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的微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你在任何一个角度看金字塔,感觉都不一样,而且在地面上,你永远也不可能同时看到它的三面。但只有三面一起,才是金字塔古埃及的历史最少也有六千年了,如果按公元前五世纪旅行埃及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可能还要

你在任何一个角度看金字塔,感觉都不一样,而且在地面上,你永远也不可能同时看到它的三面。但只有三面一起,才是金字塔

埃及的历史最少也有六千年了,如果按公元前五世纪旅行埃及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可能还要更古老。但是,我们要等到1822年,法国人商博良花了一生心血,破译了古埃及象形文字,才能接触第一手的原始史料。

因为古埃及不是象声文字,没有注音,即使有的话也形同密码,今天没有人再懂得当时的发音了。

这儿的古迹似乎已感觉到这种无奈,都沉默无声。

骑马回到镇子,金字塔区的大门前已是一片熙攘,小贩们也喧闹起来。好在,进了门里面的沙漠地,再多人也看不见了,这些宏伟的大石头,让人变得很渺小,而且孤单,不管你是游人,还是国王。

横空而来的,是一个抓住你全部视线、震撼心扉的巨大怪面,光塌落的鼻子就有一人高,石头里射出穿越沙漠、令人望而生畏的目光。

这是斯芬克司的眼神,守在低谷上的狮身人面像。这个半神半人,一早上就表情沉郁的狮像,蹲在那里最少四千多年了。整个一块73米长的巨石,这么硕大,还是大半日子被埋在沙尘里。

斯芬克司的面孔,据说刻画的是法老哈夫拉的容貌。如此之久的风吹日晒,神态和细腻线条依然,特别是脸部,嘴角的意味神秘,仿如一个永恒之谜。这位法老,后来躺在它背后第二座金字塔里。

在坡上的哈夫拉金字塔看似最高,其实并不然。真正的第一,还是冠以他父王名字的胡夫金字塔。

远看胡夫大金字塔,密密的石头很小,到近处才知道每块都很高大,极其厚重,而整个金字塔高147米,底座地面有25000平方米。在这体积里,你可以把世界上著名的大教堂: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米兰大教堂、佛罗伦萨大教堂,还有科隆大教堂,全部放进去还绰绰有余!

这般巨大的体积全部是用大石充满的,按有关测算,这座大金字塔要用230万块巨石才能完成,每块石头至少2.5吨重!每层石缝极严密,互相之间分厘不差,紧密依靠,不需任何黏合材料,靠自身的重量就能保持永久的坚固。

几千年下来,外层石头都风化了,结构还是丝毫不动。建筑工程师发现,这座金字塔的结构极精确,每块大石的四面切得异常平整,地基每边总长近四分之一公里,每个角的误差还不到一厘米!更奇妙的是,它的南北对角线居然和地球的黄金经线重叠,这是近代才有的发现!

如此天方夜谭的奇象,却被最新的测量一再证明了。不能证明的是,谁造了它!

虽然,在古希腊旅行学者希罗多德的描述里,胡夫王统治的23年里,每年大约开采十多万块大石头,所有人在农闲时都参加金字塔的建造,石头是用木桩滚轮牵拉运来的,但这只是传说。新的考古发现,在埃及的古王国时期已很少森林,树木短缺,不可能像古希腊人记载的,上百万块巨石用木桩滚轮从远方运来。再说木桩滚轮只能在坚硬的地面上移动,在松陷的沙漠上很难使用。

而万人肩扛手拉的原始技术,也不可能造出如此规模、如此精确的宏大石塔。光想像一下要把那几百万块大石头放得如此准确,上下两百多层一丝不乱,就绝非等闲。 即使在今天,全世界也只有极少的几家公司用最新的科技,才能造出这样的建筑,用的还是水泥,不是天然的石头。

只有一种可能,可以把无数巨石这样准确地堆起来,那就是靠强大的外力,或惊人的能量,大到可以把这些石头像孩子的积木一样随意摆放、移动,还要有精确的测量器,以及超过今天的天文知识。如此的文明,古埃及人不可能有过。

有人猜测,胡夫金字塔的结构有神秘的天文意义。不是建筑,不是墓地,而是一个史前文明的能源点,或巨大的天文仪器,跟吸收外太空的辐射能有关。也许那时的文明懂得驾驭外太空的太阳能,会运用这种力量来移动成千上万的巨大石头。

