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结的力量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目前世界上保留着最大片面积的自然原始森林——南美洲亚马孙热带雨林里,横行着一种叫做军团蚁的肉食蚂蚁。这种蚂蚁早在1亿年以前就在地球上出现了,起源年代跟恐龙相似,极有研究价值。但是,这种蚂蚁喜欢组成数量在百万

在目前世界上保留着最大片面积的自然原始森林——南美洲亚马孙热带雨林里,横行着一种叫做军团蚁的肉食蚂蚁。这种蚂蚁早在1亿年以前就在地球上出现了,起源年代跟恐龙相似,极有研究价值。但是,这种蚂蚁喜欢组成数量在百万以上的大军过游猎生活,所到之处“遇谁灭谁”,摧毁一切能够被它们捉住或敢于跟它们作对的动物。

我国动物学家苏义曾经应邀到南美亚马孙热带雨林进行野外考察和研究,曾在那里遇到过军团蚁大军。他在生死线上对这种恐怖的群居动物进行了惊心动魄的观察和研究……

邂逅军团蚁

1992年的一天中午,经过10多天的行进,苏义跟一位外国女研究人员和两名土著人,远离他们的研究站“大本营”,来到了一个雨林中相对开阔的地带。这里的树木高大笔直,几乎没有分枝,所以大家能看得很远。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土著人惊恐地叫了起来:“不好,我们遇上军团蚁了!”大家用高倍望远镜清晰地看到,一支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的蚂蚁大军,横向摆开至少有千米的宽度,浩浩荡荡地向他们这个方向开来。两个土著人都说这支军团蚁大军数量肯定不少于100万只,而苏义和那个研究人员以前也都听说过热带雨林里军团蚁的恐怖,知道它们所到之处“遇谁灭谁”。

果然,随着军团蚁大军的到来,雨林里乱成了一团。树冠上的各种禽鸟纷纷振翅升到空中,惊叫着向远处飞去;树枝上的猿猴等动物一只只慌张地从这棵树荡到那棵树上,急遁而去;地上的蛇虫猪豹,无不从各自的巢穴里窜出来,拼死散开逃命,在一棵光秃秃大树的树丫上,有一个用干树枝建造的鹰巢,巢里有两只尚不能飞翔的小鹰。许多的军团蚁沿着树干爬向了这个鹰巢。两只大鹰看来是小鹰的父母,见军团蚁侵略上来了,未敢停留在树上,忙不迭飞到了空中,悲哀地在空中盘旋,眼睁睁地看着军团蚁们蜇咬它们的孩子,只一会儿工夫,淹没它们的军团蚁散开了,那里只余下了两只小鹰的羽毛和骨架。

看到这一幕,苏义及同伴们都非常恐惧,不约而同地大叫:“快跑!”一齐回头朝着来路拼命跑,天黑了大家也没敢停顿下来。直到天亮,他们赫然发现军团蚁大军已行进到了他们目力能及的地方。大家的头皮顿时又发麻了。偏在这时,一条亚马孙森蚺被军团蚁逼了出来,让他们又见到了一次血腥恐怖的屠杀场面。

这条被逼出来的亚马孙森蚺大约体长6米左右,体重不少于120公斤,它的身上一下子就爬上了成百上千的军团蚁,不甘被灭的它就地一滚,把身上许多军团蚁都抖下来了,可是,更多的军团蚁又拥了上来,用六肢死死地抱住了亚马孙森蚺的身体,把锋利有力的“嘴钳”蜇咬进了它的皮肉里,这条亚马孙森蚺显然是痛极了,它拼命地不断弓着身子把自己弹跳到空中,又落到地面上,每一次落下来它身上的军团蚁都会被弹落掉不少,可是,数量更多的军团蚁又咬住了它,它身上变得血肉模糊起来。这条亚马孙森蚺终于没多大的力气弹跳了,它拼尽余力,拖着身上一团团的军团蚁向前面爬走,想摆脱噩梦。然而,没爬上几米远,它就动不了了,因为源源不绝的军团蚁已无情地把它覆没了。没多久,这条亚马孙森蚺就变成了一堆白骨。

那名女研究人员一直看着手表,从军团蚁缠住亚马孙森蚺到其化成一堆白骨,整个过程仅4分钟!

