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是这样处理牙签的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去年11月初,我赴德国波恩考察一家园艺公司。回国前夕,为答谢这家园艺公司部门经理施密勒先生的盛情款待,我特地邀请他块儿到一家中国餐厅午餐,施密勒先生非常爽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我清楚德意志人做任何事情都不喜欢奢

去年11月初,我赴德国波恩考察一家园艺公司。回国前夕,为答谢这家园艺公司部门经理施密勒先生的盛情款待,我特地邀请他块儿到一家中国餐厅午餐,施密勒先生非常爽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

我清楚德意志人做任何事情都不喜欢奢华浪费,我只点了四道中国菜,其中有一道菜肴是牛肉炒青椒,再点了两瓶啤酒。近1个小时左右,餐桌上的菜肴和啤酒全部被解决了。我打趣道:“施密勒先生,我和您可没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事情了。”

施密勒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朝着我竖了一下大拇指,意思是“这样很好”。之后,他从桌上的一只精致的牙签简里抽出了一根牙签,捏在手指中打量了一下:“这是用竹子制成的吧?”然后转过头去向着墙壁的一隅,并用另一只手掌轮流遮挡着腮,悄悄地剔起牙来。我也从牙签筒里抽出一根牙签剔着牙缝。剔完,就将这根牙签放在碟中,等待服务生来收拾。施密勒也剔完了,他却没有将牙签放在碟里,而是用两只手捏着两端,将其折断为三截后并拢,接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块手帕,把这三小截牙签放在手帕上,并示意我:“把你的那根牙签也放在我的这块手帕里。”

我不解,莫非他要变什么魔术逗逗我?或者要派什么临时用场?

然而都不是,只见他很熟练地卷叠起了手帕,将这几截牙签段厚厚地包了起来,放人公文包里面的夹层中。

我愈加纳闷儿,禁不住问:“施密勒先生,您这是干嘛?”

施密勒说:“带回家放入粉碎机里粉碎,粉碎出来的渣粉,还是一种极好的土壤膨松剂呢。”

我说:“这种小得不起眼儿的牙签,交给服务生处理不就得了吗?还要带回家粉碎?”

当施密勒明白我的意思后,脸色立刻严肃起来,一边比划着,一边吹胡子瞪眼正儿八经地说:“据我所知,这家餐店暂时还没有专门粉碎牙签之类物品的机器,处理这种废弃物的方式是扔在废弃物袋里。先生,你肯定已经看到了,牙签的一端像针尖一样的锐利,当我们剔完牙齿后,就放到盘碟中,服务生可能就会扔到垃圾袋里,这样就很有可能把垃圾袋戳出个小窟窿,里面的脏东西就会溢漏出来,这样就会弄脏环境,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牙签被裹在残菜中,一旦被饿极了的狗呀猫呀的动物吃了,很可能被卡住喉咙,那就不道德了,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如果清洁人员的手忽然碰上了它,很有可能会刺破皮肤,出现流血,不及时进行处理,那就很有可能会感染上细菌……”

施密勒说了很多的“如果”和“可能”。一根小小的牙签,在这位固执的德意志先生眼里,竟然被“小题大做”成这样。

后来我知道了,在很多德国家庭,都有一种自己动手制作的家用小机器,专门用来粉碎木质,竹质的废弃物。平时家庭里不能再用的日常小用具,都会被投放进这种小机器里粉碎,粉碎出来的渣粉,掺和着少许肥料,撒在花圃中或草坪里,据说膨松土壤的效果很好。还美其名曰:这些东西来自自然,当然要回归自然。

(潇风摘自2007年1月6日《羊城晚报》)
(作者:闻 己 字数:123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