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识中“丢失”的蓝色国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中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领土,这几乎是人们的“常识”,而海军官兵的“常识”却是:除此之外,按照领海主权12海里、专属经济区200海里的国际惯例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中国管辖海域面积达300多万平方公里。 一位海军大

中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领土,这几乎是人们的“常识”,而海军官兵的“常识”却是:除此之外,按照领海主权12海里、专属经济区200海里的国际惯例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中国管辖海域面积达300多万平方公里。

一位海军大校问我怎么看中国地图?没等我回答,他说:海军将士,特别是常年驻守西沙、南沙的海军官兵看中国疆域,不是雄鸡!陆地领土和海洋国土连在一起看,共和国的版图,是立在亚欧大陆东部的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领土,是这把火炬的腾腾火苗;从渤海、黄海经台湾以东海域至南沙群岛曾母暗沙,再上括到海南至北部湾,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是这把火炬的托盘和手柄。

“这是多好的象征啊!”他接着解释道,如果说正在上演高速发展奇迹的这片土地是旺盛的火苗,那么,作为托盘和手柄的蓝色海洋将为它提供源源不断的燃料。“还有什么比喻,更能如此准确地表征新世纪中国大陆与中国海洋的依存关系吗?”大校反问。

1

西沙群岛,土和海的关系,有一些更细微也更温暖的故事。

某日,登陆舰抵达西沙主岛永兴岛,卸下的不是战备物资,也不是生活物资,而是从三亚运来的土,用来种菜的土。西沙各岛皆为珊瑚岛礁,不宜种植,因而需要从大陆运土—西沙人所说的“大陆”,往往指向三亚或文昌,其实都属海南岛。也难怪,从这些散布在海南岛东南约330公里的海域中,最大面积也只有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看,海南自然堪称陆地。

早年,土是要人往岛上带的。尤其是西沙群岛最远端的中建岛,满岛白茫茫的珊瑚沙,刺人眼疼,得名“南海戈壁”。20世纪70年代末驻防中建岛的一名山东籍战士,休假归队时,在火车站因随身行李超重而被挡在车下。经查,他的行李中有一大包土。乘务员让他把土扔掉。他急了,说扔什么东西都可以,就是不能扔下这土!旁人纳闷,他解释说,我们驻守的西沙中建岛,全是沙,要种东西,就得靠从各地带土去。乘务员感动了,破例放行。

那时,三亚和海口汽车站的工作人员见到行李超重的西沙人,也是一律放行。战士们在沙滩上挖出鱼鳞坑,小心填进家乡带来的黄土、红土、黑土。1982年,新华社曾向全世界发布一条消息:自古寸草不生的中建岛,在官兵们的努力下成活了256棵树。

他们还在地头插上牌子,标明这一包包土的“原产地”:山东、广西、湖南、吉林、江苏、北京、福建……“这分明是要体验依偎在母亲胸膛的温暖,要找寻被家乡泥土包围着的幸福。”后来人这样评价。

永兴,岛名,来自一艘驱潜舰;中建,岛名,来自一艘坦克登陆舰。

63年前,一支由护航驱逐舰太平号、驱潜舰永兴号、坦克登陆舰中建号和中业号4艘舰只组成的特别编队,进驻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以收复日本战败后,由《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确定的中国对该海域的主权。

太平、永兴两舰完成任务后驶回广州抛锚停泊,时人记载,“在市民中掀起一股欢庆的热潮,各大报首版均向全国和全世界宣传我国收复神圣领土西、南沙群岛的重大历史事件。”

2

1988年3月14日,中国海军对入侵南沙群岛的越南军队进行了一场自卫反击作战,粉碎了其侵占我南沙岛礁的企图。现任西沙水警区司令的徐长银大校,当年曾是海军战斗功臣。他时任中国海军参战编队指挥舰(502舰)的见习舰长,下达了对越南军舰开火的第一声命令。“3·14”海战后,有人质疑:不就那么几个小岛吗,咱们国土这么大,要来干吗?质疑者中甚至包括开国勋臣。

这样的海洋意识,与邻国日本形成鲜明对照。日本本土面积只有37万多平方公里,可日本国民却认定他们的疆域面积为450万平方公里。他们的观念中,把超过其国土面积10倍的海洋也列入了“国土”。

1986年,日本海上保安厅对一个名为冲鸟岛的珊瑚礁盘进行勘测。这是一个远离东京1700公里的名副其实的弹丸小礁,在一般的地图上根本无法标注。它南北长约1.7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海水落潮时礁盘露出水面最高处仅仅0.3~0.5米。通过勘测发现,该礁盘露出水面的高度和面积正在逐年缩小,用不了多久,整个礁盘就会被大海淹没。

