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报亭放飞的梦想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周菲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才生,一年前留校当了老师。她的父母都是上海人,相差17岁,他们的恋爱是艰难的。最终,妈妈为爱离开了自己家,住进了爸爸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没有婚纱,没有结婚仪式,没有人来祝贺。婚后靠做些小生意为

周菲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才生,一年前留校当了老师。

她的父母都是上海人,相差17岁,他们的恋爱是艰难的。最终,妈妈为爱离开了自己家,住进了爸爸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没有婚纱,没有结婚仪式,没有人来祝贺。婚后靠做些小生意为生,直到今天他们都没有医保。

周菲两岁时,她家的老房子要改造动迁。别人家有钱,有单位,有亲友帮助,周菲家却什么都没有,眼看着一家三口要睡马路了。爸爸向有关部门提出了困难,被允许在23路电车终点站旁搭起了一个铁皮书报亭。这个2.5平方米,还没有一张大床大的书报亭就是他们一家三口吃喝拉撒睡、安身立命的地方。车站的工作人员同情他们的境遇,让他们到车站的卫生间里用水洗漱。

白天他们在这个书报亭卖报,晚上就挤在这个书报亭里,周菲的爸妈连腿都伸不直。他们在这个2.5平方米的空间里,春去冬来,熬了3年。冬天寒风凛冽,到处透风的铁皮屋,让人仿佛睡进一只冰袋。全家人经常半夜冻醒,然后紧紧搂成一团盼着天亮。夏天,更让人难受,太阳把铁皮屋晒得像个大烤箱,晚上只能睡在马路上。遇到狂风暴雨,书报亭在晃动,他们在一片漆黑中祈祷着“家”不要倒。周菲对那时的记忆已有些模糊,但那种恐惧和茫然,让她至今还不寒而栗。

1993年,周菲家终于搬进了新公房,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但这是他们真正的家了。房间里放不下两张床,爸妈只能给周菲买了张能翻折的沙发,白天是沙发,晚上翻下来就是床了。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周菲的头几乎就跟爸爸的头靠在一块儿。空间狭小,让人有些压抑,父女间的交流却更多了。爸爸十多年来,养成了习惯,每晚要躺在床上问问女儿一天的情况,给女儿一点建议,讲些为人处世的道理。

大学里5块钱过10天

上海音乐学院曾经是爸爸年轻时的梦想,很希望周菲能代他圆梦。可是周菲从来也没学过任何乐器,家里根本没这个条件让她学。周菲发现有个艺术管理专业,只要高考成绩好,不需要音乐专长。周菲填报了这个专业,如愿考上。

一想到每年1万元的学费和其他开销,周菲就跟爸妈一起陷入了苦恼。周菲向学校申请,最终免了她第一年一半学费。但是老师告诉她,免学费只能有这一次,以后想免学费就要靠自己考奖学金了。

周菲没有选择住校,每天走读。这样辛苦很多,家在浦东,学校在浦西,相隔很远,却省了一年1500元住宿费。周菲每天早上骑10分钟自行车到离车站不远的超市,把车停在那里,然后等一辆没有空调的普通车,花一块钱。下了车,她还要走20多分钟才能到学校。周菲一直没有换别的车,只因为不想多花车费。春夏秋冬整整四载,下雪天,她曾在这条路上摔倒好几次,暴雨天曾在这条路上湿透了衣服和鞋子。她不止一次湿淋淋地回到家,妈妈总是会把她抱在怀里,爸爸总是摸摸她湿透的衣裤摇摇头。每次,周菲都笑着说没事,到家就好了,换身衣服就行了。

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周菲申请了学校勤工俭学的岗位,8元1小时,每月能拿到200多元。这200多元就是周菲一个月的生活费,包括车费、手机费、饭钱,有时还要买书。4年大学,周菲没有向妈妈要过一分钱的零用钱。别的同学一顿快餐就是二三十元,她只能算着钱吃饭,每顿饭都不超过2块5角。即便如此,到了月末她还常会饭钱不够。这就要靠馒头度日了,馒头几毛钱一个,就能吃饱。一般她买一个淡馒头再加一个菜包,先吃淡馒头把肚子塞饱,再吃菜包子,让嘴里有点味道。大学好友给她起了个名号,叫“馒头公主”。

有次月底,扣除车费她只有5块钱了,算算离拿工资的日子还有10天。妈妈还问过她,身上钱够不够用,她总说有。那10天,她每天午饭就是一个淡馒头。等拿到勤工俭学的工资了,她才回家笑着跟妈说她有多厉害,5块钱过了10天。妈妈听了,背着她,眼泪流了下来。

或许在别人看来,周菲过得太苦了,可她自己并不觉得。她觉得靠自己,很充实很满足。学校食堂里1块8角的番茄炒蛋加青菜白饭是她吃得最多、也是最喜欢吃的了。经济紧张时,学校超市里1块5角一包的饼干也能混一两顿。一次,她看到面包房里有打折的3元一袋的小餐包,她买了一袋挨了三顿。有时过了一个月,算算自己用这200多元做了多少事,她会开心得有些骄傲,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因为缺乏营养,160厘米高的周菲体重一直都没有超过45公斤,脸色也一直不太好。大二时,学校组织义务献血,周菲报名参加了,但因为体重不达标,医生不允许。

除了如何省吃俭用,周菲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要拿全额奖学金,整个系四个年级只有两个名额,太难了。这对别人而言只是努力的目标,对周菲却是不得不做到的事。周菲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两次获得全额奖学金,一次5000元的二等奖学金,还获得一次全国性的奖学金15000元。爸爸替周菲算了算,周菲大学4年不但没花父母一分钱,反而为家里挣了两三千块钱。

她的志气从来也没短过

由于周菲的突出表现,毕业后她被留校,成了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老师。如今工作1年多了,她每月工资全数交给爸爸,确切地说是她把工资卡交给了爸爸,拿到的工资根本不经她的手。爸爸每月给她500元零用钱,这对很多上海女生来说吃顿饭、买件衣服或做个头发就没了,可是周菲要用一个月。周菲没有一点抱怨,反而觉得很开心。她还是坚持每天走很长一段路,只坐一辆车。回家路过琳琅满目的服装店,她也只是看看,身穿的依然是朋友、邻居送的衣服。

刚工作时,她担任班主任。班里有个学生成绩一直上不去,她就利用课余时间给他补课。学期结束,家长执意要给她1000元。她拒绝了,学生是她班里的,教好他是自己的责任,怎么能额外收钱呢?后来这个家长把钱送到她家,看到周菲家的状况,那个家长哭了,周菲和父母仍然坚持不收这笔钱。

去年8月,周菲爸爸突然脑梗,让这个刚刚有所起色的家又遭受了一次打击。所幸抢救及时,爸爸保住了命。在医院里陪伴爸爸的那10天,一方面担心爸爸的身体,一方面又要为医药费犯愁的周菲,一下子瘦了5公斤。

经过几个月治疗,爸爸身体有了很大好转,从不会说话到又能跟周菲讲道理了。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天色已暗,四周是万家灯火,周菲想到家里也亮着灯,爸妈正在等她回家吃饭,她就忘了寒冷,加快了脚步……

(杨简摘自《现代家庭》

2009年第2期,安玉民图)

(作者:陈 陈 字数:269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