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就是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整整一个月了,我每天最感兴趣的事莫过于从兜里拿出一面镜子并且百看不厌地端详着自己的面容。那种兴趣仿佛遥遥无期,不知何时是终止。当时的我多么在乎自己的面容,认为自己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完美的。我想每个女孩都有这段

整整一个月了,我每天最感兴趣的事莫过于从兜里拿出一面镜子并且百看不厌地端详着自己的面容。那种兴趣仿佛遥遥无期,不知何时是终止。当时的我多么在乎自己的面容,认为自己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完美的。我想每个女孩都有这段记忆,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不光如此,在踩着上课铃踏入教室前,我都会放慢脚步,慌忙用手打理好自己飞起来的发丝,接着以最美的姿态步入教室,不忘给最美的我配上最美的笑容和眼神,那笑容想必是浅浅的微笑,再接着以高贵而优美的姿态落步,最后款款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这一过程像极了走星光大道的明星。

我的他总是不会在我身边。我们从未近距离保持过3秒以上,除了在3秒之内的擦肩而过。但是我就是和这样一个遥不可及的男生恋爱了。但我明确地告诉你,这不是暗恋也不是单相思。

记得那天是音乐课,趁着高亢的大合唱既可以与人交流,也可以掩饰自己的情绪。座位都是不固定的,我前面的女生是一个才女,她转过身冲我笑笑说,“柔情似水?”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有些晕,问了一句你在说什么。她抬高嗓音说:“你是柔情似水。”“为什么?”我问。“哈哈,吴传说的。”我听后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哪会?!”之后佯装无事开始跟着老师的节拍唱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跟着旋律,心里惶惶的。我抬眼望了一下吴传,竟然看到他也在看我,我慌忙避开了他的眼神。“柔情似水”这4个字连成了那天最曼妙的乐曲,在我的脑海里跳跃来跳跃去,直飘进了我的心里。

从此我开始注意他,并不是刻意,而是像被一个磁铁吸附一般,我挣脱不了。那个名字,那个座位的方向,那个爽朗的笑声,那件绿色的外套……还有我每次都会撞到的眼神。我想完了,我喜欢上他了。

那天下午的时候,我唯一一次没让妈妈嫌我走得迟。我早早走过“星光大道”的“红地毯”,端坐在位置上。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直接转过头去看那个方向,那个斜对角的地方。他已经来了,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我的心像是本来开着的一个小盖子现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踏实地转过身。

下午时我尝试着突然转过身,和身后同学借橡皮,我真切地看到他的目光又指向我,我没有躲开,1……2……3……4……5,5秒钟我都不敢呼吸,他的眼睛很黑很亮,单眼皮。眼神里似乎有话,又欲言又止。我想要聆听却不得不转过去,因为我不想让别人发现我的心,甚至是他。晚上躺在床上,我拿出镜子,看着自己,我问自己,他喜欢你吗?

“我喜欢你。”他说。

天亮了。原来刚才是梦。

天越来越冷,下起了这个城市几年未遇的大雪。我披上了那条像棉花糖一样雪白蓬松的围巾。当雪花将枝头压弯,当阳光无法融化冰层,当我发现吴传家就在距离学校一站的距离时,我决定乘公交车上下学。车站离我们的校园大概有100米的距离,一出校门右手边,过了马路就是。吴传也是这个方向。

此时,天色已晚。街边的路灯也早早就开启了,我踩着嘎吱嘎吱的雪蹒跚而行。我凝望着马路对面的行人,一个、两个、三个……没有他的绿色外套、没有他的身影。公交车来了,我走了。

第二天晚上,我故意走得晚些,我为自己的这个计划有些脸红。当我用余光看到他绿色的身影时,也慢慢地走出了教室。我和他保持着30米的距离,下楼途中碰到了不少同学,全装作没事一样打招呼。他走得有些远了,我加紧了脚步。出了校门,他放慢了刚才的速度。我猛地意识到我瞬间离他很近,走两步就能够并行。我却转了方向过了马路。现在离他足足隔了一个30米宽的马路,他好像看到了我,他一边走,一边向我这边不时侧脸。他肯定看到了我!我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前方的公交车来了,我跑了两步,上了车。我走到车窗前,看到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望着我。我的脸热乎乎的,可能已经像红富士了,还好车上比较黑,没有人察觉到。但是他会不知道吗?

