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灵魂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中国有传说,人离世后,魂魄必须要把生前的脚印一个一个地都捡起来,无论是船上、车里、海上、湖中、山上山下、街头巷尾、家里家外……你的妻子女儿请你的魂魄速速返回上海港,你就是在那里起航的,你一定会认得那条回乡的路幼年

中国有传说,人离世后,魂魄必须要把生前的脚印一个一个地都捡起来,无论是船上、车里、海上、湖中、山上山下、街头巷尾、家里家外……

你的妻子女儿请你的魂魄速速返回上海港,你就是在那里起航的,你一定会认得那条回乡的路

幼年的时候,你几乎不认得父亲

每年一次这位高大英俊的“叔叔”带到家里来的,除了异域的糖果和玩具,还有满溢家中的欢声笑语,连小四合院里扶疏的花草,掩映的藤萝,也立时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只有你不乐。

晚上临睡前,母亲会把你带到这位并不离去的“叔叔”面前对你说,他是爸爸,叫啊。

你站在父亲的面前,双眼看着别处,不肯叫他。

直到父亲去世后,母亲还要常常说起你幼年的时候,三四岁,很是执拗,多半是不吃糖果也不叫爸爸,只是有点儿冷漠地看着,很不高兴有人闯入这个小院这个家。

也难怪,每年只能回来一个月,还没等到女儿和父亲相熟呢,他就又要起锚远航了。

到你六七岁的时候,你才认可了这位高大英俊的叔叔,明白了他就是“爸爸”。

八九岁,你开始盼着父亲回家了。

在看见同学们牵着父亲的手来到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在孤独中感到小院静谧又甚觉寂寥的时候,或者就在吃饭的时候,母亲说,你常常会突然之间停住筷子,痴痴地盯着她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母亲就会牵着你的手来到小院里,指着院墙四周茂盛生长着的迎春说,待到迎春花开的季节,爸爸他就会回来了。

从此以后,大人们总是看见你放学回了家,就提了小桶一遍一遍给迎春浇水,还常常听见你唱着自编的儿歌:“迎春迎春快开花,开花爸爸就回家。”

进入少女时期,你已经亭亭玉立。读中学后,就常有一些男同学女同学有事没事邀你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春游去看梨花。人人都是喜欢和美丽的女孩接近的。但是,母亲对你们姐妹俩管教很严,加上你恬静的天性,喜欢独处的性格,总是习惯于独来独往,自自在在飘涉如孤鸿。其实,你已经开始在内心深处依恋着父亲,崇敬着父亲,遐想着父亲。高大俊伟、英姿勃发的父亲,那位远洋轮上威风凛凛的船长、那巨大的轮船、那高矗的桅杆、那雪白的制服、那极目远眺的风神,虽然你都是从父亲所带回来的照片上看见的,却都已经成为你少女心底里的偶像——朦朦胧胧的,却是一往情深。

有一次,你听见母亲在轻轻地叹息,而且泪水涟涟。你看见她手握一卷王宝钏苦守寒窑18载的折子戏本。你也泪水汩汩。

你已经开始懂得了像母亲那样受过传统教育的大家闺秀,性格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含蓄,把那份深深浓浓的眷恋和情爱,深埋心底,即使是和自己的丈夫独处一室,也不肯轻易表露。

又是迎春花绽放的季节,父亲回来了。在几乎都是穿着中山装的人流里,母女3人迎来了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父亲。16岁的你读高中一年级,真正是一个大女孩了。走在1.80米的父亲身边,你已高过他的肩膀,修长而秀美。你把右手插在父亲的左臂弯里。姐姐在父亲的右边,她牵着母亲的手。20岁的姐姐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懂得了矜持。

而你不,你很亲密地依傍着父亲,和他并肩前行。稚气未脱尽的大女孩,很想让世人知道你身旁的这位雄姿英发的男人,就是你的父亲。

孩子们都已长大,父亲的大皮箱里较少有糖果和玩具了。

他从箱子里给女儿们拿出来的是各国的图书和四季的衣服。

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镶花边连衫裙,那一条条宽宽长长与衫裙颜色相谐的异色腰带,可以在前后左右打成各式各样的结,长长的,飘逸又潇洒;短短的,利落而精干,把女孩儿那种独特的妩媚挺拔亭亭玉立,展现得仪态万方,美好无遗;父亲还给你们带来各种款式的毛衣,粗线的、细线的、中线的,织花的、绣花的、挑花的,全素的、带条的,色彩纷呈,一律宽宽大大。父亲说,这是当外衣穿的,不单单是为了御寒。姐妹俩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大穿衣镜一件一件地试穿,心里的幸福喜悦满足快乐洋溢在她们的眼底眉尖。后来,姐妹俩各自选择了自己所中意的一套穿在身上,并肩站立在衣镜前:米白色的粗线平针毛衣,淡蓝色的紧身灯芯绒长裤,左胸前的那朵挑花玫瑰,也是淡蓝色的,飘逸脱俗,惟见清纯——这是妹妹;米白色的粗线平针毛衣,深紫色紧身灯芯绒长裤,左胸前的那朵挑花玫瑰,也是深紫色的,高雅华贵,略显成熟——这是姐姐。当这样一双出色的女孩站在父亲母亲面前时,二老顿觉心旷神怡,满室生辉:一水的眉清目朗,清韵悠然,一样地把乌黑油亮浓密的3尺长发梳成一条独辫,一根淡蓝色的缎带由妹妹的辫根呈螺旋形地缠至辫梢,从右肩拖至胸前,姐姐的发带则是深紫色的,恰与她们胸前的挑花玫瑰互相辉映,一样地精致灵动,一样地雍容典雅,一样地青春俏丽。

