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达西惹的祸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达西是一条土狗。一条棕黄色的土狗,短毛,黑鼻子。达西和乡下任何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我,宗小慧,好歹是财务公司的白领。再怎么说也得养一条血统高贵的洋狗,比如蝴蝶犬,吉娃娃,可是我只有达西。达西是我家老保姆千里迢迢

1

达西是一条土狗

一条棕黄色的土狗,短毛,黑鼻子。达西和乡下任何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

我,宗小慧,好歹是财务公司的白领。再怎么说也得养一条血统高贵的洋狗,比如蝴蝶犬,吉娃娃,可是我只有达西。

达西是我家老保姆千里迢迢从家乡带来的。视我如己出的老保姆慈祥地说:“小慧,你还记不记得大吉?就是你小时候在乡下最亲密的那条大黄狗。这是大吉的孙子大喜。大喜一出生,就特别招人爱。我寻思着给你带来了。乡下的胡瞎子说,大喜能给你带来好运呢!”

看着老保姆喜滋滋的脸,我哭笑不得。大喜从竹篮子里跑出来,小鼻子使劲嗅我的鞋带,样子还蛮可爱的。好吧,我收留你了,我抱起它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亲了一口。

但是,我帮它改名为“达西”,《傲慢与偏见》中那个高傲的充满魅力的贵族名字。我惭愧我有些亵渎达西老爷,可宗小慧,一个喝星巴克咖啡住在满是宜家家具的屋子里的小资女子,总不能向她的朋友介绍她的宠物叫“大喜”吧,都土得掉渣了。

2

我犹豫着要不要带达西下楼散步。

小区里,从来没有一条土狗在花园里悠闲散步,可达西的黑眼睛渴望地看着我,不时在我身边打转,像个孩子。我心软了,给达西装扮一番,戴上花帽子,穿上漂亮的蓝白汗衫,达西神气地抖抖身子,这下,谁还能看出它是条土狗呢?

得意了没有十分钟,就有张狂的声音从对面响起来:“宗小慧,你牵着一条土狗!”

天,是田晓明!还是躲不过他!

田晓明和我在同一家公司,我最看不惯这家伙。好歹也是个白领,而且业务纯熟,偏生就了一副油嘴滑舌的面孔。见了谁都欢眉喜眼的,女的一律称“美女”,男的全是“帅哥”,连咱们老总五十多岁了还称人家“帅哥”,偏偏马屁拍得顺溜,全公司除了我讨厌他人缘还颇好。倒霉的是,我还和他住在同一个小区!

而且,他就爱跟我套近乎,办公室那么多人,他偏冲着隔着三张桌子的我大叫:“宗小慧,你不愿意请我吃午饭?”结果,硬给他敲去了一顿午饭。

这家伙现在就在我对面笑得脸都变了形:“宗小慧,你好没脑子,哈哈,一条土狗,你给它又戴花帽子又穿狗汗衫,这可比这条狗都贵上十几倍,哈哈……”

我涨红脸,恼羞成怒:“我就是喜欢我的达西,我愿意!”

田晓明笑得更没形了,而且还伸出他的“魔爪”去抱达西,没骨气的达西撒着欢地往他怀里钻,我一用力,绳子把达西勒得直叫唤。田晓明凶巴巴地瞪大眼睛:“宗小慧,你干吗虐待小动物?!”

