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家的花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花园对于有房子的德国人来说,是锦上添花。而对于有趣味有艺术品位的人来说,是手中不断更新的作品,是享受的源泉,是浪漫的栖身之地。比如玛丽亚娜和爱利克的花园,那是汉堡闹市中一个雅静的地方,一个人间天堂。花园的主人

花园对于有房子的德国人来说,是锦上添花。而对于有趣味有艺术品位的人来说,是手中不断更新的作品,是享受的源泉,是浪漫的栖身之地。

比如玛丽亚娜和爱利克的花园,那是汉堡闹市中一个雅静的地方,一个人间天堂。花园的主人用独到的审美装点着早上的早餐角,中午的太阳环地,以及下午可以照到太阳的夕阳圆桌。他们是那么看重花的颜色搭配,而且钟情于各种各样的玫瑰,浅黄色的、淡粉色的、桃红色的、乳白色的,高贵而优雅。春天里,盛开的淡粉色英国玫瑰配着靛蓝色的勿忘我花;盛夏里,耀眼夺目的是大朵的黄玫瑰;秋天,有红玫瑰展示着辉煌;寒冷季节则是常年翠绿的冬青,它们被修整得如件件艺术品,与插在地上的彩色玻璃球交相辉映。

雕塑家Sascha Braustein将花视为有生命的植物,就像他的作品那样,他将它们摆在花园里,就像是生命的对话。人与花,花与雕塑,雕塑与人,面面相觑着,是一种相依为命的和谐。他的前花园里,有一对双面石鱼在快乐地跳跃;后花园中,大树下的夏娃叙述着一个遥远的传说;极具工艺风格的围栏旁,一只海马昂首独立。雕塑家的花园是一个童话的世界呢!

我们买房子的时候,是先生一个人去看的,回来说,花园很美。他是从德国打国际长途迫不及待告诉我的。我竟然未加多想就说,买定了吧。于是,买定了。

等搬了来,才知道先生是被什么迷住了。那是通往花园的门廊和上面盛开的一串串紫藤花,是有壁炉的玻璃顶凉亭和围绕它的葡萄架,还有姹紫嫣红的园子,很大,正是这种开阔的样子让我们喜欢。

自客厅的大玻璃门住外走,先是木板的阳台,再是红砖阳台,然后是一个有着玫瑰缠绕的拱门。后面就是一片草坪。

如果有人说买带花园的房子是为了享受,只说对了一半,那另一半是劳动,是种植的快乐。如果你找园丁来做的话,其中的乐趣就没有了。因为你看见的不是亲手栽种的花和树,你对这些花和树就不会怀有特殊的情感,即使花按照你的想像开了,树也抽了芽,你也绝对不会有那种焦急的期盼。比如冬天到来之前,你若埋下“金春之钟”和郁金香,那么,等圣诞节那场必定的大雪过后,你的花园就会有一个个小芽悄悄地萌出来,而且眨眼工夫,一蓬蓬的长叶子里就鼓出了蓓蕾,再往后,就盛开了一地的小铃铛似的“金春之钟”。

“金春之钟”开得正旺的时节,郁金香也就钻出了地面。它们宽敞的绿叶子里挟带出一个个模样高贵的花苞,好像是不一会儿,那些花苞就昂首挺立了。那时,深红的、浅黄的、橘红的、酱紫的、红黄相间的、藕荷色和白色相间的郁金香在春风里摇摇摆摆起来,让你觉得像是生活在画里,会以为一切都不真实了。

郁金香不是一花独秀的。差不多同时,两棵不需修剪的白玉兰也翻开了它们的大花瓣儿。一时间,高的低的,前面的和后面的花都竞相开放起来,好像有谁对它们说马上就要选“花后”似的。

不过,拱门上的玫瑰花却是悄悄发生革命的。它先是等着“巴洛克芍药花”现过贵族气之后,就开始用繁茂的小叶子障人视线,趁你不注意,星星点点地跃出无数粉的、红的花果来,使这个拱门立即成了花园的中心点。待夏日骄阳似火时,玫瑰门上已经灿烂而耀眼得很了。

拱门斜对角处,有一个爬满冬茶花的红砖平台。德国人也叫它阳台,它不同于我们概念中的高楼上与窗户连起来并且伸出去的阳台,而是基于草地的一处确确实实被阳光得天独厚照耀的地方。夏日里常有人穿着泳装,躺在这种阳台的沙滩椅上晒太阳,身边摆着一个移动桌,上面放着高脚杯或者别的什么。有的则更喜欢把一个花园圆桌摆放在那里。

如果是周末的早晨,睡了一个懒洋洋的长觉之后,一家人,拎着竹篮,端着木托盘,把早餐的面包黄油和果酱一样不少地运到花园凉亭处。那时,恰好早晨的太阳照射在那里,舒舒服服的人们,不着急不着慌地开始了聊着天的早餐。那清新的草味和刚刚烤过的面包香迅速弥漫整个花园。于是,你便懂得了花园对你的恩爱。

当然,花园Party是最惹人喜爱的聚会了。那时,在灿烂的花丛中,摆上铺了洁白桌布的餐桌。上面点缀着从自家花园采摘的鲜艳花朵,客人与主人的高脚杯在花香中溢出了葡萄美酒的香气。就在那时,摆开炭火,烤肉、烤香肠,味道浓郁得先让人醉了。

德国人买房子看重周围环境。离公路近,不买;离工厂近,不买。离森林近,买;离河流近,买。没有花园的,犹豫;小花园的,犹豫。

所以,有花园的卖房人,是绝对要等春天或者盛夏时节出手的。那时,满园的绿草,灿烂的花朵,准能让房子增值。

德国人喜欢自然。有人看见植物杂志介绍日本把西瓜种成方形,觉得实在不“瓜道”。不少人为了种好花园,买了新的草种和肥料,还把几乎所有的空地都换了新土,而且是专门从花卉商店买来的好土。

德国人个个是好花匠。春天的上午,用来种新买来的花树,那时太阳不晒,新苗浇上水,经下午的太阳一番照耀,有助于生长。傍晚时分是用来割草的,因为马上就是夜晚,可以让草皮有一个湿润的过程。如果上午割了,就会面临下午的暴晒,短短的根部容易被晒干。秋天,是埋郁金香等蒜头和修剪花树的季节。

因为爱植物,只要哪里有花园的展览,德国人就会欣然前往。就这样,有了这些修养,他们能在自己的一小块地上,摆弄出满是各种玫瑰的英国花园、四处盆景的中国花园和修剪整齐的日本花园来。

对于花园里的装饰,德国人也是无师自通:买个与雷诺阿画上一样的陶罐子,倒放在一片玫瑰中,就成了浪漫的一景;在灌木丛中插上若干彩色蜡烛,调节氛围;连荷兰木鞋里也要种一小棵散花,挂在凉亭的壁上或是后花园的玻璃门边……

德国的《美丽花园》杂志里曾经刊登印象派鼻祖莫奈在巴黎Giverny的花园。它的拱门挂满了紫藤,小路两边层次分明地盛开着蝴蝶花和金桂竹。后花园里除了菊花、向日葵等绚丽的花卉,则有着人尽皆知的小湖,那里面盛开的睡莲,成了画家取之不尽的素材,《睡莲》系列成了世界绘画宝库里不朽的珍品。

我们知道,莫奈和他的花园早已成了一个不可取代的典范。

(张军摘自《祝你幸福》2005年第12期上旬刊)

(作者:[德]程丹梅 字数:255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