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储蓄的两杯咖啡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时,我与男友孙策同在武汉市的一家玩具厂打工。孙策的家在孝感农村。他说,他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在武汉市买一套房子,成为一个城里人。第二个是买一辆摩托车,每天用摩托车载着我上班、下班,放假的时候,两个人骑着摩托一

那时,我与男友孙策同在武汉市的一家玩具厂打工。

孙策的家在孝感农村。他说,他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在武汉市买一套房子,成为一个城里人。第二个是买一辆摩托车,每天用摩托车载着我上班、下班,放假的时候,两个人骑着摩托一起去郊外。我握着孙策的手,信誓旦旦:“我一定与你并肩努力,助你实现这两个愿望。”

于是,我和孙策拼命存钱,孙策把每月的工资都交给我,由我存在银行里。我们称这笔存款为“愿望基金”。

到我们的存款有7000块的时候,孙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买了一辆摩托,他骑着摩托,后座上载着我,两个人在高速公路上飙车,那感觉,爽极了。他不断地拧着油门提速,耳旁尽是呼啸的风声,那风刮得他的耳朵生痛。他就这样痛醒了,醒来才发现,他的手原来不是在拧油门而是在拧着自己的耳朵。

我听了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心里就是一阵苦涩的痛,孙策太想拥有摩托车了。我决定让他实现这个愿望,所以我将银行里的钱全取了出来,带着孙策就往摩托车行跑。

孙策硬生生地将我从摩托车行里“揪”出来,他说:“我是想有摩托车,但我更想拥有的是房子,因为只有有了房子,我俩才能结婚,我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眩晕了半天,心里满是幸福。

为了更快地接近目标,孙策从玩具厂辞职到一家塑料厂打工。塑料厂的工作比玩具厂要累,但工资却比玩具厂高。

到2000年9月,我俩的存折上已有了48000元,想想再存个一万来元,我们就能在武汉买套二手房了,我俩都激动不已。但就在这时,一件谁也未曾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2000年9月27日,那天碰巧我俩都休息,头天晚上孙策打电话来,说他可以从同事那里借一辆摩托车,载着我去郊外玩。

第二天,约定见面的时间到了,还不见孙策的人影,我的心里不由有些忐忑。到8点钟的时候,孙策才骑着摩托车来了,他的样子很狼狈,一只裤腿被撕开了,膝盖从开衩处露出来,上面满是鲜血。我吓了一跳,忙问他出了什么事。他火急火燎,说在路上撞伤了人,要来拿存折去取钱好为伤者救命。我吓得六神无主,忙慌慌地寻找存折,同宿舍的崔大姐却拦住我,叫孙策说说事情的经过。孙策说,为了早点见到我,天还没亮他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但在古田三路的拐角处,冷不防撞上了一个卖菜的菜农,他将菜农送到医院时菜农还没苏醒过来,但医生说得先交钱后治疗,所以他赶来取钱。

崔大姐问孙策,他撞伤菜农时有没有人看见。孙策说,那时天还没亮,周围没有人。崔大姐便对孙策叫起来:“那你千万别去医院!你如果去医院,你俩好不容易存的那点钱就全泡汤了。反正没人知道是你撞的,能躲则躲。”

崔大姐遇事冷静,是我们宿舍里的大姐级人物,听她这么说,我一时也没了主意。孙策却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人是我撞的,我就该负责!”崔大姐直叹气,说:“你这是自讨麻烦。”

孙策逼我找出了存折,我俩一起去医院,为菜农办住院手续。守护了一天一夜后,第二天中午,菜农苏醒了,叫护士打电话叫来了他的儿子和女婿。他的女婿冲进病房后不由分说就给了孙策两个耳光,然后是打电话报案,索要赔款。

那是一段灰暗得让人想哭的日子,孙策几乎没有上班,天天到医院守护那个菜f农,我也每天下班就去医院看望。菜农的儿女对我们总是恶声恶气。孙策因为是无照驾驶,被交警罚了4000元,菜农在医院20多天,我们花了35000元,出院的时候,他的儿女又向我们索赔两万元,后经交警调解,他们答应只让我们赔15000元。就这样,我和孙策四年来好不容易存的48000元一分不剩,还欠了菜农6000元。