第一次看见他的正经样,而且还是怒目圆睁正气凛然,倒让我有点心虚,可不能在他面前落败,便装作清高的样子“噔噔噔”地牵着达西回去了。

3

雨腾不喜欢达西,他说达西的眼睛有种奇怪的东西,“这是一条太精明的狗。”雨腾深思地说。

“胡说,它只是条土狗。”我把脸轻轻贴在他的胸前。可是他的体味,却没有爱情的荷尔蒙涌出,心脏中跳动着淡淡的疏离和冷漠。我以为是我的错觉,但是他抚摸我的手掌,已不再有澎湃的激情。渐渐加深的不安从我心中溢出,为了渐行渐远的温暖,我越发贴近他的胸膛,而他的手指也痉挛似的抱住我的背。

“喂,达西!”他突然大叫,紧张地朝门前走去。

达西正在翻他的上衣,把他的阿玛尼西装踩在地上,张牙舞爪地嗅来嗅去。我连忙喝止它,可是达西调皮地拖着西装绕来绕去,把衣服里的钥匙、钱包翻了个乱七八糟。我做出要打它的样子它才罢“足”,急忙收拾被达西翻乱的东西,雨腾赶紧说:“我来我来。”

我终于明白我的不安来自何方了。雨腾的钱包里,我的照片已被他和另一个女孩的亲密合影代替。

“有多久了?”我奇怪我竟如此镇静。

“快半年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可是,小慧,我们的感觉已经完了,你看,我的钱包已经换了半年了,你都没有注意。原来的那个边角都磨损了……”

我制止了他的滔滔不绝。感情结束的时候,猥琐的男人喜欢为自己寻找负心的理由。我苦笑:“你没说错,达西是条精明的狗。”然后开门,请他出去。

田晓明却站在门口,一脸的尴尬,手里还拿着个饭盒,看样子我们的谈话全听见,我的私生活全落在了他眼里!

他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打开饭盒,是几块香喷喷的排骨,弯下腰放在达西面前,结结巴巴解释:“一般来说,土狗喜欢实实在在的肉,不喜欢狗罐头。而且狗罐头比较贵。”

“去你的实实在在的肉吧!”刚才努力维持的风度消失殆尽,我终于找到了宣泄口,把排骨一股脑儿扔出窗口,达西可怜地瑟缩在角落里,轻轻抽泣呜咽。我的心卷成一团,泪水终于喷涌而下。

也不知哭了多久,只闻到饭菜的香。田晓明把一盘意大利肉酱面端到我面前,嬉皮笑脸地说:“伤心可别伤胃。”

食物的香令人无法抵挡,灯光明亮,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达西安静地在一旁吃田晓明为它烧的红烧肉。家的味道那样温情脉脉,心上绽开的伤口仿佛渐渐收敛。我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伤心别伤胃。”

4

田晓明和达西成了好朋友,达西见了他比我还亲热,直往他怀中扎。他也来得殷勤,每次他来,人和狗同时饱口福。

我津津有味地吃着他炒的青椒肉丝,警告他:“田晓明,你可别起什么歪心思。本小姐眼睛一扫,就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想趁我失意时追我对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厚脸皮的田晓明嬉笑着问:“美女,你喜欢什么类的帅哥?”

“深沉、高雅、精致的绅士类。”

他笑得瞧见大门牙:“你也就是一馋丫头,还想找深沉的精致的高雅的,宗小慧,那全不适合你!”

谁说的?我和国彬就相处得很好。

国彬是我朋友介绍的,这个男人满足了我对梦中情人的所有渴望。他高大、温和、沉默,一个干净斯文的男人。

和他在一起,我努力地攻读哲学;每个星期天,我跑博物馆和画展,期望举手投足增添几分飘逸;我买了一大堆古典唱片,总之,我是真的非常在乎他。

他当然没有田晓明三八,把喜欢你明明白白放在脸上,但是我能感觉,他对我还是钟爱有加。

只是,他不喜欢达西。第一次见到达西就皱着眉:“怎么是条土狗?”达西从他的脸色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可怜巴巴地退在一边,全没有见到田晓明的撒娇欢闹。

我的心狠狠抽了一下,眼睛里有不争气的湿雾。原来,我已是那样地爱达西,就如爱自己的孩子,见不得它受半点委屈。

第一次,我冷冰冰地对国彬说:“这是我钟爱的狗,虽然它不高贵,但是我爱它。”

静默中听见他的呼吸,淡淡的疏离感在空气中飘荡。我们那些努力建立起的甜蜜,为什么一见到达西就全部瓦解?

