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青草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格瑞格和一切下决心买独宅洋房的美国人一样,搬家之前做的梦都是满眼青绿——那是环绕自家园子的青草地。不满眼碧绿是不可能的,哪家的草坪少说都有一百平米,多起来可能会是五六百平米。它们高矮整齐半寸不差,颜色统一毫无

格瑞格和一切下决心买独宅洋房的美国人一样,搬家之前做的梦都是满眼青绿——那是环绕自家园子的青草地。不满眼碧绿是不可能的,哪家的草坪少说都有一百平米,多起来可能会是五六百平米。它们高矮整齐半寸不差,颜色统一毫无瑕疵,柔软安详地覆盖、延伸,如地毯、如风景画、如公园小景、如皇宫后院,如梦如幻。太阳升起的时候,那上面闪烁着的就是一片温馨。

可是当格瑞格乔迁一个月收到高额水费账单的时候,面对炽热日光下顽强挣扎的枯黄小草,碧绿美梦成了苍白现实。怀着心疼和怀疑,格瑞格向街邻打听:“你们夏天的月水费是不是很高?”这么一问,问出了众多邻居的一腔怨恨:“你那160美元算什么?我们这里的最高纪录是700美元。”有人还加了一句让人更加伤心的话:“花160美元,得到的只有一片枯黄喽!”

其实格瑞格为了这片青草地,撒出去的银子已经很可观了。割草机买的是日本名牌,洒水器也是上等好货。这些天他甚至思忖要不要在地上安装自动喷水装置。初搬家的那些日子,他早上起来、晚上归来,第一件事都是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拨动草皮,看看那些细嫩的青根长牢了没有。只是因为最近太忙,他不能天天给草地冲淋浴,只有几天的功夫,屋前屋后的枯黄便不可阻挡地延伸开来。

青草地原来看起来怡人,养起来恼人啊!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恼人呢?天下的事物难道一定是“樱桃好吃树难栽”?格瑞格认为,只要世界上有这样一个难题存在,就一定有一批人前赴后继地努力,创造“樱桃好吃树好栽”的局面。

经过上网查询,格瑞格果真找到了威州一个小农场。那里培植着一种草坪,它即便领受足了阳光雨水,也最多只能长到6英寸,所以修整草坪就不是每周大事了。更令人兴奋的是,这草坪不需要太多的伺候,不容易杂草横生,不仅风吹雨打都不怕,而且干风燥日摧不垮。也就是说,浇水、割草、除杂草的辛劳以及钱包的疼痛都迎刃而解了!只是,它的颜色和柔度,多少有些相形见绌。

格瑞格兴冲冲地拿着这份报告奔走相告于邻里。可是非常奇怪,没有收到多少热情和应和。有个脑门上刻了不少人间沧桑的老头对他说:“你还没有明白?覆盖那样费力看护的青草坪,和建造这么大而无当的房子、争相购买小型面包车,其实没有什么两样。当真每家都需要一个正式的餐厅?餐厅里还要统一摆着玻璃陈列柜?你知道现在汽车可以有一种免脏的保护漆,可是购买了这种汽车的人,还是会定期去洗车房冲洗。所有这些,都有点儿‘show’(显示)的意味吧!”

青草地真是名副其实的“显示”呢,它是不能马马虎虎用质地色彩不一样的草种代替的,尽管远看过去它们一样的郁郁葱葱。格瑞格这两日不做梦了,因为他要么累极了昏睡过去,要么睡不着翻来覆去地问自己:要不要使用新型草坪?

很想知道美国人的青草地究竟是要显示什么。你的品位、你的精致、你的辛劳、还是你的经济实力?这情形让我想起关于鲁迅的一个笑话:“我理发,你们好看?”——原来美国人也并不是只为自己活着的啊。

(周强摘自《现代家庭》2003年2月A版)

(作者:梦 苑 字数:129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