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赌冻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冬天总是冷的。那一年特别冷,旧雪未消,新雪又下;屋檐头的冰锭,粗了又瘦,瘦了又粗,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像活了似的。赵员外这一阵好久不敢出门,出门要冻死的;在家里烘着火,身上都还冰凉呢。这一天又是大雪,天明明已经夜了,

冬天总是冷的。那一年特别冷,旧雪未消,新雪又下;屋檐头的冰锭,粗了又瘦,瘦了又粗,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像活了似的。赵员外这一阵好久不敢出门,出门要冻死的;在家里烘着火,身上都还冰凉呢。

这一天又是大雪,天明明已经夜了,但屋外还很白亮亮,雪停下来了,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赵员外一家人,正在晚餐,炭火烧得旺旺的,小孩子抢着火锅里的好东西吃,吃得脱了棉袄还出汗,赵员外和西宾陈先生在喝酒赏雪,说点无关紧要的话。这时候忽然有个叫化子穿着破旧的单衣薄裤无声无息地佝偻着颤抖的身子站在他家的门口,赵员外吓了一跳,厉声喝道:“快走,到别处去,不要在这里冻死了害我。”那叫化子听了说:“老爷,我这个人冻是冻不死的,我很饿,饿得走不动了,你给点吃的罢,否则就要饿死在这里了。这倒真把你害了。”赵员外听了无奈,就叫家人赶快给点吃的让他走。那人吃了之后,身子挺起来了,颤抖也停止了,他还谢了一声,便要走路。

赵员外忽然好奇起来,喊住道:“且慢,我倒问你,你这人为什么冻不死呢?”叫化子笑笑说:“你看我,就这副穿戴,熬过了好些年,今年也大半个冬季熬过去了,还没有冻死,能冻死不早就冻死了?”赵员外摇摇头说:“我不相信,天下哪有冻不死的人?我同你打个赌,你今天在庭前那棵大桂花树下站一夜,如果没冻死,我输给你五百亩田,一宅大房子,一爿当店;如果你冻死了,那是出于自愿,不关我事。你敢不敢赌?”

叫化子说:“老爷可是当真?”

“当然。”

“谁做证人?”

证人现成的,我家西宾陈老师,德高望重,最合适了。”

叫化子点点头,想了想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你答应了,我就赌。”

“什么条件?”

“给我一束柴火,让我站在柴火上就行。”

赵员外想想说:“站着可以,但是不许坐下去。”

叫化子微微一笑说:“一定不坐,除非我冻死了。”

于是双方都赞成陈老师作证,并请他写成契约。陈老师也只好答应,就照他们议定的条件写成文契,三读才算通过,由双方签字画押后,自己再作为证人签字生效。

赵员外派了手下两个人轮流监视着。那叫化子就在大桂花树下的一束柴火上站了一夜,天亮时赵员外起身看到他时,他两只脚还在柴火上原地踏步呢。赵员外赖不掉,只好输给他五百亩田,一宅房子和一爿当店。这样,叫化子就成了赵员外的邻居,他也发了财,成了个小员外,讨了个老婆,组成一个富人的家庭,饱衣足食,逍逍遥遥地过了两年使人羡慕的日子。每年冬天,碰到下雪天,就想起那年赌命的事情,还很感激赵员外,总要请他过来饮酒赏雪。

到了第三年冬天,下雪天又多起来,前次下的雪不大肯走,在等后雪来。就在又下后雪的日子里,赵员外做东,请新员外来赏雪。叫化子农裘衣,戴裘帽,登皮靴前来赴约,两人开怀畅饮,还特意请了陈老师来,共同回忆起三年前那天的光景,说了许多的话。最后赵员外忽然笑嘻嘻对新员外说:“你真是天生的财主命,那一夜没死,就交了好运,日子过得好起来了。不过你还不算富,还不如我。你敢不敢再同我打一次赌,赌注还是那么多,赌法也一样,我若输了,再给你那么多,那你就比我还要富了。你若输了,不但白死,还要把原先赢去的那些归还给我。怎么样?”新员外乍听就不假思索地说:“那有什么难的,我……”说着也犹豫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穿戴,脱下来人就会发抖,怎么冻得起一夜呢?赵员外看他为难,哈哈一笑,开导他说:“你看屋檐上挂的冰锭,还没有当年粗,当年长,可见今冬虽冷,不及当年。当年那种冷法,你都经受得住,现在倒做懦夫啦!”新员外被这一激,泼皮的性子就出来了,站起来说:“谁做懦夫?赌就赌,还不是保赢吗,你可不要肉痛!”说着,两人果然又邀陈先生作证,赌了起来。

半夜刚过,新员外就坐下去了,他想把柴火遮住身子,哪里有用?天不亮就冻死了。

人是会变的,冻得铁硬的骨头,在暖窝里焐了两年,自然也焐酥了。这个道理,我想无人不懂,无奈不常去想它就是了。其实靠这一简单的道理,可以想通社会上许多复杂的事情。

(陈亮摘自2000年7月8日《文汇报》)
(作者:高晓声 字数:174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