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降三十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猴子石大桥,高36米。桥中间,车流穿梭不息;桥两侧,放风筝的城市人比比皆是。我站在一群年轻人中间,我们不放风筝,我们放人——将人像风筝一样放到空中,用一条细绳。他们套好了安全锁,跃跃欲试地看着我。一个叫阿稚的女孩尤其

猴子石大桥,高36米。桥中间,车流穿梭不息;桥两侧,放风筝的城市人比比皆是。

我站在一群年轻人中间,我们不放风筝,我们放人——将人像风筝一样放到空中,用一条细绳。他们套好了安全锁,跃跃欲试地看着我。一个叫阿稚的女孩尤其激动,她拉着我不停地问:什么时候可以下去?

这些年轻人将要飞在空中,低过我们的脚,向桥下滔滔的水面上或平整的沙滩上坠落。阿稚俯身看着桥下,吐了吐舌头:很高呀。不高,才36米。我帮她收紧腹带,从她的肩膀向后无意地瞄去,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鲜蓝色外套的女孩正向这边慢慢移动,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一片鲜蓝。

教练,你速降最高的高度有多少?阿稚问我。几百米。我懒得理她,只顾向她身后找寻刚刚那个蓝色身影。教练,可以下了吗?阿稚看上去是个胆大的女孩,翻过桥栏站在桥外侧的动作极流利。

我示意她松手,可她却开始踌躇,双手紧紧地拉着桥栏不肯放开。教练,我想上去。阿稚的声音紧张起来。放心,你腰上有安全锁,非常安全。我安慰她。真的安全?她向我投来信赖的目光,这目光让我的心像水中的干面包,慢慢地柔软起来。

我说:小雅,放心,有我。

阿稚忽然笑了起来:你比我还紧张,连名字都记不住,我叫阿稚,不叫小雅。

阿稚终于松开了抓住桥栏的手,慢慢地将身体的力量压在那根系在腰间的绳子上,她张开双臂,做出飞翔的动作。我示意她左手捏动手刹,手刹一松,绳子便向下滑动,她被突如其来的下降吓得失声尖叫,忙松开手,手刹一停,身子便被悬在桥下的半空中,像弹簧娃娃一样上下弹动。我以为她会失魂落魄地在半空中哭爹喊娘,谁知道却听到她快乐的笑声。

观看的行人稀少了一些,我忽然想起刚刚看到的那片鲜蓝,忍不住向远方眺去。

鲜蓝,是小雅喜欢的颜色。她的登山装,她的睡袋,她的背包,她的钉鞋……无一例外都是鲜蓝色。

BLUE,是忧郁的意思。

与我在一起,3年,她都是落落寡欢的神色,每次训练,每次徒步,每次冒险,开始时,她的眉头总是锁得紧紧的,直到终点,才会松动开,让笑容慢慢溢出来。我喜欢看她的笑容,所以,更喜欢每次的历险。

我是教练,我了解大自然的脾气,知道怎么应付突如其来的凶险,可是,我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应付不了小雅突如其来的举措——她也没有给我机会。

教练!助手在一旁紧张地叫我,说阿稚在下面可能遇上问题了,半个小时没有见阿稚向下滑动。我便伸头向桥下喊:阿稚,是不是悬在空中的感觉太好,舍不得下去啊,你已经悬了半个多小时了,快下去吧,还有别的队员等着速降。

没有人理我。动手扯扯固定在桥栏上的绳子,坠坠的沉。大家开始还笑嘻嘻地一起唤阿稚的名字,唤着唤着,声音渐渐颤抖起来,向下看,只见阿稚小小的身影像钟摆一样悬在半空中。身子微微地动,但是没有生气,仿佛一片欲坠的树叶。

她的身体有问题吗?我问助手。助手的脸已经惨白,她说:她血压正常,心脏无病史,应该没有问题。

我套上安全锁,用8字环沿着阿稚的绳子向下降,慢慢地向她接近。小心地绕开她一动不动的身体,8字环卡在她的手刹上,我贴近她的身体,焦急地叫她的名字。她的眼睛紧紧地闭着,睫毛却在微微颤动,脸上的肌肉紧张。伸手试她的鼻息,她却忽然睁开了眼,哈哈大笑,抓住我的手说:痒痒啦。

她居然在装佯!

