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火机点着了男人的激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打火机寄托了男人渴望燃烧的原始欲望,它能够为男人提供火种、光明以及热能·铿锵的雄性之火·作为一个男人,无论你的手里有一部多么酷的手机,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你能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我是说,Zippo(芝宝)

打火机寄托了男人渴望燃烧的原始欲望,它能够为男人提供火种、光明以及热能

·铿锵的雄性之火·

作为一个男人,无论你的手里有一部多么酷的手机,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你能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我是说,Zippo(芝宝)或者Dupont(督朋),那就令人肃然起敬了。

先是奔放的“叮”的一声,机盖打开了;接着是豪迈的“嚓”的一声,升起了猛烈而垂直的火焰;然后又是铿锵有力的“当”的一声,合上机盖——在这个不同凡响的时刻,相信你一定会把在场最漂亮的那位异性的目光吸引过来。如果你有兴致现场教她几招打火机的玩法,那实在不失为一件风雅之事。当你专心致志地按着火轮时,那个女人的目光也许早已从火苗移向你的眼睛,她现在八成已经被你迷住了……

打火机凝聚了锻造、齿轮、弹簧、摩擦、燃烧等物理学和化学的基本元素,这个火柴盒大小的金属方块,有着20多种零件和一定的燃料,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雄性美学,比如坚固,比如持久……一个男人的品位,有时候不一定取决于他所拥有的物品的价值和体积,在某种程度上说,一个打火机的美学价值甚至不亚于一架私人飞机。

从普罗米修斯盗火的故事开始,火种就是人类崇拜的一种图腾,它照耀人类从黑暗走向文明。打火机寄托了男人渴望燃烧的原始欲望,它能够为男人提供火种、光明以及热能。当一个男人的品位达到一定的高度时,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应该需要一个像样的打火机了。

曾经有人请教Dupont总裁威廉·科瑞斯特先生:如果把Dupont打火机设想为一个男人,那么他应该是怎样一个男人?

威廉·科瑞斯特的答案是:“他可能是生活在城市,经常旅行,他渴望成功,同时也非常自信,他的年龄应该在25-40岁之间,懂得关心自己,注重品位,喜欢精致的东西,但并不炫耀。”

如果你的品位还没有精致到应该要Dupont还是要Zippo,那么,即使你开着一辆新款宝马跑车,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富裕的标志。

据说,领带是女人送男人的首选礼物——当一个女人向你送领带时,说明这个女人已经喜欢上了你;可是,当一个女人向你送的是一个打火机,那么说明她对你的爱情已经一触即燃!

·男人的一把枪·

Zippo公司副总裁迈克先生说:“Zippo对每一个顾客来说,都意味着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或者美好的回忆。由于它经久耐用,能够长时间携带和保存,所以,Zippo成为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发现,一般的Zippo用户都有6个以上的Zippo,他们总是不断购买Zippo是由于Zippo丰富多彩的造型和设计,而这其中很多人是不吸烟的。”

事实上,打火机除了点烟,还能为男人做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寒冷的时候它可以为你取暖;在黑暗的时候它可以为你照明;在饥饿的时候,它那宽大而沉稳的火苗可以为你煮熟食品;在紧急情况下,打火机还可以为你提供一切转危为安、绝地逢生的可能。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名士兵上衣口袋里的Zippo曾经挡住了射向他胸口的子弹,一名飞行员曾用Zippo照亮失事飞机的仪表盘,从而将飞机安全地带回地面。Zippo打火机作为美军的一种军需物资,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越南战争的炮火硝烟中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

对于一位不平凡的男人来说,人生的道路也许并不平坦,但是,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生存条件下,只要你的兜里还有一个打火机,那么你一定会点燃一线希望。

打火机不仅是一个点烟的工具,对于像詹姆斯·邦德这样的男人来说,打火机还可能是一个窃听器、一个照相机、一支手枪、一枚手榴弹,比如在《明日帝国》里,007有一个打火机,那是詹姆斯·邦德当手榴弹使用的。

当世界上第一支燧发式转轮手枪问世不久,第一个打火机也就出现了。时间大约是在16世纪初,人们发明了用机械力量打火的手枪:一个铁制的转轮,使用弹簧驱动旋转,使轮面的粗糙纹路和一片黄铁矿石摩擦而产生火花。直到现在,打火机依然保持这种打火装置的工作原理。这就注定打火机具有武器一样的致命的吸引力,它可以是男人的一支手枪,也可以是男人的一枚手榴弹。

Zippo:

·打火机里的哈雷摩托·

1960年,一个渔夫在奥尼达湖打到了一条重达18磅的大鱼。在清理内脏的时候,他从鱼的胃里发现一个Zippo打火机。他试着一打,Zippo立即燃起一团熠熠生辉的火苗。——这是关于Zippo的一个不灭的传说。

