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皮疙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和乔西都很讨厌我们的新房子。这是一座高大的红砖房。从街上看,整座房子笼罩在黑暗之中,仿佛隐藏在那些盘根错节的老树的树阴下面。道斯先生是当地房产经纪人,一个友善的小伙子。“怎么样?”他问,用皱巴巴的蓝眼睛先看了

我和乔西都很讨厌我们的新房子。这是一座高大的红砖房。从街上看,整座房子笼罩在黑暗之中,仿佛隐藏在那些盘根错节的老树的树阴下面。

道斯先生是当地房产经纪人,一个友善的小伙子。“怎么样?”他问,用皱巴巴的蓝眼睛先看了看乔西,然后转向我。

“乔西和阿曼达不想搬。”爸爸解释道。“也难为孩子,”妈妈对道斯先生笑着补充道,“朋友都没了,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应该说是怪异,”乔西摇了摇头,“这房子太恶心了。”

突然,从停在车道的汽车上传来了皮皮的狂吠吵闹声。皮皮是我们的狗,一只白色的鬈毛小猎犬,长得小巧玲珑,平时很听话。不一会儿,皮皮从草坪那边朝我们奔了过来,让我们不解的是,它冲着道斯先生发出威胁的嚎叫。

道斯先生松了松领带,小心翼翼地看着皮皮,并催促我们进去看看房子,我跟在爸爸妈妈后面进了房子。而乔西站在车道上一动不动,“我在外面陪皮皮。”

我到了二楼平台,穿过狭窄的过道,来到我的房间。我朝窗口走去,心里想着要把哪些画带过来。这时,我回头看到了一个男孩,他在门口只站了一瞬间,然后转身消失在楼道里。“喂!”我喊了一声,朝楼道外跑去,左右看了看,“谁呀?”天哪,难道我出幻觉了吗?我往外跑,想把所看到的告诉乔西。“喂,乔西,”我边喊边在院子里四处找,乔西和皮皮都不见了。

我们开着车沿街去找乔西和皮皮。沿街的房子四周都是枝繁叶茂的大树,院子都在树阴笼罩之下。街道是阳光能照到的惟一地带,宛如穿越阴暗地带的一条狭长的金丝带。我想,也许这就是镇子取名黑瀑布的缘故吧。

我们拐到另一个街区,街牌显示“公墓街”,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墓地。那是一座矮山丘,从高到低是一排排花岗岩墓碑。再往上是一大片平地,布满了低矮的墓碑和纪念碑。墓碑之间点缀着几簇灌木丛,树很少。我突然发觉,墓地是整个镇子阳光最灿烂的地方。

“你的儿子在那边。”道斯先生把车停了下来,指着窗外说。我们看到乔西沿着一排白色墓碑猛跑,在墓碑之间躲躲藏藏。我朝乔西喊,他气喘吁吁地解释道,“是皮皮,它一声不响就跑了,我没法让它停下来。”皮皮在墓碑间窜,一个一个地嗅着。爸爸说:“不懂这只笨狗到底怎么了,怪里怪气的。”他试了几次,终于抓住皮皮。

搬家日,是个阴雨的周六。到达之后,我和乔西带着皮皮上街了,一个人都没见着,我开始想是不是整个镇子都荒无人烟。就在这时,一个男孩走了出来。“嗨,”他腼腆地挥挥手,皮皮朝他咆哮起来。男孩一头金色短发,一对浅蓝色的眼睛。“我叫阿曼达·本森,”我说,“这是我弟弟乔西。”“我叫瑞·谢斯顿。”

我突然发觉瑞看上去很面熟。想起来了,瑞就是那个男孩——在我房门口的男孩。突如其来的恐惧使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你——”我结结巴巴地说,“你到过我们家。”“我很久没去过你们家那儿了。”瑞说,低头警惕地看着皮皮。“很久?”“对呀。我以前就住在那儿。”

瑞说,“想不想到学校后面的运动场去玩?”“好啊。”我说。走到街的拐角,我们看到了一帮与我同龄的小孩,都穿着牛仔裤和黑色T恤。我们三个停住脚步,看着他们走过来。

“怎么样,瑞?”一个留着短黑发的女孩笑着问瑞。“还行。嗨,哥们儿。”瑞应道,他转向我和乔西,介绍道,“他们是我的朋友,都住在这一带。”“这是乔治·卡朋特。”瑞指着一个红短发男孩说,“还有杰里·富兰克林、凯伦·萨默塞特、比尔·格列高利……”瑞指着围成一圈的小孩,逐一报上姓名。

我们决定一起去运动场打棒球。乔西把皮皮绑在围栏上,然后跑过来加入我们。那个叫杰里·富兰克林的男孩负责分组,我和瑞同在一组,乔西在另一组。

第三局开始,我们组上场的时候,太阳出来了。突然,我听到响亮、刺耳的哨声。转过身,发现是杰里·富兰克林在吹一只银哨子。小孩们都朝他跑去。“到此为止。”他一边说一边抬头看渐渐明亮的天空,“别忘了,我们答应家里人回家吃午饭的。”我看了一下手表,才十一点半,早着呢。但是,令我吃惊的是,竟然没有人反对。他们互相挥手道别,拔腿就跑,速度之快,简直难以置信,仿佛是在赛跑似的。

