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天之下”有多大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公元1847年,荷兰国王通过特使送给日本国王一些“礼物”,大多是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科学书籍,还有一张世界地图。通过这张地图,荷兰国王向日本国王传递了这样一些想法我们的这个世界很大,不要自我孤立,要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去

公元1847年,荷兰国王通过特使送给日本国王一些“礼物”,大多是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科学书籍,还有一张世界地图。通过这张地图,荷兰国王向日本国王传递了这样一些想法 我们的这个世界很大,不要自我孤立,要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去看看“不识相”的中国

这个时候,中国正在与欧美一些国家红红火火地做着鸦片生意——第一次鸦片战争已经打过了,令人伤感的是,大清王朝因为禁绝鸦片打了仗之后,鸦片反而愈发多了起来。

而在事实上,早在大明万历年间,中国人就已看过“世界地图”是个什么样子了。至迟在1601年,当朝天子万历皇上也应当“御览”过“世界地图”了。据记载,公元158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抵达澳门后,就曾向当地的总督和知府等官员送过《山海舆地全图》。及至1601年,利玛窦终于到了仰慕已久的北京,在他向万历皇帝进献的贡品中,有天主教画像、天主教教义、十字架、西琴、报时自鸣钟,还有一册《万国图志》。

值得玩味的是,利玛窦在他的“世界地图”上玩了一个花招,为了迁就中国人“天朝居中”的观念.他把大明帝国画在了中央。但利玛窦还是没能因此而博得地方官员和皇帝的欢心 因为他把大明帝国画得太小了。老太太看地图——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最终,万历皇帝也没有接见利玛窦,不过为了显示皇恩浩荡,准许他在中国传教。

说起来,万历皇上不肯接见利玛窦,自有一番“道理”,那就是高傲,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轻视。西方人的形象从汉代的黎轩眩人到清代的英吉利贡使,都不过是有着一两件“奇技淫巧”的外番远夷。对中国文化深有研究的利玛窦伤感地说:“他们不仅把所有别的民族都看成是野蛮人,而且看成是没有理性的动物。”

在那个年代,世界地图还属于“科幻片”。世界究竟有多大,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地图上标注的那么多的国家?事实上,我们中国人对这样两个问题的正确答案,知之甚晚。清初修明史,当然要由当时最有学问的人来做,但仍然认为“佛郎机”在爪哇附近,对“和兰”(荷兰)的认识是“又名红毛番,地近佛郎机”。康熙年问,南怀仁神父也曾为康熙大帝绘制过《坤舆全图》,但直到鸦片战争战败,道光皇帝还是弄不清楚英吉利国究竟在哪里。7万里外,真的有那么远吗?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的国家吗?是不是英国人因为在中国“讨便宜”太多,面子上过不去而“捏造”出来的?

“天朝物产丰饶,原不籍外夷以通有无”,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在大炮的轰击下,支离破碎。道光皇帝不禁扼腕长叹:“何至受此逼迫,忿恨难言!”但在有清一代,仍旧夜郎自大,究竟不觉悟若斯。

话往回说,荷兰国王的苦心没有白费,日本人细细思量,总算知道了地球世界原来很大,若不自强,便要遭入侵凌。但日本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又要往下想,若不强大便不得欺负别人。东夷之侵略本性,自又另当别论。

最后说一句,无知可怕,而不觉悟更可怕。从中日两国对世界地图的认识过程,似乎能得出这一结论。

(木伟摘自《名家讲堂》2007年1月上半月刊)
(作者:薛知几 字数:127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