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荣:光荣是怎样炼成的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对财富的追逐从来就不是我的目标,我对资本运作没有兴趣,我唯一的乐趣就是工作,搞企业。    2009年12月23日晚,“2009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结果在北京展览馆揭晓,董文标、曹国伟、谭跃等10人获选“经济年度人物”,沈文荣名

对财富的追逐从来就不是我的目标,我对资本运作没有兴趣,我唯一的乐趣就是工作,搞企业
  
  2009年12月23日晚,“2009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结果在北京展览馆揭晓,董文标、曹国伟、谭跃等10人获选“经济年度人物”,沈文荣名列其中。他的获奖理由是:沈文荣领导我国最大最耀眼的“草根”民企沙钢集团,在全行业集体低迷的背景下,演绎了乡镇企业变身500强的传奇。他有草根的韧性,钢铁的坚强。他用34年的锤炼告诉人们:光荣是怎样炼成的。
  
  掘到第一桶金
  
  沙钢走过的每一个脚印里,都可以看到沈文荣忘我拼搏的影子。香港景德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倪德麟先生与沙钢打了十几年交道,他评价沈文荣时说:“沈文荣从一位精明、刻苦的厂长成长为国内一流的现代化的企业家,说聪明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好学。我曾陪他多次出国考察,对国外先进设备和技术,他像小学生一样好学,像一块海绵,如饥似渴地不断汲取新理念、新技术;又像一台计算机,将吸收的大量信息技术迅速处理并为己所用……”倪先生的这番话不难让人领悟到沈文荣能够成功的缘由。
  沈文荣,张家港人,毕业于省属中专棉花加工学校,后在沙洲县锦丰轧花厂工作。1984年4月21日,38岁的沈文荣从老厂长手里接过企业的重担。那一天,他没有一句空泛的承诺,只是默默地攥紧了老厂长宽大厚实的双手,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在这块热土上绘出一条“钢铁巨人”的彩练!从此,在布满荆棘又蕴含宝藏的征程上,沈文荣开始了对“抢占制高点”这一经营哲学的大胆求索。
  沙钢的前身,只是沙洲县供销社所办一家轧棉花厂的附属车间,是个地道的土法熔炼废钢铁的小作坊,当时周边地区有很多诸如此类的小炼铁厂。虽然那是在计划经济管理非常严格的上个世纪70年代,但它一出娘胎就命中注定不可能吃到国家计划中的一口奶,只能悄悄顺应市场的需要自谋生计。严酷的生存环境,潜移默化地铸就了沈文荣的忧患意识。
  沈文荣明白,企业没有优势便意味着危机,要解决危机,关键要拥有自己的拳头产品。那时,沙钢的产品有小圆钢、小螺纹钢、小角钢和窗框钢,产品比较分散。改革开放初期,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在奋力解决几十年积压下来的住房紧张问题,市场上最缺的是高质量的窗框钢。这种钢材断面复杂,工艺难度较大。在对市场作了比较详尽的分析后,沈文荣果断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大胆决策:收拢五指,捏成拳头,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全力扩大窗框钢生产。克服各种困难,创造条件上规模、上档次!
  为迅速扩大生产能力,提高产品质量,沈文荣通过多方努力,安排沙钢人分期分批到上海、东北的老牌钢厂去学习,去求教;引进专业科技人才和先进设备。生产窗框钢使沙钢掘到了第一桶金,并迅速享誉全国。沙钢从“游击队”上升为“正规军”。直到今天,大江南北的客户仍然是那句口头禅:要窗钢,到沙钢。沙钢很快闯进全国冶金行业40多个国家二级企业的行列。
  
