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梦湖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晚秋的午后,城外倾斜的大道上,一位老人漫步而来。他满头银发,神态安详,严肃的眼睛里似仍残留着已逝的青春韶华。他走进一栋房子,在扶手椅中坐下来。天渐渐黑了,月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墙头一幅朴素的小画像上。“伊丽莎白!”老

晚秋的午后,城外倾斜的大道上,一位老人漫步而来。他满头银发,神态安详,严肃的眼睛里似仍残留着已逝的青春韶华。他走进一栋房子,在扶手椅中坐下来。

天渐渐黑了,月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墙头一幅朴素的小画像上。“伊丽莎白!”老人轻唤一声,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

1

“莱因哈德”,五岁的伊丽莎白喜出望外,“咱们放假啦”!

两个孩子随即冲进房前花园,穿过园门,奔到野外的草地上去了。莱因哈德早已用草皮在这里搭起一间小屋子,他俩打算在里边度过夏天的黄昏……

他们就这么一起生活,亲密无间。一天,伊丽莎白受到老师责骂,旁边的莱因哈德眼含热泪写了首长诗。他把自己比作雏鹰,把老师比作灰老鸦,伊丽莎白则是白鸽。雏鹰发誓一旦翅膀长硬,定要向灰老鸦报仇。回到家,他找来一个羊皮面小本,工整地抄下了自己的第一首诗。

七年过去,莱因哈德因为升学离开故乡。离家前一天,亲友们组织野餐郊游,孩子们负责去林子里捡草莓。

“走吧,伊丽莎白,”莱因哈德说,“我知道有个地方草莓最多。”两人走进树林,越走越远,四周潮湿而幽暗,不见一线阳光,不闻一点声响。他们来到一片林中旷地,到处开着寂寞的野花,蓝色的蝴蝶翩翩飞舞。“这儿准有草莓,”伊丽莎白说,“空气都香甜香甜的。”然而周围并没有草莓的影儿,那是艾蒿发出的浓香。

四周阒寂无人,伊丽莎白坐到一棵山毛榉树荫下歇息,侧耳谛听;莱因哈德在一个树墩上坐下来,默默地望着她。密林深处不时传来啄木鸟叩击树干的咚咚声,还有杜鹃的鸣啭。

直到远方传来正午的钟声,两人才两手空空,踏上归途。

2

圣诞节傍晚,大学生莱因哈德收到母亲和伊丽莎白寄来的包裹。里面有他熟悉的圣诞棕色姜饼,上面还用糖汁浇着他名字的头一个字母。除去伊丽莎白,又有谁会这样做呢!还有精致的绣花衬衫、手巾和袖口,最后是母亲和伊丽莎白的信。

伊丽莎白写道:“这些美丽的糖字大概会告诉你,是谁帮着做姜饼的;为你绣袖口的也是同一个人。你不在家,我们的圣诞夜该多冷清啊。你送我的那只梅花雀上周死了,我哭得很伤心。房间里更安静了,只有你的老朋友埃利希不时来看我们……”

寒假时,莱因哈德回到故乡。他把自己在大学几个月勤奋学得的植物学知识搬出来,教给伊丽莎白。两人还一块儿去田野里采集花草标本,回来分类整理。

一天,莱因哈德跨进伊丽莎白家里,看见她正把一些新鲜的好料草搭到一只镀金鸟笼上去,笼里蹲着一只金丝雀。“该不是我可怜的梅花雀死后,变成一只金丝雀儿了吧?”他兴致勃勃地问。

“梅花雀没这本领,”伊丽莎白的母亲说,“它是您的朋友埃利希从他庄园里送来的。”

“从哪个庄园?”

“您还不知道?一个月前,埃利希已把他父亲在茵梦湖畔的庄园继承过来啦。真是个又可爱又懂事的年轻人呢!”

伊丽莎白扭过头,蓦地发现莱因哈德的眼睛里流露出某种她从不曾见过的苦恼。

“我就只缺铃兰一种了,”标本全部整理好后,伊丽莎白说。

莱因哈德从口袋里掏出个羊皮封面的小本子,说:“这里面有枝铃兰,给你。”

伊丽莎白发现本子写满了字,问:“你又在编童话吗?”

“不是童话,”他把本子递给她。本子里全是诗,伊丽莎白一页页翻着:《当她受教师责骂的时候》、《他们在林中迷了路》……她那爽朗的小脸上慢慢浮起了红晕。他想看看伊丽莎白的眼睛,她却头也不抬,默默地从标本箱中抽出一枝棕色的花,“我把你最喜欢的花放进去了。”她说。

很快到了寒假的最后一天,伊丽莎白得到母亲允许,送莱因哈德到驿站去。他们默然走着,后来他终于说出憋了好久的一句话:“伊丽莎白,你将有两年见不着我啦。当我再回来时,你还会像现在一样喜欢我吗?”

她点点头,望着他,说:“我还替你辩护过哩,昨天你走后,妈妈说你不如从前好啦。”

莱因哈德沉默了半天,握住她的手,郑重地注视着她那孩子般的眼睛,说:“我还跟从前一样好!你相信吗,伊丽莎白?”