难得相见的父亲,感觉中仿佛是一眨眼间,女儿们就神话般地长大成人了,而且,她们又是多么民族化的一双东方女孩!见多了金发碧眼、黑白分明的域外女孩,他觉得他的女儿们举世无双。他非常动情而又非常欣赏地盯住女儿们,赞叹道,真正是冰雪般的两个女儿啊。蓦然,他那洞悉每一方海域的双眼竟是这般地雾水蒙蒙,仿佛在这一刻里,已经浓缩了他一生里对女儿们的宠爱怜惜,和对妻子的浓情蜜意。

他也常常惭愧没能护侍过他的爱妻娇女,而此刻尤甚。

他温情地转过身,呼唤着女儿们的母亲——他的妻子,感谢她把女儿抚育得这样好。他握住了妻子的手,甚至还轻轻地拥抱着她——这种洋派的举动,竟让刚及不惑之年的母亲快快挣出了父亲的怀抱,非常羞涩地嗫嚅着:她们也是我的女儿呀。

一抹红晕润泽了母亲的双颊——可敬可爱温婉而有神韵的母亲啊,她那么美丽。

在你所有的记忆中,这是最为美好的一个月,刻骨铭心的一个月,永世不忘的一个月,滋润了你们母女3人终生啊。

父亲归家两周,你和姐姐相继开学。姐姐住校,星期六方可回家,而你走读。因此,你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就多了许多。以至于好多年以后,姐姐还在说,那时可是非常嫉妒你啊。

记得开学后第一天吃早餐的时候,你慢吞吞地拖延着时间,一小口一小口地细嚼慢咽。母亲催促,要不就迟到了。你答应着,却仍然不快。正在喝早茶的父亲心有灵犀地看着你,忽然就笑了起来。雪儿,他唤你,今天爸爸送你去上学,好不好?嗨,你欢快地跳了起来,抢过母亲手中的书包拉着父亲就跑。母亲连忙阻止你,笑说,这孩子,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自己走,如今都读高中了,反而要让大人去送,也不怕人笑话?你一面拉着父亲快走,一面喜悦地说,我得让爸爸补给我呢,从幼儿园的时候补起。

这是你平生第一次牵着父亲的手走在上学的路上。一向独来独往的你,今朝却主动地向路遇的同学们打了招呼,并把身边的父亲介绍给他们——我的爸爸!在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们惊羡的目光里,你们父女走过了大操场,父亲要把你送进教室,内心里你还希望老师们也能认识父亲呢。父亲看着容光焕发的小女儿,竟有阵阵心痛掠过,他和你道了再见,并答应晚上放学的时候再来接你。看着喜上眉梢笑容灿烂的女儿,父亲爱怜地拍拍你的肩,送你进了教室。看着女儿落座在自己的座位上,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父亲才缓缓地转身离开了教室。猛然间,竟有一种深深的不舍,撩乱了父亲的心。

人生,原本就是不如意事十八九啊!转眼之间就到了父亲又应该起锚远航的前夜了。

那一晚,一家人竟是前所未有地恋恋不舍,谁都不肯睡去。

母亲在准备早餐,那是一种绵绵长长而又往复不断的面条,希望牵住亲人的心灵,通过这种非常传统化、民族化的食品表露无遗。冰雪般的两姐妹一人牵着父亲的一只手,嘈嘈切切地说着私房话。母亲忙完了,也来和他们父女3人坐在一起。

不知是真心的,还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妻子、女儿,父亲答应她们,满45岁的时候,他就申请到陆地上来工作。

但是,父亲没有等到年满45岁。他是在43岁的时候,和一位大副同时遇难大西洋。

那一年,你17岁,刚读高中二年级。

你后来常常忏悔自己的稚气。

你怎么就没有想到母亲也需要多和父亲亲近在一起呢?你怎么就不多留些时间给母亲呢!一个月的时间竟让你霸去了大半。16岁无意之间造成的过失,够让你悔恨终生的了。

从此,你们母女3人没有再见到父亲,连父亲的遗骨都没有见到。

也许是苍天见怜,正是因为连遗骨都没有见到,竟给你们母女3人留下了终其一生都没有消失的美好幻觉——忽然有一天,迎春花绽放的季节,幽雅清静的小院的院门被笃笃地敲响了,母女3人争相去打开大门,站在眼前的,赫然就是返回陆地的父亲!

中国有传说,人离世后,魂魄必须要把生前的脚印一个一个地都捡起来,无论是船上、车里、海上、湖中、山上山下、街头巷尾、家里家外,全部捡起来,然后才能超生。啊,父亲,父亲,你的足迹几乎遍布世界的四大洋,要你独自去一个个地捡起生前的脚印,该是多么地辛苦,劳碌奔波而又多么地遥遥不可期?你生前已经在海上漂泊了20多年,离去后怎能让你再度去漂泊?我们母女3人决不允许!你的妻子女儿请你的魂魄速速返回上海港,你就是在那里起航的,你一定会认得那条回乡的路。我们将一起赶到那里去,你将不会再感到孤独寂寞和大海的冰冷!

(作者:海 若 字数:389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