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名单”上的人等4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黑名单”上的人□文/桂严有个女子告诉我,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傻,她曾在闲极无聊时,拟了一个“黑名单”,上面是明示或暗示追求过她的男人。隔上一段时间,把它拿出来看一看,数一数,然后很自恋地照照镜子,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她

“黑名单”上的人

□文/桂严

有个女子告诉我,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傻,她曾在闲极无聊时,拟了一个“黑名单”,上面是明示或暗示追求过她的男人。隔上一段时间,把它拿出来看一看,数一数,然后很自恋地照照镜子,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她的话让我一下子回到了18岁的青葱岁月。人在花一样绽放的年华,总是有点轻狂有点浅薄又有点稚嫩,拥有一个个让人幸福难忘的小小缺陷。

读中学的时候,我家住的是平房,很大的院落,用竹篱围成的。紫色的牵牛花缠来缠去,还夹杂了些鲜活的打碗花,院子里有一株无花果,一株月桂,几茎疏竹。一个夏日的午后,父母嘱咐我:捉知了,就在院子里捉,别出去。然后就去午睡了。他们不了解,我已经过了捉知了的年龄。我满脑子装着一个黑眼睛的男孩,他的眼睛黑到有了幽蓝的光,他的下巴有着西欧人的弧度。我喜欢他,尽管连一句话也没说过,一个眼神也不曾对接过。我找来一张洁白的纸,工工整整地写下他的名字,然后在无花果树下挖了一个坑,把纸条深深地埋掉。

数年后,我们都上了大学,有了往来,只是没有当初设想的美好。他的眼睛是很黑,可是并没有幽蓝的光,他的下巴还是很欧化,可是那个下巴之上的嘴里吐露的不是我喜欢的语言。尽管他很优秀,我们还是擦肩而过。多少岁月过去了,也许那张纸已经化作了泥土,但,每当触及了记忆的根络,我就听到一种特别的声音,也许来自心灵深处,也许来自遥远天际,隐隐的是那风铃般的歌声。

我有个朋友做过插队的知青。年轻时花容玉颜,人也善良,喜欢她的人多,却没有人那么起劲地追求她,于是草草应下了一门亲。

一天傍晚,她正在麦地里除草,有一个男子来找她,曾是同学,所以她笑微微地问:啥事?男子汗津津地跑来,僵硬地戳到她面前,涨红了脸问:“听说你跟某某在谈恋爱,是真的吗?”她只点了一下头,那人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泪水汹涌而出。他也不擦去那满脸的泪水,转过身,疯子似的向前跑去。我那朋友怔怔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太阳正一点点地向下滑,绚丽无边的晚霞和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定格成她心中永远的一帧老照片。

在尘俗生涯中,我们写在纸上,录到簿子上的名字,往往是想记而记不住的。天下只有一个容器,可以一成不变地永远盛装,那是心灵。一个人,总有一些无法言表的故事,那是深埋在心底的,你可以将它藏起,藏到任何人、任何岁月都无法触及的深度,让它静静地存在,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仲军摘自《现代家庭》2006年3月下半月刊)

爱是有多少就给多少

□文/韩宇

在常人的眼里,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在女孩看来,男孩什么都好,就是工作不好,收入不高。如今的女孩子哪个也不傻,她们看重爱情,但也不忽略金钱。她愿意听他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但更愿意他能带着她出入高档餐厅、光顾高档服饰店。可后者,他几乎做不到。

男孩了解女孩的心思,知道她迟疑不决的原因。他不怪她,他确实无法许诺能给女孩带来多少富贵。但是,有一句话,他却一直藏在心里。剩下的,男孩只有默默等待。

那一天,男孩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去女孩所在的公司接她。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很静。就在电梯楼层显示器刚跳过“15”的一刹那,梯厢突然急速下降,电梯经过一阵剧烈的摇晃,“砰”的一声停了下来。梯厢内顿时漆黑一片,通风器也停止了工作。女孩一声尖叫,抓住男孩的手不放。男孩一边安慰女孩,一边掏出手机呼救。

几分钟后,梯厢内就变得闷热缺氧,两个人汗流浃背、呼吸困难。10分钟后,两个人已经头昏眼花。

“必须把门扳开一点让女孩透透气!”感觉着女孩难受的样子,男孩此时只有这一个信念。于是,他用尽浑身的力气……电梯门终于被掰开一条很窄的细缝。可缝隙太小了,进来的空气根本不够两个人呼吸,梯厢内仍然严重缺氧。

男孩来不及多想,一把将女孩推到电梯门缝前,自己毅然退到梯厢里侧。

蒙之中,男孩似乎听到了救援人员的到来,他只说了一句:“快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医院里,男孩一睁开眼,就看到女孩眼睛红红的。