厚度0.27英寸的镀铬铜制机身,风速14.2公尺/秒的防风能力,极限73000次的燧石轮,构成了Zippo的原则:坚固、耐久、实用。身经百战的艾森豪威尔将军曾经赞赏:Zippo是他所用过的惟一在任何时候都能打得着的打火机。

1932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乡村俱乐部里,乔治·勃雷斯代与朋友在聊天。朋友当时在用一个奥地利产的打火机点烟,那是一个不太好使的打火机,必须先把铜盖拔下,然后再很费周折地盖回去……乔治·勃雷斯代对这种打火机进行了改进,他将机盖用一个合页与机身相连,在棉芯周围加一个防风网。他对当时的一项发明“Zipper”(拉链)十分着迷,所以他把像“Zipper”一样方便、实用的打火机定名为“Zippo”,同时他自己也赢得一个“Mr.Zippo”的绰号。

从“Mr.Zippo”发明第一个Zippo打火机以来,到1969年,市场上的Zippo已经超过1亿个;1996年4月15日,第3亿个Zippo打火机出厂,如果把这3亿个打火机平放,可以把一个包括射门区在内的足球场铺满128厘米厚。

Zippo多少年来不肯随意改变它那厚重的、强悍的外壳,但Zippo的每一款打火机均以富有纪念意义的主题进行设计,不断推出各种纪念版,比如:“人类首次登上月球”、“盟军登陆诺曼底”、“披头士乐队”、“1998年法国世界杯”、“美国宪法200周年”……世界上爱好Zippo的人们还创办了自己的《Zippo手册》、《Zippo通讯》。2000年,美国《时代》周刊把Zippo打火机评为“最经典的美国标志”之一。

据报道,Zippo打火机目前的日产量达65000个,销往130多个国家和地区,Zippo公司总裁、“Mr.Zippo”的外孙乔治·杜克表示:“Zippo已经远远超出了香烟打火机的范畴了。Zippo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求生火种和光源,是具有高度收藏价值的艺术品。经营Zippo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Dupont:

·打火机里的劳斯莱斯·

Dupont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摆在珠宝店的东西。

Dupont喜欢用重金属装饰机身,装饰手段包括镀金、镀银、花纹、镶嵌、上漆等,一个打火机要经过近30道工序和17种工艺,而且全部是手工制作。据报道,Dupont公司有一位60多岁的妇女被称为调音师,近40年来,一直是她将制作完毕的Dupont打火机一个一个地打响,如果哪个打火机点火的声音不够清脆悦耳,火苗处于任何角度不能同样保持垂直和猛烈,是绝对不能出厂的。

如果说粗犷豪放的Zippo是“打火机里的哈雷摩托”,那么Dupont则是“打火机里的劳斯莱斯”,Dupont的风格是:尊贵、奢华、高不可攀。 Zippo有“卡车司机版”、“水管工版”、“焊接工版”、“警察版”,而Dupont的顾客则包括欧洲的皇室贵族、阿拉伯的石油王子、新大陆的富豪等等。

Dupont创始人西蒙·梯索·督朋曾经做过拿破仑三世的宫廷摄影师——这就注定Dupont出身不凡的身世。

“过去高档奢侈品的主要消费市场在欧洲,然后是日本,但未来确凿无疑地是在中国内地。”——这是Dupont总裁威廉·科瑞斯特先生在去年所做的判断。

Dupont打火机迎来60周年庆典之际,在全球限量推出60个镶嵌60颗钻石的“钻禧珍藏打火机”,其中给中国市场分配5个,每个零售价为人民币299960元。这是Dupont首次在中国发售限量鉴赏版,充分表现了Dupont对中国市场潜力的信心,威廉·科瑞斯特说:“最令人兴奋的是中国人有信心迎接光明的未来。中国的年轻人希望在这个急速增长的过程中有一些事物能代表自己的理念和个性。”

Dupont是一家百年老店,产品包括成衣、皮具、箱包、眼镜、手表、金笔以及打火机。Dupont进入中国十多年了,但是从去年开始才明显地加快了动作,一年新开22家专卖店,从2000年的18家猛增到40家。和Dupont相比,中国男人对Zippo就熟悉多了,Zippo出口部经理大卫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这几年频繁地来中国考察,在机场安检口,每当他把他的Zippo拿出来时,周围的年轻人总是兴奋地叫道:“哦,Zippo!我知道,你看……”

Zippo目前在中国市场的年销售量已经达到250万美元(以美国离岸价计算),中国已成为Zippo在亚洲的第三大市场。Zippo对中国的预期是年销售量达到3500万美元,成为亚洲的第一大市场。

(方惟摘自《黄金时代》2003年第4期)
(作者:陈耀明 字数:425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