  抢占制高点
  
  沈文荣认为:坐而论道碰不到机遇,面对机遇优柔寡断将丧失机遇。此时的沈文荣,正在运筹一场对沙钢来说要么再上台阶,要么重新回到起点的重大革命。有个香港商人,在英国买了一套二手电炉炼钢、连铸、连轧短流程流水线设备,平均每100分钟就能炼75吨钢水,每一秒钟可以轧出12米棒材。这套设备国内没有,即使在当时,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总投资高达3000万美金。
  沈文荣异想天开,看中了这套短流程二手设备。
  短流程设备虽然先进,但毕竟投资有风险。厂里的工人都知道,投资短流程设备赚到钱当然好,但是一旦玩不转出现亏损,那就面临着破产倒闭。他沈文荣能保这个险吗?沙钢上下人心惶惶,有的人甚至掰着指头掐算,按现在的实力,全厂3000人就是坐吃10年也问题不大。改革创新还是满足现状?一时间众说纷纭。
  那个阶段是沈文荣一生中最孤独的时期,几乎没有人支持他的设想。他从英国实地考察回来后,多次专程到北京、上海向专家求教,得出这样的结论:必须坚持自己的决心不动摇!
  将帅之道,“决心”二字。沈文荣一咬牙,拍板了!
  炉火熊熊,钢水耀眼,热浪灼人的成材,闪烁着红光,惊心动魄地飞流而出,炼钢、连铸、连轧全线贯通一气呵成。沙钢的年产钢能力一下子翻了一番,达到40万吨。
  尝到科技创新甜头的沈文荣,不待喘息。2001年初,沙钢与香港一家公司合作成立由沙钢控股的宏发公司,准备上板材项目,他在全世界搜寻一流的全套生产线。
  2001年10月28日,沙钢以2.2亿元人民币买下德国霍施钢厂,把世界上最壮观、总重量达25万吨的工厂整体从莱茵河畔搬到中国的扬子江畔。这个天方夜谭式的消息在德国引起轰动,中国人也纷纷质疑“购买废铁”的风险,而沈文荣却胸有成竹,他对买来的设备进行技术改造,以建成年产650万吨的炼铁、炼钢、连铸、连轧项目。全部加起来,总投资大约是一座同等水平新厂成本的60%。
  沈文荣把这笔买卖看成沙钢立于不败之地的大决战。仅到德国去搞拆卸工程的劳务签证就达1000多张。千人日夜奋战,拆一件标号一件,同时将编号传送到国内集团工程指挥部计算机上。几十万吨的设备海运到沙钢万吨级码头时,千人又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的精神,轮番上阵搞安装调试,技术改造方案同时有条不紊地进行。
  沈文荣没有满足,他又瞄上了新的目标。
  中国虽然已成为世界钢铁大国,但还不是钢铁强国。据专家预测分析,进入新世纪,国内不锈钢的消费量将达数百万吨,其中70%将依靠进口。沈文荣深知,这一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无疑将是企业发展所追求的新高地。
  为此,沈文荣一行专程访问了世界第二大钢铁企业—韩国浦项钢铁公司。经过数天考察,沙钢与韩国浦项签订了金额高达2.9亿美元的合资意向,整个综合工程包括不锈钢生产、长江专用码头等4大工程。正式协议签署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曾在沙钢工地上握着沈文荣的手说:“你很了不起,沙钢的生产规模、工艺装备水平会有更快的提高。”
  
  勤俭节约的福布斯富豪
  
  沈文荣从小家境贫寒,父亲去世得早,一家人住在茅草房里,母亲整日为一群孩子的温饱操劳和烦恼,食不果腹,日子非常难熬。艰苦的成长经历使得现在已经是福布斯亿万富豪的沈文荣,还一直把艰苦奋斗放到生死攸关的高度上去认识。
  沈文荣至今仍住在一套70多平方米的厂区宿舍里。他说:“不是我买不起,而是住在沙钢外边工作起来不方便。”沈文荣的打扮就像一个基层干部,一件再普通不过的西装,一双款式陈旧的皮鞋,看不到一点亿万富翁的影子。他说,我的股份都是名义上的,我的钱也是社会的、国家的,我要那么多钞票做啥?
  据沙钢集团宣传部门的员工透露,沙钢这个世界级的大企业,仍像创业初期一样节约每一个铜板。在钢铁行业不景气的今天,沙钢目前正采用的“饥饿疗法”和这种草根精神如出一辙,“缩减内部开支,有助于度过这个难关”。
  此外,沈文荣现在仍然不要秘书,不翻新简易写字楼,依然坚持每天早晨6点40分在厂门口迎候员工,并当面给相关人员布置工作。一是一,二是二,这种小公司当面锣对面鼓的情形,在世界级的沙钢集团里依然故我。有一次,倪德麟跟沈文荣一同出国,沈文荣照例买了经济舱。他块头大,挤得难受,就靠在走廊里。倪德麟问:“沈老板啊,你现在也是个不小的老板了,干吗这样亏待自己?”沈文荣坦然一笑:“能省点就省点,这些都无所谓的。”倪德麟评价沈文荣是个“天生会赚大钱却永远也学不会消费”的“钢痴”。但鲜为人知的是,近几年,沙钢用于社会福利和公益事业的资金就达近亿元。
  有人问:资本运作是当今许多富豪提升财富的手段,沙钢是否想过尝试一二?沈文荣回答:“对财富的追逐从来就不是我的目标,我对资本运作没有兴趣,我唯一的乐趣就是工作,搞企业。”沈文荣对沙钢有着更大的宏图,那就是,要让沙钢做到年产1000万吨,并进入世界钢铁企业20强,“这是我最后的目标了!”沈文荣的语气很肯定。
  (摘编自《今参考》、
  《中国名牌》、网易等)
(作者:宗 红 字数:340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