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小白”是父亲买回来的。当父亲将这只通体雪白的小猪崽拎避家门时,全家人无不眼睛一亮。那时候谁见过白色的猪呢?  这叫约克夏,外国种。父亲得意洋洋地说。  身为外国种的小白胆却小。刚满月的小猪崽当然得上一点好料。跟小

“小白”是父亲买回来的。当父亲将这只通体雪白的小猪崽拎避家门时,全家人无不眼睛一亮。那时候谁见过白色的猪呢?
  这叫约克夏,外国种。父亲得意洋洋地说。
  身为外国种的小白胆却小。刚满月的小猪崽当然得上一点好料。跟小白同栏的还有一头比它大的猪,算得上是猪况。猪兄一见小白这边上了好料,二话不说就奔过来了。小白见了立刻怯生生地站一边,一言不发地望着婆婆。所以,每逢给小自喂食时婆婆就手持一根木棍站在圈外,直到企图偷食的猪兄逃开后小白才慢慢挪到槽边。小白每吃几口食都要抬头瞅婆婆一眼,小白的眼睛很好看,就像一潭清水里映着蓝天白云。
  渐渐地小白大了,猪崽一大饮食上的优惠也就没了。尽管田头地角乃至漫山遍野不缺乏猪草,但猪委实太多了。猪一多猪草就显少,猪草少了猪们就经常挨饿。那年头家家户户狗懒得叫,倒是圈里的猪一天到晚引颈高歌。
  奇怪的是小自从来不叫,小白总是卧着,有人进来立刻蹿起,静静地站在槽边,用那双映着蓝天白云的眼睛看着你。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小白已长成“糙子”了。乡下喂猪二三十斤称为“半糙子”,到了五六十斤则称为“糙子”。
  头一年小白就从一只猪崽长成了“糙子”,这在当时属于很快的了。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第二年,小白却一天天瘦了下去。
  干瘪的小白一天到晚躺着,我们估计,小自恐怕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婆婆却仍然一如既往,打入冬起,就给小白喂熟食。婆婆还找生产队称了一捆稻草,拆了一床旧棉絮,为小自做了一个窝。半夜里,婆婆还常常披衣起床,去猪圈看看小白冻没冻着。
  到了第三年春上,小白竟逐渐好起来了。腰身慢慢圆滚,毛色也有了光泽。小白大了,成大白了,成了大白的小白目光里依然有蓝天白云飘着。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小白肥了。按理说,小白应该作为年猪留下来到冬天宰杀的,可婆婆偏偏要卖,任谁劝也没用。
  没想到,临出门时,平日安安静静的小白一反常态,一边声嘶力竭地喊叫一边发疯似的狂挣,三条汉子居然近它不得。没办法只得找来婆婆。婆婆唠叨着走进猪圈,说,小白啊,我养了你三年,你以为我就舍得吗?我也舍不得啊!可我舍不得又有什么办法呢?你毕竟是猪啊……
  婆婆哭了,泪流满面。咻咻不止的小白突然一动不动,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耷下脑袋。
  
  (吴远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42期) (作者:一 明 字数:102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