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得回到幼儿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既然政治经济文教体卫各个领域都存在虚假问题,使社会的信用受到很大破坏,而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我们每个人都往火里丢过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使我们的社会催用达到一个正常水平呢?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我想这事别人

既然政治经济文教体卫各个领域都存在虚假问题,使社会的信用受到很大破坏,而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我们每个人都往火里丢过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使我们的社会催用达到一个正常水平呢?

我们现在最重要

我想这事别人帮不了。我们习惯了等别人,你等我,我等你,哪天算完?我们没有第二个选择,信用的大厦只能靠我们每个人一块砖一块砖往上垒,“人人动手”,“齐心协力”——这话我写下来很不好意思,太像幼儿园老师的话。但没办法,事到如今,只能这么说。

前些年所有手段调动起来,教大家说“请”、“你好”、“谢谢”、“再见”,教大家不讲脏话,不随地吐痰,过马路看红绿灯——开始我感到莫名其妙,全中国变成了一个大幼儿园。后来想想只能如此。变成幼儿园没有什么丢人,要是连幼儿园该做的都不做,那才丢人。现在做一点看上去幼稚可笑的事,比空谈要有意义得多。

1987年,7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聚会。有人问其中一位:您在哪所大学学到您认为最重要东西?那位老人平静地说:“是在幼儿园。”“在幼儿园学到什么?”“学到把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小伙伴;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东西要放整齐;吃饭要洗手;做错事要表示歉意;午饭后要休息;要仔细观察大自然。从根本上说,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些。”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幼儿园老师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不要说谎。如果我们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每篇文章每次发言每张表格等等,尽可能如实,不实的东西能少一分是一分,情况总会一天天好起来。

朋友托我办常,有时我忙忘了没去办,被问起,就老老实实告诉他。尽管他一时十分不快;但我想,如果我经常说要找的人出差了什么的,总有一天人家真的出差了,但朋友不信。就像幼儿同老师讲的那个故事,那个小孩老是说假话,喊“狼来了”,后来直喊“狼来了”,人家不信了,就被大灰狼吃了。我不想被大灰狼吃了,所以就说实话了。

记得以前读过一本日本人写的书,说一个人要是在40岁时还不能建立自己的信誉,他就完了。现在想想哪能拖到40岁,从小就要有信誉。我常对女儿说,迟到了,老老实实说睡过头了,别说闹钟坏了,别说路上堵车。说话太老实,眼前是会吃点亏,但最终会使你受益一生,因为人家相信你。被人认为可以相信,是你最大的财富,有人忙一辈子也得不到:有人捐了100万也没用,所以老爸这句话对你来说值100万呢。

你有没有足够的可靠度?

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我们这边也搞了一些讨论。1月31日那一场,在几位企业家绕来绕去热烈地讨论企业的接班人难题时,坐在嘉宾席最边上的一位经济学者冷冷地帮他们挑明:“当你要把企业交给他的时候,你不仅要对你的继承人的能力有一个高的评价,而且要对他的道德……就是说,要信任他——而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可信赖的人太少了。”

学者话音未落,掌声爆响一片。我真希望众多正在读MBA的人能听到这场讨论,真希望他们明白,现在总裁、前席执行官的位子不少,想坐上去,比一纸文凭重要的,或者说比案例分析能力重要的,是可信与否。借用一个建筑学名词:“可靠度”——你可以没有MBA文凭,但你必须有足够的“可靠度”。有了它,你才有可能得到你希望得到的一切。

今年2月在西方出版的《百万富翁的智慧》一书,对美国1300名百万富翁进行了调研。在谈到为什么能成功时,他们几乎没有一个人把成功归于才华,他们说:“成功的秘诀在于诚实、有自我约束力、善于与人相处、勤奋和贤内助。”好像就是一些幼儿园老师教的东西,而且,诚实摆在第一位。

深圳有一个农村来的没什么文化的妇女,起初给人当保姆,后来在街头摆小摊,卖1个胶卷赚1毛钱。她认死理,1个胶卷永远只赚1毛,生意越做越大,买了不少房产。现在她开一家摄影器材店,还是1个胶卷赚1毛。市场上柯达23块,她16块1,批发量大得惊人,那儿搞摄影的没有不知道她的。外地人的钱包丢在她那儿了,她花很多长途电话费找到了失主。有时候算错账多收了人家的钱,她火烧火燎找到人家还钱。听起来像雷锋,可赚的钱不得了。这个半文盲妇女的人生哲学,恐怕也就是幼儿园老师教给我们的那些简单的东西。她就用那一点点简单的东西,在深圳这块人精成堆的地方,打败了复杂的东西。现在,再牛气的摄影商,也乖乖地去她那儿拿货。

以往我们有时候没说实话、做实事,有意无意骗了别人,伤了别人,也骗了自己,伤了自己。现在,我们只有退回原地,按幼儿园老师教的去做。

而且,历史允许我们磨蹭的时间,好像不多了。

(邹西礼摘自《万科周刊》)
(作者:王四四 字数:196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