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土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外婆惜土如金。这话可能夸张了,生产队的时候她可没这么恋土,别人也不恋。每天出工,一村子人站在田地里,都一副恹恹的提不起精神的模样。后来田地承包到户,一下子就像换了一群人,都一个个贼眼乌溜地满山满野去找土地。有点

外婆惜土如金。这话可能夸张了,生产队的时候她可没这么恋土,别人也不恋。每天出工,一村子人站在田地里,都一副恹恹的提不起精神的模样。后来田地承包到户,一下子就像换了一群人,都一个个贼眼乌溜地满山满野去找土地。有点像圈地运动,只一天工夫,村前村后稍能开发的荒地乱野就被人用锄头标了记号。外婆家的孩子多,我妈生我的时候,外婆还在生孩子。孩子太多,有时外婆一天也不能走出家门。

等她第二天走出来,看见满山坡尽是开荒的身影,就知道自己失去了很多对土地拥有的机会。外婆提着锄头疯了般满山满野乱转,但附近已没有她下锄的地方了。

后来外婆就相中了那个岩窝的那一撮撮泥土。岩是红沙岩,红沙岩跟花岗岩不同,红沙岩风也可以腐蚀,雨也可以腐蚀,日也可以腐蚀,雪也可以腐蚀。红砂岩风化很快,风化了的红砂岩被雨水洗下来积在岩窝里,春天来了,上面长几株草,就有了泥土的模样。外婆说能长草的地方就能长庄稼,她真把岩窝开发了。看着土太薄,她干脆从外面担了些泥土进来。撒上一些芝麻绿豆种,地就真的成地了。

南方春天雨水多,外婆的芝麻绿豆同别的土地上的庄稼没有区别,芽一样芽,苗一样苗。但一到夏天就不同了。夏天雨水相对少些,阳光却厉害得不得了,岩窝就像铁窝了,而上面那一撮撮沙土,天晓得像什么?总之别人家的庄稼一天到晚都欣欣向荣的样子,而外婆家的庄稼到了中午就要瞌睡了似的,卷叶低头,作绵绵欲晕状。

外婆真怕哪一天她的庄稼就这样一睡不醒,于是动员家里大小劳力去给庄稼浇些醒水。但谁也没去。当初外婆开荒岩窝,一家人就都反对,说她是没事找事,那么贫瘠的地方能长出什么来呢?特别是外公,他捧着个酒瓶,每天乜斜着眼睛看外婆进进出出。外婆却认定能长草的地方就能长庄稼。何况自己不去开荒,就势必每年比别人要少收三五斗,同样是双手连肩顶着个头颅,凭什么呢?

从溪里挑水上坡,是一件艰难的事。整个夏天,外婆都在做这件艰难的事。外婆开始做这事的时候,野地山坡还能看见一些劳作的身影,后来日头太大,整个村外就安安静静只剩外婆一人了。外婆不知道日光下的村庄有时会同月光下的村庄一样安静,外婆那时就有些茫然无措了。好在铁的任务在告诉外婆一定要把岩窝里的庄稼浇遍,好在还有一些细碎的声音在提醒恍惚的外婆她的存在,譬如外婆粗糙的喘气声,水花溅出桶沿的声音,外婆赤脚踏着热尘噗噗噗的响声,还有,庄稼喝水时咕咕嘟嘟的声音。

头顶同一轮太阳,外婆在给庄稼浇水的时候,却没有人给外婆浇水。恍惚的外婆终于没能在烈日下支持住,她眼睛一黑,像一株被刈割的庄稼,温柔仆地。如果细看,外婆带着黑斑的皮肤其实裂得比土地更厉害。

看起来跟庄稼一样柔弱的外婆,其实却比庄稼坚强得多,在太阳底下倒下的庄稼是永远也起不来了,但外婆不,外婆一到太阳下山,夜露降临,就会醒来。

外婆在地里晕倒的次数实在多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开始,家人还当一回事,把她急忙忙背回去,又是灌水又是刮痧的。后来次数多了,外婆还要冒着烈日出去,家人就警告她,再要晕倒就没人管她了。

但外婆不听劝告,真的还出去,也就真的还晕倒。家人等到吃晚饭的时候还不见她回来,一狠心,就真的没管她了。

半夜,匍匐在野地的外婆徐徐舒展,一节一节地撑了起来。然后她踏着月光,挑着空桶,一晃一晃回到家。第二天一家人起来,就像忘了昨天的事,连外婆也像忘了。再以后,家人就真的习惯了她的发晕。

秋天,别人家收芝麻绿豆的时候,外婆那块土地一样也有收获。然后每次煮芝麻绿豆粥的时候,外婆就一脸荣光,说:看看,不是我,你们能美美地吃上这一顿吗?

一家人唏溜溜地大口大口喝着烫粥,没有人接外婆的话茬。外婆就越发得意的样子。

十几年过去了,岩窝里的那块地,外婆还在种着,没有人拗得过外婆。子辈孙辈们当然都知道这样下去,结局会是什么。但他们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能准备的,也许只有眼睛里的一窝泪吧,到时,就用这窝泪浇浇外婆吧。

(作者:谢宗玉 字数:181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