军团蚁王的权威

在生死线上进行观察和研究 两天之后,苏义和同伴们来到了一条长长的有数米宽的小溪河旁,这小溪河水深且水流较急,是阻止军团蚁前进的天然屏障,军团蚁一定难以渡过小溪河。苏义一行决定过河,到对岸去研究观察军团蚁。他们通过望远镜清楚地看到,这些军团蚁眼睛很小,绝大多数尾部为红色,腰部头部是黑色。体长大约只有半厘米;也有少数除上颚及六肢为黑色外,全身都呈红色。

通过观察,苏义他们很快就见到了独特的一幕:在一棵巨大的古树上,许多的工蚁开始用六肢相互勾搭,一只连着一只,一直搭到地上,搭成了无数的蚁链。在蚁链的顶部,那些雄蚁和兵蚁正围着一只特大的蚁结团。看来这只特大蚁就是这支军团蚁大军的蚁王。很快,无数的军团蚁沿着那些蚁链爬上去,围着蚁王结成了一个巨大的、悬挂在树上的蚁巢,各自找到了自己住宿的位置。

第二天早上,苏义及同伴们看到,那些兵蚁似乎得到了蚁王的指令,纷纷跟住在各处的工蚁用触角进行交流、传令,很快,大批的工蚁在地上完成了集结,开始向四周出击,似要采取什么行动。

这一天,四处出击的军团蚁猎食了许多的动物,只要被它们遇上了,无论是野猪、犰狳,或是蚂蚱,甚至是别的蚁种,都被它们一网打尽。或许是因为在行军途中,军团蚁消灭了别的动物后,也并不完全是就地把它们的血肉吃光,而会把它们分解,然后搬运回去。

随后几天里,苏义及同伴们得出了结论:军团蚁蚁王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它每天只吃工蚁们从腹部挤压出来“孝敬”它的蜜露,看来蚁王“治军”很严格、有方,它手下的军团蚁不仅有着严密的分工,还有着相当严明的组织纪律。所有军团蚁都无比忠于蚁王,甘愿为蚁王献身。如果仅仅是一只军团蚁,人类只需一根手指就可轻松让其送命,但它们似乎比所有的动物都明白抱成团力量大的道理,这样,以大兵团形式作战的军团蚁就形成了一支“铁军”。这些,或许就是它们能拥有无比威力的原因。

“终极杀手”也值得尊重

10天之后,小溪河对岸的军团蚁大军看来是过完了“休整期”,竟然要强渡小溪河了。只见许多的军团蚁相互抱在了一起,迅速抱成了一个大蚁球,别的军团蚁则在后面,把大蚁球推到了岸边,接着推进了小溪河。

大蚁球落到小溪河里后,浮在水面上,随着水流不停地翻滚,想向彼岸靠来,但湍急的流水没有让它们如愿。相反,这大蚁球被水冲得越来越小,最后完全被冲散,不见踪影了。

军团蚁见此法行不通,便不再抱球强渡,而是全部退回到了树林里。苏义及同伴们都暂且松了一口气。不料没过多久,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情形出现了:只见一片片宽大的干树叶,居然会移动了,都缓慢地向小溪河移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军团蚁在下面托着这些干树叶在行进。干树叶被托运到对面岸边后,很多的军团蚁爬到了上面。接着,另外的军团蚁把这些“坐”满了军团蚁的干树叶托放到了小溪河中。

一些“树叶船”被流水冲翻了,上面的军团蚁落水了,但不少的“树叶船”却成功地把军团蚁送到了这边岸上。于是,它们就这样得以“登陆”了。看到军团蚁的顽强作风,苏义感慨不已。

一只军团蚁动作最快,一下子爬到了一位动物学家的脚上,蜇了他一下,他痛得发出了一声尖叫。众人无不心惊肉跳,连忙撤退。

跑远了之后,苏义及同伴们惊魂甫定,用望远镜回望军团蚁们,只见它们已经过来了很多。苏义相信军团蚁用“树叶船”这个法子来运兵,可以把大部分的军团蚁都运过来,即使损失了一部分,它们也可以通过蚁王产卵孵化,很快又可增加几十万只军团蚁大军新成员。

那天下午,在他们的高倍望远镜里,又一只在他们看来很强悍的动物被军团蚁大军吞噬掉了。那是一只美洲豹。可能是因为这只美洲豹老了,也可能是因为它病了,它被军团蚁围住了,它的身上覆盖上了小山似的军团蚁。时间不长,地上便又多出了一具动物的骸骨。

面对前所未有的危险,大家觉得如果这样任凭军团蚁“追杀”,仅是心里那份恐惧感就足以让他们承受不起。于是,众人决定呼唤直升机前来救援。通过用雷达发射器联系,两架小型直升机终于及时赶来,让他们“胜利大逃亡”了。

这次亚马孙热带雨林考察中惊心动魄的经历,让苏义感受到了大自然中弱肉强食的法则。尽管军团蚁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太“坏”,但这一物种既然存在于地球上,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那些被军团蚁猎杀的动物,其实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对大自然而言,从生态学、物种学的角度来看,军团蚁和被捕食者是互相依赖、彼此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军团蚁为生存而捕杀,被捕食者也需要军团蚁除掉它们群体中的老弱病残者。只有这样,军团蚁才能存活,而它们的被捕食者也才能借此保持优良种群,所以,对于军团蚁,人类同样应该尊重它们的生命,因为它们亦是保持热带雨林自然状态下原始平衡的重要一分子。

(郑欣宜摘自《知音》2005年第23期,高兴奇图)

(作者:何 菲 字数:355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