几天过去了。我和乔西慢慢适应了新家和新朋友。有一次,我们跟凯伦·萨默塞特、杰里·富兰克林、乔治·卡朋特,还有其他几个一起打球。差不多结束时,我抬头看围栏,发现皮皮不见了。我们一个个街区地跑,嘴里喊着“皮皮”,一连几个钟头,还是没找到。我和乔西决定回家看看皮皮是否已经到家了。

我们跑到了家门前的车道,大声叫皮皮。可是皮皮不在。后来爸爸妈妈给警察打了电话,爸爸还不停地安慰我们,说皮皮的方向感很好,随时都会回来的。妈妈说他们晚上要出去,去参加住临街上的邻居一个什么家常便宴。

他们走后,乔西认为皮皮会在墓地里。我们拿上手电筒,去找皮皮。我们这个街区没有路灯,过了两条街,听到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一紧张,乔西手里的电筒咔哒一声掉到了地上,我转身一看,心都快蹦了出来。

“瑞!你在这儿干什么?” 乔西用电筒照他,瑞飞快地闪进黑暗之中。“你们要到哪儿去?”瑞跟在后面喊着,“墓地!”我回答。

“嘿,快来看哪。”离我们几米以外传来了乔西的喊声。我在墓碑之间快速穿行, 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已经穿过了整个墓地。电筒照在墓地尽头一座奇怪的建筑上,有点像是一个剧场。一圈圈固定在地里的椅子, 自上而下排列,底部中心是一个类似舞台的平台。“天哪!”我惊叹道。“阿曼达。我们回家吧。”瑞喊道。他伸手想抓住我的胳膊,我急速走开,让他抓了个空。

“奇怪!谁竟然会在墓地边上建起这么一座露天剧场来?”我问道。我回过头,想看看乔西和瑞是否跟在我后面。一不留神,脚下碰到了什么,我绊倒在地,膝盖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哎哟,是什么东西?”我缓慢、艰难地爬起来,乔西举起电筒一照,原来我踢到的是一根硕大的、露出地面的树根。借助电筒闪烁的光亮,顺着多节的树根,我看到了几米之外的一棵巨大的老树,刚好罩住位于地平面以下的剧场。大树倾斜得很厉害,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一簇簇粗大的树根露出地面,茂密的树枝低垂得几乎触及地面。

我们听到了脚步声,就在我们身后,从墓地的某个角落传过来的。我们转身,乔西的电筒光划过地面。“皮皮!”我和乔西一边喊一边朝它跑去。乔西猛冲上去,一把把它抓了起来。“喂,皮皮,到底是怎么回事,伙计?”我跑过去,只见乔西把皮皮扔回地上,往后退。“皮皮臭死了,像只死老鼠。”乔西捂住鼻子说。“乔西,它见到我们一点都不高兴,”我难过地说,“它好像根本没认出我们来。”皮皮走到另一排墓碑中间,转头瞪着我们。

“别动,皮皮。别动!”我发出命令,这是皮皮惟一服从的命令。但是,这次行不通了。它耷拉着脑袋跑开了。“皮皮,停下来!”我大声喊。“天哪!总不会又丢了吧?”我说。我用手电筒照着一排排的墓碑,不停地喊它的名字,没有。

这时,光线停在一块大理石墓碑的正面。看了一眼上边的名字,我一刹那间僵住了。

“乔西,你看!”我抓住乔西的衣袖,抓得紧紧的。“出什么事了?”他一脸迷惑。“看!墓碑上面的名字。”凯伦·萨默塞特,乔西读了一遍,还是迷惑不解。“那是我的新朋友凯伦,每天在运动场跟我说话的那个。”我们一起看名字下面的日期:1960—1972。“不可能是她妈妈或奶奶。”我说,“这个女孩12岁就死了,跟我一样大。凯伦也是12岁,她亲口告诉我的。”“阿曼达——”乔西沉下了脸,转过头去。我又朝前走了几步,看另一块墓碑,这一块墓碑上的名字是乔治·卡朋特,1975—1988。“乔西——你看!是在运动场上跟我们一起玩的乔治。”我叫道。“阿曼达,我们得去找皮皮。”乔西不愿听我的。

我一座墓碑一座墓碑地看,用手电筒照上边的名字。我找到了杰里·富兰克林,还有比尔·格列高利。所有跟我们一起打棒球的小孩,他们的墓碑都在这儿。

我沿着蜿蜒的一排墓碑往下走,心怦怦直跳。我好不容易抓稳手中的电筒,照住那一排的最后一座墓碑。瑞·谢斯顿,1977—1988。

“啊?”我听到乔西在叫我,但是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整个世界似乎消融了。我再看了一眼深深刻在墓碑上的名字:瑞·谢斯顿,1977—1988。(未完待续)

(徐乐摘自“鸡皮疙瘩系列丛书”之《死亡之屋·远离地下室》,接力出版社和美国金桃子出版公司联袂出版)

(作者:R·L·斯坦 字数:364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