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和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加拿大温哥华,深秋的金溪公园,层林尽染,各色的枫叶听呈现一片学人的景色。满是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树,身上长满了青苔,在雨后,潮湿而又翠绿,显示出沧桑和厚重的历史。踏着一地缤纷的落叶进入公园,可见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静

加拿大温哥华,深秋的金溪公园,层林尽染,各色的枫叶听呈现一片学人的景色。满是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树,身上长满了青苔,在雨后,潮湿而又翠绿,显示出沧桑和厚重的历史。

踏着一地缤纷的落叶进入公园,可见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静静地在丛林中穿过。这就是金溪。仅数公里长的小溪,在这个季节变得异常喧嚣和悲壮。成千上万的鲑鱼逆流而上,在浅浅的溪水里寻找产卵的石床。站在岸边望去,满眼都是一条又一条肥大粗壮的鲑鱼。它们在浅滩里拥挤着,在有激流的地方扑腾着,争先恐后地朝着水流的反方向游去。短短的路程,充满了艰辛和危险,白天有海鸥来觅食,晚上有熊出没。值得庆幸的是,它们受到当地法律的保护,无人会去捕杀它们;即使在它们死后,也只有当地的土著居民才可以打捞上来食用。

这群鲑鱼前赴后继地来到金溪,为了繁衍后代而慷慨赴死。

当地人说,这就是“鲑鱼自杀”奇观。当我初闻此事,心中满是悲戚。而若非亲眼所见,真是很

这群鲑鱼上在三五年前离开自己的出生地的。当地人曾经做过试验,在溪中的小鲑鱼身上做上标记,它们在溪水中呆满一年后顺流入海,历经三到五年的海洋生活,最远可游到西伯利亚,但在最后产卵的季节,必定回到这里。

为了让鱼卵产在温暖的地方,这些鲑鱼每年会在深秋的时候回到出生地,从海上到达淡水区后便不吃不喝。大约有十天的时间,它们寻找着强壮的伴侣,完成交配产卵,然后筋疲力尽地死去。它们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且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它们的腐化物最终成为孵化出生的小鲑鱼的食物,保证这些在溪水中生活一年的小生命有足够的营养和食物。

金溪公园因“鲑鱼自杀”奇观闻名于世,但真正能够开此眼界并非易事。金溪公园远在加拿大温哥华岛的维多利亚,而“鲑鱼自杀”的季节又实在太过短暂。

这样一种鱼让我无法忘怀,而同样一种树也激荡着我的内心。

在维多利亚大学校园的边上,有一条狭长的峡谷。峡谷内一片森林郁郁葱葱,树木高耸入天,鸟鸣清脆动人,置身其中恍若进入仙境。

给我们上课的布朗妮老师一路行一路介绍着森林里的植物。显然,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已了然于胸。她讲解着鱼腥草的功效,也讲解着雪梅可以用来洗手,她讲解着红豆之美丽,也讲解着枫树之丰饶。

突然,一棵倒下的树阻挡了去路。

这是一棵因为苍老而被虫蛀后轰然倒塌的大树。撕裂的地方露出巨大的树心,还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富有生气。树枝虽已枯萎,但依然笔直,像平静躺倒的一个巨人。树根虽已撕裂,但依然盘根错节,延伸到无垠的地方。

当地的印第安土著说,这棵树是这一片森林的母亲。所有的树都是在这棵树的根上生长出来的。它已经生活了几百年了,繁衍生息,不知劳累。现在,它太苍老了,连蛀虫也和时光一起来侵蚀它。它选择倒下,是因为它要把土地供给它的养料让出来,给它的后代,让它们生长得更好。很多年后还会有这样老去的树倒下,和祖先一样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当地人认为这些树木是神圣之物,所以从来不会去砍伐。

一群又一群小鲑鱼出生了,但母亲们却成了果腹之物。一棵又一棵树木茁壮成长着,但母亲已经永远地躺在了地上。

这样的鱼和这样的树,具有多么伟大的相似之处啊!

死亡,是不是一种基因的记忆?母爱,又是怎样一种感召的力量?

而为什么,一定会以母亲生命的消亡作为代价?

这样的疑惑真的不愿问这些鱼,不愿问这些树,不愿问自己。

(王风摘自2006年12月6日《新民晚报》)
(作者:缪克构 字数:150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