我回到玩具厂向姐妹们借钱,姐妹们听说我是借钱为孙策还赔偿款,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我,反而劝我早日离开孙策,她们说,孙策太傻了,当日他要不去医院,什么事都没有,现在不但将几年来两个人的存款折腾光了,还欠下了债,我今后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姐妹们苦口婆心,我一句也听不进去,还是跑去找孙策。今生今世,我已经认定孙策了,他不是傻,他是负责,他能对被他撞伤的菜农负责,我跟了他,他也会对我负责,这样的男人,是会善待爱情和家庭的。

孙策已经从塑料厂借了3000元钱,又向同事借了3000元,才将菜农的事了了。那天我俩好长时间谁也没说话,心里都沉沉的。后来,孙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我们分手吧,我们的愿望基金已经没有了,你跟着我没好日子过的,我俩的存款里,有一半是你的,我一定会挣钱还给你。”我紧紧地搂住他的腰,“我不可能离开你。愿望基金没有了,我们还能挣。”孙策当着我的面,第一次像孩子一样哭了。

为了早日替孙策还清债,也为了早日实现我们的愿望,我又找了一份在咖啡屋端盘子的工作,白天,我在玩具厂上班,晚上就到咖啡屋打工。孙策也找了一份为人疏通堵塞的马桶的兼职,那份累和脏,是常人无法想像的。

我同时兼着两份工,也累得不行。这天晚上,我在为一对恋人送咖啡时竟双腿发虚,结果将咖啡弄泼了,洒了那个小姐一身,小姐站起来尖声骂我,她的男友扯着我的衣领要我赔衣服,局面弄得非常僵,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一抬头,竟发现孙策就站在咖啡屋的门口。

孙策二话不说,冲进来就拉着我向外走,他不让我再在咖啡屋里打工,他说,都是他害了我,他不忍心再让我受别人的欺负。我好言相劝,说等我们还清了债就好了。

我仍在咖啡屋打工,将两份工作挣来的钱都交给孙策还债。孙策有空就来看我。他明显地消瘦了,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瘦。我劝他不要拼命,要注意休息,他哼哼哈哈地答应着。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刚下班走出厂门口,却发现孙策在门口等我,他不让我去咖啡屋打工,说:“今晚我请你喝咖啡。”我吓坏了,冲他叫起来:“你疯了?咖啡要10块钱一杯,是我们喝得起的?”他一言不发,拉着我就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

服务员走过来,孙策中气十足,声音格外响亮:“两杯咖啡!”服务员端咖啡去了,我却局促不安。一向是服侍别人,现在被别人服侍,我真的不习惯。更何况我心疼这20元钱。我责备孙策说:“我们的债还没还清呢,却花20块钱来喝咖啡……”孙策却打断了我,笑眯眯地说:“到今天为止,那6000元的债已经全部还清了。”

我惊讶了,追问他是怎么还清的。他把一笔一笔的账目报给我听,他这几个月的工资有多少,他疏通马桶挣了多少,我交给他多少。我默默地累加,果然有6300元。但是不对呀,6300元他就还掉了6000元,难道他三个月来只用了300元做生活费?一个月100块钱在武汉这样的大都市怎么生活呀?他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每月的确只留100块钱做生活费,他每天早晨吃一碗稀饭两个包子,中午吃五毛钱的米饭五毛钱的萝卜干,晚上吃一袋方便面,三个月只用了半支牙膏。

我听了,心里阵阵发酸。怪不得他这么瘦。这时服务员已经送上了咖啡,咖啡袅袅地散发着热气,阵阵浓香扑鼻。为了掩饰自己的感情,我轻啜了一口,咖啡苦苦的,如我的心。

我问孙策:“你每月只留100块钱做生活费,又哪来的钱请我喝咖啡?”孙策望着我,好半天,才说:“自从那天看到你在咖啡屋受人欺负,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请你喝咖啡,要让你也像模像样地坐在咖啡屋里接受别人的服务。你跟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不能让你幸福,但这一点我一定要做到。所以,从那天以后,我将每天早晨的两个包子省掉了,到今天,我终于储蓄够了两杯咖啡钱。”

我的眼泪再也不可遏止,哗哗流淌。那一天的咖啡很苦,但从咖啡屋出来的时候,我的嘴里满是咖啡的清香。这也许就是我和孙策那段日子,那段爱情的滋味,当时苦,但细细品味,却是沁人心脾的香,让人久久回味,幸福回想。

(李梦娥摘自《深圳青年》2003年第2期,孙杰图)

(作者:方冠晴 字数:327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