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做事做到极致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几年前风靡一时的电视剧《征服》里,孙红雷饰演的黑帮老大,以其“凶狠”、“霸气”、“狂妄”征服了观众的心。从此,这类亦正亦邪、气势逼人而又有情有义的形象,成了孙红雷的金字招牌,也为他赢得了内地娱乐圈“第一硬汉”的美誉。不过

几年前风靡一时的电视剧《征服》里,孙红雷饰演的黑帮老大,以其“凶狠”、“霸气”、“狂妄”征服了观众的心。从此,这类亦正亦邪、气势逼人而又有情有义的形象,成了孙红雷的金字招牌,也为他赢得了内地娱乐圈“第一硬汉”的美誉。

不过,戴在头上的,是桂冠,亦是紧箍咒。终于,随着《潜伏》收视狂潮的袭来,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孙红雷浮出了水面。他完全敛住了以往张扬的气势,变成了文弱、谨慎而又深藏不露的小知识分子余则成。如此强烈的反差,孙红雷坦言这是个极大的挑战,“我等这个角色等了很多年。”

其实,改变在电影《梅兰芳》中已初露端倪。当时,陈凯歌导演找到孙红雷,请他出演“学贯中西”的文人邱如白一角。身边所有人都不看好,劝他:“你还是演‘大哥’合适,好不容易到今天这个位置,别再砸了。”

剧本里的一句台词,让他下了决心:“谁毁了梅兰芳的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就毁了京剧。”孙红雷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他懂得梅兰芳的孤单,以及所有专注艺术的人的孤单。

结果,他把戏痴邱如白的“孤单”演活了。影片中的邱如白只有一个目标—完成中国京剧改革。为了京剧事业,为了梅兰芳,邱如白几近癫狂,官辞了,房子卖了,母亲也气死了,自己的名誉更是早抛到九霄云外。

这是他演艺生涯中第一个知识分子形象。他把自己带入了邱如白,甚至有些模糊了生活与表演的边界。那夸张的遣词、叹息的口吻,让人又惊又疑: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穿着敞口花衬衫、戴赤金链子的“粗人”吗?孙红雷在竭力使大家忘掉过去的他,“把自己洗干净了”。父母都是教师的孙红雷,认为自己“骨子里其实是个知识分子”。

如果说,在《梅兰芳》中的表演仍稍嫌张扬,到了《潜伏》,孙红雷终于摆脱了大开大合的冲动式表演,戏都在脸上,在表情里。不过,开拍第一周,孙红雷都没能找到感觉。演余则成到汉奸穆连城家里旁敲侧击,孙红雷一抬下巴,斜眼看着对方,全然一副凶狠、霸道的样子。导演忍不住说:“红雷,你的气场太强了,可余则成是个放在人堆里就淹没了的人。”

孙红雷突然就开窍了。余则成是个小人物,他平凡、低调、很生活化,有柴米油盐情结,还有世故小人的一面。他的强大在于内心,是能在那个年代云谲波诡的谍战里,真正生存下来的人物。

接下来,孙红雷调整了表演状态,还主动要求增加道具—戴一副黑框眼镜,好把眼睛里不自觉流露的“凶光”遮住。导演则认为不需要,双方争执不下。有一场戏,拍军调代表发布会,余则成冒充记者采访,手拿相机,带上眼镜。导演心想,记者戴眼镜也说得过去,就点头认可了。没想到,这场戏过了,孙红雷的眼镜再也不摘了,用手捂着跟导演耍赖,“我不摘,我就不摘。”

后来看片时,孙红雷也承认,眼镜不过就是一个心理暗示,戴不戴他都完全控制住了自己:说话温吞缓慢,落座时拘谨小心,刺杀汉奸时显得紧张胆怯,但又总能完美地完成任务。

从《我的父亲母亲》里的“雁过无声”,到《永不瞑目》、《像雾像雨又像风》里惊鸿一瞥却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到慢慢坐稳“江湖老大”的头把交椅,再到现在演技的随心所欲、收放自如,孙红雷十年辛苦不寻常。

他说自己是个感性的人,从小酷爱琼瑶小说,说话也文绉绉;闲暇时喜欢回中戏校园坐一坐,有时还哭鼻子—感性,不正是演员的重要素质吗?

“我希望把心里的‘真’坚持到底……当你心中有了其他人,不再只有自己时,你就找到了信仰,信仰其实是你为实现理想而坚守的准则;很多人问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说:创造。”

“我是一个喜欢努力的人,我喜欢做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说这番话时的孙红雷,才真正是一个被岁月磨砺后不折不扣的“硬汉”。

(本刊特约稿)

(作者:格 美 字数:158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