第三天6点快要下课了,我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像是要去约会一般。我让自己的短发看起来不那么凌乱,让自己的围巾恰到好处地留下一截以便有在风中摇曳的可能。他还没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只好也出了教室。他竟然就在我身后不到几米的样子。我走得更加僵硬,不知道我这样的背影在他亮亮的眼里是否美丽。他走了,在马路那边,矫健的步伐,高高瘦瘦的身影。我的眼神就循着他的脚步,一动不动地,直到那抹绿色越来越黯淡,陷入黑色的夜里,完全消逝。

白天的他和我之间仿佛隔了一层无形的墙,厚厚实实,只留一线空隙属于我俩,我们透过那线空隙像是牛郎织女一样隔岸相望。我发现目光是最具穿透力的,他的眼神时而深情、迟疑,时而惊喜、羞怯,在我看来那是一天里的情人私语。虽然没有执子之手,没有绵绵爱语,但是我的心情竟那么满足而真实,好像三月的青草出其不意地弥漫大地。他还是那么不羁而且调皮,把老师气得像是发怒的牛魔王。我欣赏着他的桀骜不驯,欣赏着那份让我痴迷的潇洒和另类。我总会享受到那份爱情中的心情,不厌其烦地反复数我们名字的笔画数来算配对率,发现是百分之九十;或是去翻阅书店的星座书来查我们的和谐指数;再者就是去买他的幸运花小雏菊,攥在手心里闻一闻,鼻尖好香。我傻傻地喜欢上了这个冬季。

这天上课,他的哥们儿,一个外号“板砖”的家伙,他同样也是一个在老师眼里难搞的家伙,完全和我这样的模范生不可能打交道,他在自习课的时候用脚擦着地面“噌噌”来到我面前,笑嘻嘻地看起来像一个混蛋,他大声嚷道:“吴传喜欢你,他不敢表白,我来替他表白。”我的脸红了,只憋出一句话:“你别乱说啊。”我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向我这边张望,我羞死了。这时,吴传大声喊着,我看到他俩在争执。我的鼻翼仿佛被罩上了棉花糖,透不过气,心里很乱。

接下来的日子,他的眼神有些躲闪,有时又会那么直接。就这样一天天的。我每天还是坐公交车,我还是会和他隔街相望。板砖见到我会喊:“吴传!”我有些恨板砖,却又有些感激他。是他让我知道了我们几个月的相望是有意义的,我确定吴传是喜欢我的!我终于可以肯定了。

想着想着,竟然有些不能呼吸。想象他在深夜从马路那端向我走来、我们真正牵手一同行走的情景,我更加痴迷地想象下去,难以自拔。

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穿上那件绿色的单衣是多么迷人,雪白的皮肤衬上草绿色,恰好表现出我黑黑的眸子和红色的嘴唇,我置身于仙境。他何时能真正牵我的手?我摇摇头,后悔当初板砖传给我信息时我过于被动的样子。春去冬来,他始终没有向我走来。

初三那年,我和班里一个叫严的男生在一起了。刚开始吴传的目光还是未曾离开我,但是我明显看到一丝幽怨和哀伤蒙上了他亮亮的眼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觉得自己这样或许是一种背叛,背叛了我们的约定,背叛了爱情,我恨自己。

有一天我神经兮兮地叫严站在路边别动,我穿到马路的另一边,看着马路对面诧异的严,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想念那无数个夜,无数个无声的眼神,那段属于我们之间的爱情。风吹打着我的脸颊,吹干眼泪,我愿意承受这一切。严为我擦干眼泪,没有问我为什么。

再后来我和严分手了,和他在一起,我会毫不理会自己的外表,不会为他刻意打扮,我选择离开他,他可能也察觉到了我的心,同意了分手。

可是没多久,当我还没能从这些奇异的漩涡里平静时,我真切地看到吴传和另一个女生走到了一起。他们是同桌。我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回到家蒙在被子里默默流泪,泪水打湿了枕头,很多个夜里我难以入眠。

毕业了,大家都各奔东西。而我和吴传初中3年竟没有说过一句话。

过去好多年了,有一天我回家刚好又经过那个车站,我抬起头凝望着那街的另一边。恍惚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瘦瘦高高的,草绿色的外套。我的心一紧,看到了,那不是他。

(陆明摘自《萌芽》

2008年第8期,安玉民图)

(作者:孙达佳 字数:324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