你这么久才来救我!她埋怨,嘴撅成喇叭花。我愤怒地看着她,如果不是在空中,如果她不是女人,我会一拳挥在她的鼻子上。

我抱紧她的腰,松开8字环,捏着她的手刹,绳子迅速地滑动,她在我耳边尖叫,几乎将我耳朵震聋。落到地面,我黑着脸将自己的安全锁解开,她依然在尖叫,脚在地面上不停地跺,仿佛不相信自己真的踏上了土地。

我向桥上走,她像影子一样跟在我身后,试探着叫:教练!我说:不要叫我教练,你被俱乐部开除了。她试图微笑:我是开玩笑啦,你真生气了?生命可以拿来开玩笑吗?你——我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气得语结。

我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为我紧张!她的眼圈开始红,里面亮晶晶的裹满了泪水。

我关心所有的学员!我冷言,扭头想走。她拉住我,将手里的安全锁和手刹放进我手里,倔强地看着我,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开除就开除,但你要听我说完话。我看过你的一些报道,因为喜欢你,所以参加这个该死的俱乐部。我知道你忘不了你的女朋友,但是,因为这件事,你从此也不会忘记我。对我来说,能在你怀里,感受一次极度速降,已经满足了。她说完这些话,当真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留下我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

夜深了,明天没有活动,我坐在房间里,抚摸着那些脏兮兮的背包,还有攀岩的钉鞋、安全绳……不停地向嘴里灌着辛辣的二锅头——每当没有任务的时候,我的夜晚就是这样与酒相偎,不到大醉,无法坦然入睡。

门忽然被敲响,阿稚站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说:我将风衣忘记在俱乐部里了。不等我说话,她便挤了进来,看着我放在桌上的空酒瓶,皱起鼻子:你喝这么多酒?

我不理她,好让她自讨没趣地退出门去。谁知道她却拉住我的手,哀哀地说:你不能忘记她吗?我不能代替她吗?我知道她是个极好的攀岩运动员,是你极好的助手,这些我做不到,但这些我都可以学,你,你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靠近你的机会好不好?

阿稚说她知道我忘不了我的女朋友,她说对了一半,我的确忘不了小雅,永远穿着忧郁的小雅。她会是我一生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指着那些脏脏的工具,阴阳怪气地告诉阿稚,我已经不攀岩了,平时只带着城市里的男人女人玩玩蹦极玩玩野营玩玩速降。

阿稚的表情像是吞下弹珠的孩子,无措恐慌。

我将小雅的照片从抽屉里取出贴在她的鼻尖,冷笑着:这是我的女朋友,你好奇她,好奇我与她的故事,我可以给你讲讲,然后你告诉我女人是什么东西。

小雅是女子攀岩第三名,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极出色的攀岩者。我以为她与我一样热爱冒险,喜欢挑战极限,但是,她却说最大的愿望是与自己爱的人结婚。

结婚以后呢?生下很多小攀岩高手!我逗她。小雅嗔怪地看我一眼,在我怀里温柔地问:什么时候娶我?我看着远远的天空,神往地说:等我们征服了喜马拉雅的时候!

攀岩的难度一次比一次高,我离自己的愿望却越来越近。我答应小雅,在黄山上攀岩一次以后,我们就去挑战喜马拉雅山,我们要在山头交换指环,从此同心永结。

黄山的攀岩活动,加上我与小雅,共有六人。

小雅那天极为兴奋,我们测好岩石选好位置之后,她请缨第一个上。

六个人每人相差六七米,用绳子和钉在岩石上的钉子接结着。上了几百米后,顶峰在望,打头的小雅忽然掉了下来——小雅刚刚钉进去的钉子忽然脱落,她努力向岩石抓去,却苦于没有着力点,终于向下坠去。

登山本来就像海里航行,随时都会有意外发生。像小雅这样的高手,自然知道下坠到六七米后,便会被下面的一颗钉子稳住身体,然后就可以慢慢回到原处。可是在小雅腰上的绳子还未被钉子绷直时,她忽然从腰间拔出刀,飞快地割断了腰上的安全绳,像一只断了线的蓝风筝,从我身边重重落下,我伸手去抓,只是抓到了山间一把苍凉的风。

小雅自杀了!

