出一条美美的抛物线,从4.3米外的中距离向篮筐接近。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到胸口之外;因为这是我生平第一场处女秀,打了多年篮球以来的第一场正式比赛。阳光、汗水、嘈杂人声,

“刷”的一声,一个橙红色的篮球划进蓝天,扯出一条美美的抛物线,从4.3米外的中距离向篮筐接近。

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到胸口之外;因为这是我生平第一场处女秀,打了多年篮球以来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阳光、汗水、嘈杂人声,交错于快速的人影间隙;我接到彭呆的传球,在狂野的迷乱下一个漂亮的跳投,标出这辈子第一次的正式比赛出手……

投中与否,即将影响我这一生的篮球生涯……

划出美妙弧线的篮球仿佛是慢动作定格般地,正向篮筐掉落……

然后,嘈杂的空间中所有的声音陡地消失,在一片空白中,我只听见彭呆在我的身后长声惨呼。

“妈的!”彭呆绝望地大吼,“那是别人的篮筐啦!”

我想,彭呆的意思也就是说,我的处女作第一号长射是记投向对方篮筐的乌龙球。

托天之幸,那一颗超越时空世纪的大号乌龙球并没有应声入网,只是击中篮筐的后方,弹到对方某个傻大个的手中,并没有帮敌队得到两分什么的。

而穿越时空世纪的意思也就是说,一直到蛮久以后,每当我在深夜想起这一记天才的乌龙球,不管是在严寒的异国雪夜,或是在亚热带的燠热空气里,那股子脸上的燥热之感,也总会像是潮水般涌上耳根,久久挥之不去。

对于篮球的美梦,我想那是我们那年代许多家伙的一致梦想。

夏日午后的炽热阳光下,你的汗水像是不用花钱的水龙头迸泻而出,均匀地洒在冒着热气的水泥地球场上。那时节大伙厮杀篮球的场地都不是很好,篮筐有点歪,篮板也许龟裂出一条大缝,所以你擦板绝对不能擦到那个部位;至于篮网更是种奢侈的高消耗品,通常只要装上不久便会被神准的三分射手们射破,大部分时间,你也只能对着那些仿佛没穿裤子的空荡篮筐投出各式美妙短抛长射……

可是谁在乎呢?那年代的小伙子们都穷,十来个人玩着一个打到已经变成和尚光头的没毛篮球,在汗气腾腾的35℃球场上,冲破三五大汉肥壮滑溜的肢体围障,凌空一记美妙的跳投,球儿无声无息穿透篮筐;虽然你也许搞不清楚那到底是记长射中的,还是一记货真价实的篮外空心大肉包。不管怎么说,那股子爽利激昂的美妙,是你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珍贵美感。

再说那记乌龙球之后,全场的家伙们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对方抢到我的乌龙球篮板后也没能投中,炎夏的水泥场地冒出热腾腾的白烟,大伙儿在场上热乎了好一阵子,到了中场的时候,本队以两分小小的落后。

这是高中二年级,咱们参加“西瓜杯高中校际篮球赛”的实况转播。那时节的高中小鬼们没有太多的生活消遣,有渠道的、而且不爱晒太阳的家伙们会去打打撞球,看看小电影。体力好一点的,而且不在乎皮肤能不能白得回来的家伙们,则投身在灿烂的阳光大地上,篮球、排球、足球、棒球,都是消耗年轻体力的好“勾当”。

咱们参加的这个“西瓜杯”,其实是很好笑的一项少年篮球比赛。比赛的奖品是什么你知道吗?是西瓜!如假包换的青皮条纹大西瓜!比赛的赞助人是在附近开了家水果店的篮球狂老伯。据说,这位老伯赞助“西瓜杯”已经有10年以上的历史,每年的比赛他捐出20个大西瓜,冠军得四个,亚军三个,除此之外,每个参赛队伍各得一个。所以每次比赛后,你就会看见一群小子蹲在树阴底下,张开淌着红色汁液的大口,痛快大嚼千辛万苦拼来的西瓜。

