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把镰刀的决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一年,我18岁,秋天的时候去老叔家帮忙收地。田里种的大多是玉米,我们每天都挥舞着镰刀收割,气氛很是火热。那里民风很好,每家的活,全村的人基本上都去帮忙干,所以活干得快,也显得异常和睦。这一天,我和老叔去给村西的李

那一年,我18岁,秋天的时候去老叔家帮忙收地。田里种的大多是玉米,我们每天都挥舞着镰刀收割,气氛很是火热。那里民风很好,每家的活,全村的人基本上都去帮忙干,所以活干得快,也显得异常和睦。

这一天,我和老叔去给村西的李大爷家收割,到了地里一看,全村的壮劳力基本都来了。大家一边说笑一边挥动镰刀,一会儿工夫就割倒了一大片玉米。可是李大爷家的地极多,抬头望去,站立着的玉米秆一眼看不到边。不过天还没过晌,大家也不急,总之是能完成的。

我一边干活,一边听着大家说话,听来听去的总能听到一个名字,玉茹。于是我悄悄问老叔玉茹是谁,老叔告诉我,玉茹是李大爷家的小女儿,今年二十,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孩,许多小伙子心里都惦记着呢!我一笑,怪不得李大爷家的活会有这么多小伙子来帮着干!

休息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玉茹的庐山真面目。当大家纷纷坐在割倒的玉米秆垛上歇着时,玉茹便远远地提着一大壶水走来了。看她高高的个子和走路的姿态,就知是一个美女。到得近前一看,果然是极美丽,透着一种纯纯的清秀。那些小伙子们的眼睛立刻都望向她,她大方地给每个人倒水,大家轮流用一个大水杯,小伙子们都是一饮而尽,仿佛喝的是琼浆玉液。玉茹一直微笑地看着大家喝水,很大方的样子。一圈儿轮下来,一大壶水也喝得差不多了。玉茹将壶中剩的水倒出来,说:“还剩一杯,谁喝?”

话音刚落,十多只手伸出来,纷纷要水喝。玉茹颇感为难地看了看大家,说:“就这一杯了,你们人太多了!”有两个长得极结实的小伙子左右看了看,目光极是威严,立刻,那些人都把手缩了回去。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同时伸手去接那水杯,玉茹把手向后一缩,笑着说:“你们两个到底谁喝?”两人收回手,互相瞪视着。其中穿红背心的小伙子低声问:“你不服?”另一个穿蓝背心的小伙子一挺胸膛,说:“干什么服你?”两人面对面地站着,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

我很着急,心想这不是要打架吗?电影里常有这样为一个女孩而决斗的场面出现。果然,红背心忽然弯腰捡起一把镰刀,蓝背心一看,也拾起镰刀。两人手握雪亮的镰刀,对峙着。我想站起来去拉开他们,老叔一拽我,我左右看了看,大家都很平静地看着两个人,一点着急的神情都没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还掏出烟来点着,有滋有味地一边抽一边看。我不明所以,慢慢地坐了下来。

两个人的额头都蹦起了青筋,红背心忽然大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以为开打了。却见红背心和蓝背心同时冲向那片尚未收割的玉米地,两人镰刀舞得如雪花般,玉米秆纷纷倒地。我惊讶于他们的速度,他们像两个勇士在奋勇杀敌,身后放倒了无数的尸体。两人越割越远,进度不相上下。那些坐着的小伙子们开始大喊加油,玉茹端着水杯笑吟吟地看着。当时天蓝得极透彻,太阳还没爬到正当顶,有丝丝的风轻轻地吹着。又过了一会儿,蓝背心便有些落后了。他拼命地割着,想赶上红背心,可还是被越落越远。最后,蓝背心一看胜利无望,把镰刀一抛,颓然坐在地上。大家发出一片欢呼,红背心也停了下来,把镰刀舞了两个花,慢慢地向回走,经过蓝背心身旁时,他伸出一只手,蓝背心也伸出手,两人用力握了一下。

红背心像个得胜的将军凯旋而归,玉茹笑着递过水杯,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接过杯一饮而尽,大家又是一阵鼓掌叫好,他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我心中最柔软的角落忽然就被这个场面击中了,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这样的决斗,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没有流血没有伤亡,有的只是让人感动的竞争。抬起头来,天还是那样地蓝,云还是那样地白,忽然觉得,生活在这里竟是这样地美好!

我深吸了一口带着清香的空气,和大家一起站起身来,握紧镰刀走向那片待割的庄稼。

(高明摘自《广西文学》2008年第3期,马建刚图)

(作者:包利民 字数:157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