5

国彬第二天严肃地对我说:“小慧,你那样爱达西,我决定尊重你。但是,我想改造一下达西。将来我们的房子里有壁炉,有油画,总不能膝下打盹的,是一条没教养的狗吧?”

国彬带来一瓶金色染发剂,他说先要把达西染成金色,然后给它喷上香水。再给它做个手术,让它变成“狗太监”,以后不会到处撒野。除了第三条,前两条我勉强认同了。

达西一看到染发剂向它喷来,就像见了怪物似的没命地跑。从客厅窜到房间,房间窜到客厅,又窜到厨房卫生间,一路上盆啊罐啊丢了一地,凌乱不堪如战场。人和狗都筋疲力尽之时,我们终于抓到了达西。

达西的第一缕毛变成了金色,它一点也不兴奋,但也不闹,无助地垂下眼,竟是浓浓的悲凉。一股浓重的悲哀,也如重锤似的击向我。我在做什么?达西眼中的悲凉将来也正是我的悲凉。我也将被国彬改造为一个高雅的沉静的女子,但那不是我,其实我不喜欢听古典音乐我只爱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还有那些抽象派的画我一点都看不懂,哲学对于我来说更是莫名其妙。我那样努力地向国彬靠拢,可是我不快乐,我只是个爱吃小龙虾麻辣火锅的馋丫头,田晓明说得对。

我抱过达西,制止了国彬的染发行动。我把我的想法都对他说了,他很惊讶,但还是有教养地认同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分手,我黯然说:“老保姆把达西送给我时,说它会给我带来好运。但是,一个接一个的恋人离开了我。”

国彬出乎意料地摸了摸达西的头:“这是一条聪明的狗。它告诉我,我不是你的幸福。小慧,继续寻找吧。”

6

我的幸福在哪里呢?我对绕在脚边的达西轻轻说,你是老保姆千里迢迢带来的幸福使者,可是一次次搅了我的爱情局。拥有你,真不知是我的幸福还是不幸。

达西轻轻地叫着,乖巧地把头蹭来蹭去,突然飞奔出去,原来是田晓明来了。

他张大嘴:“哇,怎么家里变成了战场?达西的毛怎么有一缕是金色的?我不在时,发生了什么?”

我没好气地说:“你以为你是圣人?我们一没有你就乱套?告诉你,我刚结束一段爱情,又是达西惹的祸。”

田晓明听了经过,张大嘴乐了:“那个什么特的先生还真够聪明的,你啊,宗小慧,也别老把自己往什么高雅里小资里凑,你就是一馋丫头一坏脾气丫头。”他边说边拿扫帚拖把开始打扫,达西欢快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正午的阳光透过窗纱软软地照进来,田晓明的脸上有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我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蛮可爱的。爱狗爱家爱烹饪,人缘好脾气好业务也好,长得也不错,老天,他不就是我男朋友的最佳人选?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甜蜜柔情,在这个男人面前我可以任性耍小性子不必伪装,他就是另一半的我,怎么我刚明白?是达西让我明白的,是达西为我找到的幸福啊。

我故意干咳几声,田晓明抬起头,我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问:“你看我这样子能嫁给谁?”

这家伙果然中了我的圈套,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嫁给我啦,馋丫头,你和达西都离不开我烧的菜。”

“哼,”我恶狠狠地看着他,“你说,你处心积虑多久了?”

他脸一红,“呵呵”傻笑:“要说,也真是从你来公司就喜欢你了,可你正眼都不看我。你还不如达西,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我大叫一声,狠狠地扑了上去,他用手抱住头,还不忘加上一句:“馋丫头,可别再喝那个什么星巴克了,太贵了!你哥哥冲咖啡的手艺好得很呢……”

(作者:朱 萍 字数:437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