这份勘测报告惊动了日本政府。次年,日本政府作出决定,动用2.2亿美元巨额专款,用3年时间,在冲鸟岛露出水面的岩礁上修建一个50米直径的铁质环形堤,中心用特种混凝土填充加固,堤高比海水涨潮时高出0.2米。美国媒体指出:这个只有特号床大小的岩礁,可以使日本获得比其本土还要大的国土面积,可以使日本获得巨大的海洋经济利益,可以保卫日本1000海里“生命线”,成为日本经巴士海峡出入南海、通往东南亚的西南航线上一个永久性交通据点和战略要冲。

中国拥有6500多个岛屿。2001年8月,新华社曾发布电讯称:我国将给属于我管辖的无名岛命名。而据国家海洋局的统计,其时我国尚未命名的岛屿多达1400多个,占我国500平方米以上岛屿总数的21.5%。其实早在1987年,海军测量部队就奉命完成了我国海岛的普查测绘工作,并编著了我国第一部海岛志《中国沿海岛屿简况》。“这是人民海军为中国海洋事业做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贡献。14年过去了,那些被海测官兵用青春和忠诚交织的经纬线,准确标注在海图上的无名小岛,仍然藏在深海无人识。”那位海军大校痛心地说。

3

西沙军人的状态,常被描述为八个字:远在天涯、孤悬海外。然而岛上一名中尉感叹:真正艰苦的时候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创业阶段,现在我们也在坚守,但比起前辈们来简直是享福。

翻检史料,那十余年间的局势和意义,远非一个“苦”字所能概括。1974年1月,南越政府派出军舰和飞机,侵占西沙岛屿。1月19日,南越军舰炮轰我海岛,撞毁在西沙海域捕鱼的中国渔轮。海军遵照中央军委命令,进行了西沙自卫反击作战,一举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全歼入侵的南越军队。

1973年至1982年,联合国召开马拉松式的海洋法会议,最终通过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也是迄今为止,联合国召开的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国际立法会议。用那位海军大校的话来说,这次会议意味着“第二次海洋圈地运动”、“海洋土改”。在此期间,中国在西沙的军事存在,对于外交领域的博弈,自然具备极重要的战略意义。

今日的西沙,条件改善了不少。以前不通电话,一旦遇上寒潮,海上交通中断,岛上常常是寒潮过后“打包”收到数月的信件。官兵们笑称,得按邮戳一字排开,顺着看,“否则恋爱就谈乱了”。

通了电话仍有苦恼。艇上服役的老王,妻子临产时回家,孩子出生后不久便被召回。老王没事就给家里打电话,听消息:小孩长第一颗牙了!小孩会咿呀咿呀叫爸爸了!小孩能扶着走路了!西沙一待,就是两年零五个月。终于休假回到家里,一个胖小子好奇地打量眼前这个陌生人。老王一把抱住孩子,孩子却大哭起来。妈妈来劝:宝宝别哭,这是爸爸!小家伙不听,手一指旁边电话,大叫:那才是爸爸!

在永兴岛住海军招待所,白毛巾用一次就变黄。后来得知,岛上缺淡水,这是收集的雨水,净化后使用。西沙有全军唯一有正规编制的一个雨水班,两个人。

战士们洗澡,雨水都用不上,得用岛水。那是岛上的地下水,由海水经过珊瑚沙石的自然过滤而形成,又咸又涩,刺眼刺皮,因色泽浑黄而被戏称为啤酒。

除永兴岛外,西沙的小岛上人都很少。“苦不怕,累不怕,就怕寡闷!”驻防官兵就那十几个,相互早看腻了,于是连天上飞过只鸟,都要猜是不是双眼皮。数过眉毛,各人有多少根眉毛“大伙儿门儿清”。还比过撒尿,看谁远。

于是有了“小岛综合征”一说:眼发直、话不利索、常一脸茫然。症状往往随着年限而加重,一级士官是一期症状,二级士官便是二期……到了四期、五期,基本上下岛后像个傻子,过马路不看红绿灯,和人说话“对不上点儿”,得适应很长一段时间。因此西沙的兵,苦是苦,好多人待习惯了反而不愿意走。

因为寂寞,小岛上多会养狗。狗们也晕船,也会得关节炎,还会得抑郁症。某岛的第一条狗,名叫阿黄,战士们都愿意把心里的秘密说给它听。然而不久,阿黄越来越闷闷不乐,并开始绝食。大家想尽办法,最后阿黄还是用跳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永兴岛上有一方水泥纪念碑,正面碑文为“南海屏藩”四个大字,背面刻有“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旁署“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君然立”。现任西沙水警区政委的袁华智大校强调,海军在西沙应从单纯显示军事存在逐步发展为经略南海。

大江南北曾流行“新编三字经”,版本超过百种,发行量动辄数十万册。那位海军大校对比研究各种版本,找到“海味”最浓的也仅6个字:“明珠串,西沙群。”“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被武断而粗暴地‘阉割’了!”他至今愤然。

(李勇摘自2009年4月29日

《中国青年报》,本刊有删节)

(作者:徐百柯 字数:381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