男孩说:“有句话差一点儿没有机会跟你说。我不敢保证能给你带来很多,但我可以保证倾我所有。”

女孩什么都没说,只是攥着男孩的手,再也不想松开……

真的是这样,看一个人爱你有多深,不要看他能带给你多少,而要看他能否有多少就给你多少,甚至不惜他的生命。

(赵兵摘自《青春阅读》2006年第3期)

情敌不老

□文/张丽钧

我有一个姐妹,婚后不久,她就发现丈夫身边多出了一个“她”。“她”的气息氤氲蔓延着,她感觉到了,却不敢说出,她怕一旦说出,丈夫索性就毫无顾忌地扑进“她”布下的“芬芳阵”里,再也不回头。

她开始和“她”进行暗中拉锯。她首先开始精心地打扮自己,每天神采奕奕地出门,神采奕奕地回家;她更加努力地工作,做事追求细节的完美,在单位赢得了领导的肯定和同事们的钦佩;她重新拾起丢弃了五六年的画笔,把美丽的四季消息聚敛到细腻的笔端……

就这样,她活得有滋有味。两年后,她不但成了单位一位出色的中层干部,而且成了全城有名的“美女画家”。她举办个人画展的那天,“她”来了,夹在人流里,偷眼打量着女神般尊贵美丽的她。她的丈夫殷勤地忙前忙后,和前来参观的人们热情地打着招呼。当他瞥到黯淡的“她”的时候,他快步走过去,悄声地责备“她”,说“她”不该来这里。明眼的她在一旁看到了这一切,迎上前去,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真诚地说:“欢迎你!我知道你是我丈夫的朋友,并且,我还知道你曾带给过他许多快乐!请允许我和我丈夫共享他珍贵的友情资源——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吧!”

后来她告诉我说:“其实,我没有说出我最想说的话,我的一切,都是她间接给予的,我应该感谢她。在我活得特别懈怠、慵懒的时候,她就像一针特效针剂,注射到我的体内,瞬间激活了我。说真的,我愿意她永远都这么年轻、漂亮,楚楚动人,那样的话,我就一点不敢松懈,我会拼尽自己的智力和魅力,和她角逐,和她争夺一个我俩都很在乎的男人。”

情敌美艳无敌,那是有失败的你甘做陪衬!让情敌娇艳着吧,让她以她的存在为你的青春延期,为你的容颜添彩,为你的事业增辉,为你的成功提速!

——情敌不老,你就不老。

(广月摘自《青春潮》2006年第3期)

凑巧

□文/榛生

当我们真心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好多事情都会变得特别不凑巧。

本来你的脸庞很光洁,可是明天就要和他约会,却忽然长出了好多痘痘。他看不到你光洁的脸,真是不凑巧;

本来你一直用那瓶最喜欢的香水,可是就在遇见他的当天,你忘记喷香水。他闻不到你好闻的气息,真是不凑巧;

本来你钱包一直会装着很多钱,可是见到她的那一天,你的钱包碰巧只有几枚硬币。她遇见最贫穷的你,你觉得糗大了;

本来一直没有女朋友的你,在这个下午,终于决定去相亲。可是相亲的途中,你邂逅了她,真不凑巧,她爱上了刚刚相了亲的你,你觉得天意弄人吗?

总是有很多的不合时宜,总是有很多的阴差阳错,使我们觉得遗憾不迭。

其实,种种不凑巧,都是因为我们太在乎对方。如果对面的这个人不是你的爱人,而只是普通的朋友,或者你的亲人,你会为了这些不凑巧而遗憾吗?

当我们认真爱上一个人,我们才会对自己要求得格外狠。一个错过的微笑,一句没听清楚的话,一个眼神,一个吻,我们都会郑重爱惜,生怕自己疏忽了。爱情会把人变成一个谨小慎微的傻子、捕捉细节的大师、求全责备的病人,爱情就是有这种魔力,当我们陷入爱情,我们就都变成了紧张的人。

所以,我们只有做得更好,更精心地修整自己,恨不得改掉所有缺点。我们有点累,但是,我们却变得美丽,聪明,敏捷,幽默,我们有了格外精神的表情,也有了灵光四射的外貌。

所以有人说,爱情是最好的美容师。

如果没有去爱一个人,我们也许只是过着平凡的日子,会邋遢、疲倦、坏脾气,不怎么注意外表,衣服上的扣子早就松脱了,可是懒得去缝上它,“反正也没人注意,随它去吧。”

要是,在没有爱情到来的平常岁月,我们也能像爱情光临时那样细腻地生活,那该多好。

(郑周摘自《深圳青年》2006年3月上半月刊)

(作者:桂 严等 字数:409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