“嗯。”她应着。

“我有一个秘密,一个美好的秘密!”他目光炯炯地望着她说,“两年后,等我再回来时,你就会知道的。”

两年后的一天,莱因哈德收到母亲来信:“孩子,昨天,伊丽莎白答应了埃利希—先前她已两次拒绝了他的求婚……”

3

过了好多年。一个暖和的春日,倾斜的林荫小道上,一位年轻旅人漫步而来。他急切地张望远方,远处躺着一片湖水,宁静,湛蓝,四周绿树环绕;高高的湖岸上耸立着一座别墅,白墙红瓦,格外耀目。一只鹳鸟从烟囱上飞起来,在湖面上慢慢盘旋。

“茵梦湖!”他失声叫出。这时,一个穿着棕色大衣很有气派的男子迎面走来,“莱因哈德!欢迎你到茵梦湖来!”男子嚷着,“这将是一个意外!伊丽莎白万万想不到你会来!”

“你好,埃利希。怎么,你还没告诉她吗?”他问。

“没有,我是偷偷写信邀请你的,这样她会更加喜出望外。”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住宅前,一位身着白裙的少妇迎上来,却一下怔住了,“莱因哈德!我的上帝,真是你!我们好久不见了。”

“是的,好久不见了,”他应着,除此再也说不出话。一听到她的声音,他就感到一阵隐痛。第二天,埃利希带着莱因哈德各处走走,看了田地、葡萄园和酿酒房。晚饭前的几个钟头,莱因哈德待在房里工作。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收集民谣。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全家人聚在花厅里,请莱因哈德诵读刚收集的民谣。“这些民谣是谁作的呢?”伊丽莎白问道。

莱因哈德说:“它们自行生长,从空中掉下来,如游丝般飞过大地,好多地方的人都在唱着它们,我们也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经历和痛苦。”

莱因哈德又展开一页,诵读起来:“依着妈妈的心愿,我另选了一位夫婿。从前所爱的一切,如今得统统忘记。我真不愿意,怪只怪我妈妈,是她铸成了大错。从前的一身清白,如今只留下罪过,叫我怎奈何……”

莱因哈德刚念完,伊丽莎白已轻轻推开身后的椅子,一言未发地走到花园里去了。

当晚,莱因哈德又去湖滨散步。离岸很远的地方,他看见一朵白色的睡莲,孤卧在巨大光滑的叶子中间。他想仔细看看,便脱掉衣服,奋力往前游去,却突然感到陷进了一面网中,光溜溜的草藤从湖底浮起,缠住了他赤裸的手脚。四顾茫茫一片黑水,身后又蓦地听见一声鱼跃。他顿感忐忑,拼命扯掉缠在身上的水草,急急游回岸边。回头再看那睡莲,仍和先前一样,远远地,孤独地,躺卧在黑黝黝的水面上……

4

第二天下午,埃利希与岳母出去了。伊丽莎白带着莱因哈德观赏周围的美景。他们走累了,便坐在一棵枝叶婆娑的大树下歇息。这时,密林深处传来杜鹃啼叫,莱因哈德猛然一惊:此情此景当年不也有过吗?他望着她异样地笑了:“咱们去采草莓好吗?”

伊丽莎白摇摇头,默然无语。她站起身,两人又继续漫步。走到一片空地上,莱因哈德采摘着地上的野花。“认识这种花吗?”他冷不丁地问。

“这是石楠。”她回答。

“我有一个旧本子,”他说,“我曾在上面写下好多诗句,可我很久不再这样做啦。这个本子里夹着一朵石楠花,你知道是谁送给我的吗?”

她无声地点点头,眼睛低垂下去,凝视着他拿在手里的那朵野花,双眼噙满泪水。

“伊丽莎白,”他说,“在那一带青山后面,留下了我们的青春,可如今它又在哪儿呢?”

渡过湖面时,伊丽莎白的手抚在船舷上。她的目光避开莱因哈德,茫然望着远方,苍白的小手微微抽搐,泄露了她的隐痛。

回到庄园,莱因哈德在扶手椅中坐下来,极力想象是在听园中夜莺的鸣啭,实际听到的却只有自己的心跳。他就这么坐了一夜,东方发亮,他摸索着留下一张字条,取过帽子和手杖,轻轻下楼。突然,他听见楼上一扇房门开了,伊丽莎白从楼梯上下来,“你不会再来了,”她说,“我知道的,别骗我,你永远不会再来了。”

“永远不会,”他说。

她垂下手,再也说不出话。他穿过走廊,到了门口又转过身来。她呆若木鸡地站着,两眼失神地盯着他。他跨前一步,朝她伸出双臂,却又猛一转身,出门去了。

屋里暗起来了,老人依旧坐在扶手椅中,凝视着前方。渐渐地,那包围着他的黑暗化成了一个宽阔幽深的大湖,黑黝黝的湖水一浪一浪向前涌去,越涌越低,越涌越远。在最远那道几乎为目力所不及的水波上,孤零零地飘浮着一朵洁白的睡莲……

(格桑摘自《茵梦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特奥多尔·施笃姆 字数:372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