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蜜蜂的春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谁也不知道蜜蜂去了哪里,但是它们真的不见了。从美国到欧洲,一份份报告传来相同的消息。作为美国东海岸最大的商业养蜂人之一,戴维·哈肯伯格拥有3000只蜂箱,每只蜂箱里都有4~5万只蜜蜂,多的时候可以达到9万只。每年,这些

谁也不知道蜜蜂去了哪里,但是它们真的不见了。从美国到欧洲,一份份报告传来相同的消息。

作为美国东海岸最大的商业养蜂人之一,戴维·哈肯伯格拥有3000只蜂箱,每只蜂箱里都有4~5万只蜜蜂,多的时候可以达到9万只。每年,这些大块头的木箱子要追随各地的花期,装上卡车被来回搬运。

2006年10月的一天,戴维·哈肯伯格打开其中一只蜂箱,只看到了蜂后和几只年轻的工蜂。蜂箱空空荡荡,几万只工蜂不知去向。其他许多箱子里,情况大体相似。有的蜂箱中,只剩下蜂后守着刚刚出生的一窝幼蜂。

“人才会把小孩儿单独搁着,自然才不习惯这么干呢。”老戴维说。

他进一步解释:一个蜜蜂群体是由一只蜂后、工蜂(雌性)和几百只雄蜂组成的,雄蜂的作用就是与蜂后交配,春天才有,然后会被工蜂都杀掉。因为蜂后有外激素,只要她在,就能吸引工蜂不到处乱跑按时回巢。

而如今,蜂后寂寞地守着空巢,蜜蜂们却不见了。一个个完整的蜜蜂社会,迅速凋零。

戴维情知不妙:在这以前,他从来没见过蜜蜂走丢。尽管有时候有敌人入侵,会把整个蜂窝和蜜全部吃掉,但这次,蜜蜂们连具尸体也没留下。

蜜蜂失踪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美国。

然后,在法国、瑞典、德国等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和部分亚洲国家也出现了蜜蜂大量消失的现象。被认为拥有最严密社群结构之一的蜂群,纷纷崩溃。

蜜蜂到底去哪儿了?

面对发生在秋天的这场灾难,蜂农们猜测纷纷。美国许多养蜂人不无内疚地表达如下观点:蜜蜂之所以失踪,可能是因为它们“压力太大了”。

在美国,为了给大面积的农作物授粉,许多蜜蜂不得不常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人们也许可以担忧,蜜蜂们是否在辛苦的工作中,突然晕倒路旁。

而戴维·哈肯伯格则怀疑罪魁祸首是农药。他认为,新农药采用的化学配方,可能通过“一系列说不清楚的作用”让蜜蜂最终失去了记忆。

美国农业部蜜蜂病毒学家、华裔博士陈彦平针对这些猜测认为,蜜蜂的失踪起码不单是因为农药—农药造成蜜蜂中毒,往往会在蜂箱附近被发现。

而关于压力的猜测尽管也有道理,却得不到有力的证据,无法全盘采纳。

关于蜜蜂失踪的原因分析,几乎变成一场创意大赛。有人认为,全球气候变化导致春季开花期改变,影响了蜜蜂。有人认为,用部分转基因或基因改良作物来辅助饲养蜜蜂,比如高果糖玉米糖浆,可能影响蜜蜂。最有创意奖也许该授予这样一种猜测:手机信号传输和高压线辐射也许干扰了蜜蜂的导航能力。

围绕着蜜蜂失踪之谜,人们争执着度过了两个春天,问题却始终悬而未决。

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如此关注这种小生物的命运。长久以来,它们提供着蜂蜜,为人们派上各种用场,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蜜蜂们一直食用着按比例调配好的糖类和蛋白质,而这被认为可能是蜜蜂消失的原因之一。

对人类来说,蜜蜂有什么妙用?掠夺它们的口粮以供给自己享用?点缀在花丛间供人们欣赏?或者在被困深谷的时候,在它们翅膀上刻上“我在绝情谷底”来求救?

你可别指望一位科学家会这样告诉你。美国科学家会用很严肃的口吻声明:蜜蜂养殖最主要的作用是为农作物授粉。

而一位中国的专家则可能这样介绍:“蜜蜂主要用于生产蜜糖和蜂王浆。”

“中国人重视养生”,陈彦平介绍,而在美国,蜜蜂每年创造的相当于150亿美元的产值中,生产蜜糖创造的价值仅仅只占1.5亿美元。

从1907年起,这个国家的商业养蜂人就开始靠出租蜜蜂赚钱,并形成巨大的产业。在美国的250万只蜂箱中,有200万只属于商业化养蜂人。他们负责着几乎整个美国非自花授粉植物的授粉工作。

在一个开花周期里,一只美国蜜蜂可能会有这样一个匆忙的旅程:1月份和2月份它还在加利福尼亚的杏树边忙活,到3月份时它却已经在伺候华盛顿的苹果树了。到了5月,北达科他州是它产蜜的好地方,而11月一到,它就得赶回爱达荷州过冬天。几千英里的行程,蜜蜂们都是在卡车里晃悠着度过的。

如今,蜜蜂成群减少,而且仍旧在不断失踪。许多蜂农由于损失太严重,只好放弃了养蜂。在开花季节,许多果园已经找不到用来传粉的蜜蜂。2007年2月,产杏量占世界85%的加州杏树开花,连忙从全国征集蜜蜂。结果,全美国60%的蜜蜂都应征前来帮忙。

戴维·哈肯伯格担忧:“如果蜜蜂消失了,我们也许就没有什么可吃的了。”这个担忧已经开始散播。有的记者郑重其事地警告人们:“蜜蜂数量减少将加剧全球粮食危机。”而一句据说是来自爱因斯坦的名言也被许多人挂在嘴边:“没有蜜蜂,将没有人类。”

有人甚至开始担心,美国将如何度过那些“没有蜜蜂的春天”。

蜜蜂们没有因此停止忙碌。这个季节,美国东海岸的蜜蜂们要给许多农作物授粉,包括黄瓜、葫芦、南瓜。

每天,它们像往常一样离开蜂巢,离开蜂后和年幼的工蜂,奔向花间。人们不知道,这一次,它们要去哪儿,会不会一去不回。

(刘晓梅摘自2008年7月23日

《中国青年报》,洪钟奇图)

(作者:刘 旸 张 伟 字数:219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