不过,今年的西瓜杯除了西瓜之外,还有那么一点前哨战的味道。因为此刻咱们的对手“大黑熊队”的班底就是五班,是不久后班际比赛的强劲对手。

但是,打从我射出那记乌龙球之后,球队的信心从此一泻千里;大黑熊们纷纷从冬眠中醒来,远投近攻,我、彭呆、罗西、陈鸟育都傻了眼;只有队长刀疤打得还像样点。但是独木难撑大厦,最后我们“蕾克”队还是以13分之多惨败给“大黑熊”队。

球赛结束后,我们领了那个安慰奖大西瓜,每个人头都垂得低低的;因为四周围好像纷纷投射过来鄙夷的眼光。如你可以想见的,后来大黑熊们果然赢了奖杯和四个大西瓜。更气人的是,他们要离开之前还捧着西瓜跑过来对我们“挑衅”。

“喂!你们不会这么逊吧?”五班阵中最大块头的大黑熊4号这样得意地说道,“班际比赛可得加把劲喔!我们有的人可是还没出场哪!”

凭良心讲,这样的说法非常的气人;有一刻你真的想怪叫一声,冲上去和黑熊一族扭打什么的。但是看看罗西他们仿佛没什么动静,你只好把这种雄心壮志吞回肚子里;也许待会儿“报复式”地多嚼他两片西瓜。

就在这一刹那,队长刀疤出面了。

“少废话,我们是保留实力罢了!”刀疤很酷地大叫,“我们绝不会让人看笑话的!”

好啦!整个紧绷场面就这样结束,因为刀疤他老兄的脸上真的有一道从额角延伸到脸颊的伤疤,看起来非常的唬人。每次有打架的场面,只要他出来一声怪叫,来人通常就会看在那记刀疤的份儿上知难而退。

果然,大黑熊们彼此对看一眼,冷哼了几声,就捧着大西瓜嘻嘻哈哈地撤退了。

“妈的!我们一定要赢!”我有点心虚地说了这样的一句“挑衅”的漂亮话。其他几个家伙纷纷点头;望着大黑熊们离去的方向,露出狰狞的神情。

但是人世间有些道理是永恒不变的,冲动的激情过后,当你面对现实,就会发现有些目标还是位于遥不可及的天边。在我们的青春个案中,篮球梦是这样;想在班际比赛打败五班,也是这样。

一般来说,每个打篮球的少年都有一个不变的梦想,这个梦想也就是你耳熟能详的“灌篮”,英文叫做SLAMDUZK,是一种跳得老高、将篮球强力塞入篮筐的超猛超酷神技。比赛输光赢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朝一日能不能在篮球场上飞身灌篮。

但是在现实的层面上,一千个东方少年,搞不好还挑不出一个家伙会灌篮。因为从人体力学的角度来看,世界标准篮筐高3.05米,加上一个篮球的直径长度,也就是说,你得够着3.25米以上的高度才有可能灌篮。

现在,假设你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好家伙,伸直手臂可以够着2.3米的高度,那也就是说,你的垂直弹跳力得将近1米才有可能灌篮。而这种弹跳力在亚洲人中间是很少见的,只有少数几个运动神经特别发达的家伙才办得到。

但是,这样浅显易见的道理咱们硬是看不透。有一年的冬天,我偶尔在老家的顶楼翻到当年“蕾克”队的训练笔记,看了几遍之后不禁笑倒在地。在那上头,我们煞有介事地列上彭呆、罗西、陈鸟育和我的名字,还列出弹力特训的完成时间表。

不过,以现代的眼光看,那应该是一张“特逊”的训练表。按照上边的预定计划,我们的“特逊”目标是这样的:

第一个星期,摸到篮板。

第二个星期,摸到篮筐。

第四个星期,灌篮。

当然我一定要告诉你的是,在咱们这些家伙中我的个子最高,弹跳力也还可以,但是体能状况最好的时候也只能勉强够得着篮筐。而另外几个家伙,则是这辈子连篮筐也不曾摸到过。

但是人生的最美妙之处就在于此,有时候你迷迷糊糊地去追逐一个不可能达到的梦想,在追逐的过程中就已经得到赚回票价的乐趣,等到终于发现目标难以达成的时候也不打紧,因为那时候搞不好连当初追求的是什么也已经忘掉,而这时候生命的口袋中却已经装满了一大堆充实而且爆笑的漂亮回忆。

灌篮的美梦在咱们的十六七岁年代一直在做,打球的少年们自我催眠的功力也日益增进,除了灌篮的“特逊”之外,我们也企图在班际比赛中爆出冷门,击败高二实力最强的隔壁五班“大黑熊”队。

这个梦想同样的也仿佛相当遥远。“大黑熊”队中名将如云,有几个还是校队的成员,这一次班际篮球赛中,他们的实力超强,几乎无人可挡。就像是西瓜杯的比赛中,他们有几个主将还没上场哪,就把我们打倒在地上。

实力的悬殊并不能阻挡家伙们对胜利的渴望,咱们的队长刀疤有着“毅力主宰一切”的运动观,在他老兄的魔鬼训练之下,咱们在烈日下不停地操练,在汗水和热气为背景衬托的篮球场上跳投、单打、斗牛。有一阵子刀疤队长还郑而重之介绍给我们一大堆怪怪的体能训练器材,腿上绑铅条、手上挂腕套;如果再加上几条弹簧,简直就是漫画《巨人之星》里面训练魔球投手的全套配备。

这样的球练了一阵子,班际比赛的日子终于来到。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星期六,学校的篮球场上挤满了看热闹的家伙们,各班的啦啦队一字排开,准备看一场赚回票价的高中班际篮球赛。

咱们的班队和五班的大黑熊队草草做过寒暄,双方各自派出先发球员,一字排开,龙骧虎视地对望着。

“嘟”的一声清脆哨声,担任裁判的总务组长秃鹰老师将球高高地抛入空中,双方的大个子奋力跃起……

比赛开始!

在比赛的激烈过程中,大黑熊队犯了一个可怕的技术性错误:“轻敌”。也许认为我们不堪一击的缘故吧!他们班上几个校队的家伙根本连人影都没看见,只是用了几个大个子,以高个战术吃定我们。但是我队的连续几记三分长射全数命中,加上他们队上的大黑熊4号打起球来毛毛躁躁,不时发出可怕的巨吼声。

“裁判!”他会这样大叫,“他们在我后面踢我屁股,你到底有没有看到?”

说老实话,大黑熊4号倒没有冤枉人,因为他老兄是个体重近百公斤的大汉,身为中锋的我在篮下根本挤不动他,所以的确趁秃鹰老师分神的时候踢过他几脚。

但是秃鹰老师是个师道之尊不容侵犯的老派人士,他一开始没去理会大黑熊4号。但是大黑熊4号是个嘴巴不干不净的神经一族,一直到几个来回之后,他还是里巴嗦地念个不停。

突然间,秃鹰老师吹出一声长哨。

“五班4号!”他冷然大叫,“技术犯规,驱除出场!”

虽然这种判决于法无据,但是我们都乐得很,大伙都以掌声欢送大黑熊4号退场。而且,从此之后大黑熊队就成了秃鹰老师的眼中钉,动辄得咎,连不小心放了个屁也判我们罚球,罚到后来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中场休息时刻,我们居然以一分领先。易篮再战,这时候刀疤队长采用了一种先进的心理战术,他刻意将我们的进攻速度调慢,每一球都磨到最后几秒才出手。后来我才知道,这便是国际篮球赛中,个头矮小的韩国队曾经几乎砍掉美国代表队的狠招。将分数拉低,然后集中火力在最后一两分钟猛攻。更出乎意料地,大黑熊队被我们这种出奇的战术惹得心浮气躁,到了终场前四分钟的时候,居然落后我们九分。这时候,大黑熊队已经发现情形不对,赶紧去将他们的明星球员找回来,一阵猛力反攻下,最后在剩下一分钟的时刻将比分追成只落后一分。

然后,大黑熊7号,一个快手快脚的射手抄截了我们一球,跟着快攻得分。所以我们反倒以一分落后。

在班际比赛中是不停表的,所以大黑熊7号得分后,大伙都以为比赛就此结束。可是,刀疤队长突地一声长吼:“甩啊!甩啊!”