……

二锅头的酒劲冲上头,我终于讲完了我与小雅的故事。我没有像平时那样倒头大睡,而是像个女人一样嚎啕大哭,口齿不清地唤着小雅的名字,我希望她能给我一个解释,她怎么可以连一句交待都没有便走?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从一个美丽的女人变成一只破碎的风筝。

迷离中,我看到阿稚伸手欲抚我,我狠狠地推开她的手:你回答我,女人,他妈的,究竟是什么?你告诉我,他妈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教练!阿稚可能被我吓住了,凄凄地喊。我用手指着她的鼻子,轻轻地,却毫无回旋余地地说:滚!

阿稚果然滚了。

俱乐部以后的活动里,都不再有这个常常会像鞭炮一样炸出一串笑声的女孩。

我比以前沉默许多。女学员见我时都仿佛猫见老虎,惟恐躲避不及。

不久,我带了一组新的学员到猴子石大桥进行速降训练。我在空闲的时候依然向远处望,仿佛在期待什么。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鲜蓝色外套的女孩正向这边慢慢移动,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一片鲜蓝,还有她胸前随着她一起前移的一大束鲜橙色的花朵。

小雅。我失声。

走近了,却是阿稚。

她的娃娃脸消瘦了许多,她将怀里巨大的花束送给我:我马上滚,但是你得收下这束花。我接过这束莫名其妙的花,极普通的太阳菊。今天是你生日,希望你每一天能多一些笑脸,365枝太阳菊,取个好兆头,让你365天都阳光普照。

这段话她仿佛背得极熟,飞快地说完便转身走,不等我说话。她又一次让我愕然地呆立,直到身边人的掌声将我唤回神。

巨大的花束里有一个小小的袋子,打开看,一张便签,一块小岩石块。

“教练,我滚到黄山了,找到了当年与你们一起攀岩的人,他们带我找到了你们攀岩的地点。我要告诉你,你们都是猪。作为优秀的攀岩者,你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在敲进第一枚钉子之前,你们要先弄清岩石的质地如何。你们被那些石子骗过了,那峭壁上的岩石,石质构造相当的复杂,在坚实的花岗岩之下是石灰岩。花岗岩的厚度只有1厘米左右,小雅一定是在自己的钉子脱离的那一刻,明白了这一点。她不但是优秀的攀岩者,更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女子。你这个笨蛋却在事后弄不清真相,骂了她这么多年——她知道她这样跌下去,第二颗安全钉,不但阻止不了她的下坠,而且会被她下坠的力量扯脱,使得她下面的一个人,也向下跌去,你们五个人会像糖葫芦一样成串地掉下去,摔成肉饼。不得不佩服她反应迅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想明白,并且抽刀断绳。

“这块岩石是我取下的样本,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地质学的在读研究生,那天,我自诩了解大自然一切凶险,我懒得和你争。攀岩你比我在行,但是对石头的了解,你不过是知皮毛而已。

“小雅为你们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我怎么也没有办法比得上,所以,我退出,不再痴人说梦。

“PS:虽然你是猪,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还得对你说声:猪,生日快乐!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别再那么笨!还有,不可以再指着女人的鼻子说:滚!”

我将太阳菊和岩石样本一起向桥下撒去,岩石飞快地落进水里,溅起细小的水花,太阳菊在阳光下金光灿烂,在36米的高空慢慢回旋降落,落在蓝色的水面与浅黄色的沙滩上。

我翻身下桥,吊在绳子上慢慢地荡,像那天阿稚一样悬在空中。耳边传来哧哧的笑声,我在空中打转,四处看笑声来自何方。却在桥下的拱洞里看到坐在洞里笑眯眯的阿稚。

你?

我!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线。

你怎么下来的?她的身上没有安全锁,怎么从桥上神不知鬼不觉地翻下拱洞。

她叹息着,表情仿佛在说:果然是只猪。顺着她的手指我向拱洞看,在另一侧居然有为方便架设电线的工人安装的铁梯。

你,还会参加俱乐部的活动吗?我的脸居然有些红。

她扁扁嘴:这么笨的教练,不稀罕!不过,如果你能从绳子上荡进这个桥洞的话,我可以考虑!

(作者:辛唐米娜 字数:475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