也可能是那个传说的,史前亚特兰蒂斯文明留下的。在欧洲弥漫着对这一文明的憧憬,认为在“诺亚方舟”大洪水淹没的地球大难之前,曾有连接欧、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高度文明,后被突然的灾难消灭了。

惊人的是,在拉丁美洲的墨西哥也有金字塔形状的古迹。在墨西哥的一座金字塔里面,近年找到了被葬的祭司王,装饰里竟有跟埃及相同的花纹图案。

这些近在咫尺的石头,在精神上离我们太遥远了。

这也许是故事,不是历史了,但在金字塔里,确实测到了某种独特的辐射波,在里面呆久的人会产生幻想、虚渺、兴奋等像吃了迷幻药一类的反应。科学家的模型证明,在金字塔三分之一的高度,这种波最强,可以加速干燥。古埃及人曾用它来加速死者的木乃伊化,保存法老的身体。

但是,这并不等于金字塔就是墓地。如果说,法老是为了防盗墓才造巨塔的,但如此大兴土木,最后却把墓门开在北面的半高处,谁都可以一眼看见。实际上,每个塔都被盗过多次。

朝北开门的金字塔内部另有奥妙。现在看见的门道,都正好在北坡的三分之一高度,先有斜坡道入内,到达平面的通道,经测算,此通道一直跟地平线保持精确的水平状态。

在胡夫塔内,更多一条上坡的斜道,两边的石壁往中间倾斜,形成8米高的斜顶。在它尽头才是10米深、5米宽的房间,也就是法老胡夫的墓穴。此空间全部用花岗岩建筑,想到上面承受的百层石塔之重,它的结构维持到今天是一个奇观。

里面的墓早就被盗空了,人们在墙壁上发现了胡夫的名字,就判断这是他的墓,但未必是他造的。古埃及常有这种改名字,顶替原主的传统,连前代的雕像,都会敲掉原法老名字,写上自己的,就算他的形象了。在塔里的考古研究证明,这房间的位置,在它造完后,还多次被移动、升高过,在那样的巨石重顶之下,怎样进行的,简直不可思议。

在古塔的脚下,现在一阵喧闹,一群当地的阿拉伯小学生,在攀登石塔的下面几层,要拍合照。有人出来喝止,现在严禁爬塔。

我不由一笑,想起了以前读过的左拉从巴黎来此地爬塔的文章。当年爬这座金字塔算一代风气,那时的人深信它是古埃及人几十年辛苦造出来的,一堆了不起的石头,爬到顶上,自己也算了不起。如果他老人家知道这里面奥妙极深,不知道还敢不敢爬上去。

一旁的哈夫拉金字塔上还能看到一点儿白色外层。它站在后面,不知为什么,感觉就像个儿子。更远一点儿的塔,很明显地小了,好像朝代不景气了。

小塔中最破的一座,相传是第六王朝末代王后Nitokris的墓。自古有传说,在中午的沙漠上,经常看见一个隐约裸体的美丽女人来回飘游,而这便是那位王后的不归灵魂,可能法老忘了带她去天国,或者她在等别的情人。

坐在塔影里,听那些远远的驼铃在沙漠里空飘飘地响,骆驼那如浪的缥缈步子,长长的脖子骄傲地一挺一挺的,真是绝美的沙漠之舟,一定也是去往天国的动物。

在沙漠上跟这些动物为伴的,常是贝都因人,黑而光亮的面孔,皱纹像刻出来的,是沙漠骑士部落的后代。他们从伊拉克、叙利亚这样的阿拉伯深处到这里谋生。为客人提供各种短途和沙漠远行的项目,甚至可以骑骆驼走一两个礼拜,去尼罗河上游,或深入撒哈拉大沙漠,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回来,独自在沙漠里跟骆驼走很多天,一起在星星下过夜。这些人经常没有家,骆驼就是他的家,他的床,听他絮叨的伙伴。

在离吉萨两三公里的一个高地上,从这里远眺金字塔是另一种苍茫的气派,你在任何一个角度看金字塔,感觉都不一样,而且在地面上,你永远也不可能同时看到它的三面。但只有三面一起,才是金字塔。

旁边的人和骆驼都很懒地垂着头,现在天正热,他们还在等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来的客人。在高地的背后,沙漠里横穿过一条线,那是去往港城亚历山大的沙漠高速公路。古代那个港城兴起的时候,孟菲斯城就没落了。

像一边日出,一边日落。都在尼罗河边上。

(作者:张耀工作室 字数:325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