在咱们的篮球术语中,那是“长传”的意思。在同一时间,你只看见刀疤队长步伐外张,跑姿非常难看,但是却快如闪电。此刻他飞奔过中场,天生神力的彭呆在端线上奋力一掷……刀疤队长接到长传,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飞身上篮,球儿便乖乖滚进篮筐……

两分!

然后我们才意识到,原来我们居然在机缘巧合下打败了最有冠军相的高二五班大黑熊队!

那比赛后的欢呼声简直连八百里外的人都听得到。

一举击败五班的大黑熊队之后,咱们队上的信心指数平空无限制攀升。一时间,大伙儿得什么似的,好像过后就要跨黄河、渡长江,直捣敌人巢穴。过关斩将之后呢?班际冠军自然不在话下;不,班际冠军算什么,接下来是全校冠军,再来是全市冠军。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有外国的球队来的话,我们也可以考虑为国抵抗外侮哟……

还好,大伙的自我膨胀晕陶陶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不到一个星期,第二轮的比赛就开打了。这一次,我们碰上了实力也在第一级的高二十七班“坦克人”队,结果大伙儿大失原有的水准,被那群“坦克”家伙杀个片甲不留,最后以21分大败,气得场边观战的“大黑熊”们几乎要呕血三升而亡。那股子恨铁不成钢的心理,就好像当年贝多芬为拿破仑谱出一曲“英雄交响曲”,却听到拿破仑私心称帝般的失望透顶,最后把第五交响曲一家伙撕毁什么的。

我们的高中热血篮球在这之后还有一点点尾声,因为企图心旺盛的刀疤队长觉得咱们缺乏实际比赛经验,就通过关系安排了一场友谊赛。那场友谊赛的对手是什么人你一定猜不到,那群家伙虽然都和我们一样是高中生,但却全都是平均身高1.91米的大家伙。这样还不够大伙儿死的话,还有另外一件最重要的事。

这群家伙的正式队名叫做“六福村青年队”。六福村也者,就是当年的全省冠军六福村篮球队;这帮家伙就是他们的二队,也就是储备队伍。反正,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场比赛的比数。

那场比赛的最终比数是102∶2,咱们的“蕾克”队只在上下半场各罚进一分,最后,这群见鬼的“六福村青年队”当然就以102分的“些微差距获胜”。

那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看到刀疤队长,大伙儿都懒得和他说话。不过真要找他说话也没多大机会了,高二下半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在马路上莫名其妙地被一部小卡车撞断了腿,不得不休学了一年,没能和咱们一起毕业。

高中毕业后,我的篮球之梦有了大幅度修正,从“立志灌篮”、“立志加入NBA”,逐渐修正到“加入校队”;最后,随着岁月流逝,终于沉淀成“只要有流到汗就好”。

这些年来,我也算小小见过世面,曾经在美国被快如闪电的街头老黑迎面倒灌入篮,打过少年时代无法想像的室内空调球场,也在西雅图超音速队的主场看过大鲨鱼奥尼尔和飞人乔丹,还在散场时握过大鸟伯德的手。

不过,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因为如果要我回忆自己的篮球生涯时,我想我还是会最想念咱们的高中热血篮球。那种只有歪了嘴的篮筐,除了青春之外什么都没有的纯爱篮球。

(刘莉摘自《我的爆笑高中鸽子笼》,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者:苏逸平 字数:581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