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楠:女人三十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此刻,王楠正被巨大的喜悦裹挟着。一条条洋溢着幸福感的短信,通过她的手机,传递到她的闺密手中:我在试婚纱啦;我准备去彩排啦;我在拟定酒席名单啦;某朋友拜托要求加入啦……王楠从2008年初奥运封闭集训一开始,就惦记起这

此刻,王楠正被巨大的喜悦裹挟着。一条条洋溢着幸福感的短信,通过她的手机,传递到她的闺密手中:我在试婚纱啦;我准备去彩排啦;我在拟定酒席名单啦;某朋友拜托要求加入啦……

王楠从2008年初奥运封闭集训一开始,就惦记起这场婚礼了。“不想不行啊,一想到自己穿高跟鞋穿婚纱的样子,我就激动得辗转反侧。一边是集训,一边是高跟鞋。”面对相熟的朋友,当时的她如此袒露心迹。

每次小队友一见到王楠,总是不敢和她说话。王楠的阅历与威严,让她们有些敬而远之。但等到王楠转身离去后,小队员们都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争相传递着自己的新发现:

王楠:女人三十

一个小队员透露,她曾亲眼看到楠姐开着宝马全北京城找火锅吃,她对体重的担忧,可能与此有关。

另一位揭露者来自陪练陈晴。2007年萨格勒布世乒赛期间,她和王楠同屋。她看到王楠一边就着小奶锅煮牛奶,一边感慨,“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看起来,大龄女青年王楠,的确有着自己很大的心思和梦想。而且,她也有资本:她的冠军头衔多得数不清(24个还是媒体最后给她算出来的),丈夫郭斌是威海房地产大亨,曾一掷877.3万元,买下了威海远遥村8507平方米的“海鲜一条街”。工程竣工后,郭斌将“开发企业”置于王楠名下,作为表达爱意的礼物。

但如果你以为她会就此持“享乐至上”论调那就错了,实际上,在身边人看来,她甚至有些“人格分裂”,“她对生活方面看得很淡,对事业很狠”。

郭斌曾送她一辆宾利车,可她拒绝了,理由是:现在这几个车足够了,再说宾利在队里也太招摇了。她的衣服堆积成山,但自己常穿在身上的没几件。

“11岁时,她进了辽宁省队。那段日子家里开销很大。王楠将我们和她姐姐看她时给的零花钱攒在床头抽屉里。1块、5块、10块,厚厚一沓,她攒了有1600多块。”她的父母回忆,“但她全都给了我们。”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佐证王楠的主见。在辽宁队时,运动员宿舍只有一台电视,通常由大队员保管。每晚,大家就搬个凳子去看电视。有一天,一个大队员要求王楠给她买吃的。王楠选择了拒绝。老队员威胁:如果不去,以后就别在这儿看电视。王楠也毫不示弱,拿着凳子就走人。

这种人格上的坚韧,体现在事业上必然是狠。2002年釜山亚运会,巅峰状态的王楠丢掉了女乒团体金牌。她内心充满自责,她想过在釜山多待上一个月再回国,想过下飞机的时候走在最后面不被任何人看到,可没想到,以前对她赞誉有加的媒体,给了她无情的棒喝。

那是她一生中最难熬的一年。半年后,她在比赛的时候故意板起面孔,甚至本能地抵触媒体。随后,她成功了,媒体的表扬声再度响起。

“王楠属于比较内向、绵里藏针的那种。”恩师谷振江评价。

“我一直以为她很坚强,可2008年广州世乒赛团体赛后,我发现她也有脆弱的一面。”女队主教练施之皓开玩笑地对王楠说,“王楠你太女人了,女子技术男性化没有充分体现。”

“但你能取得这么高的成就,是因你有韧劲,能扛得住,重压之下能够反弹。”施之皓补充。

女性化的王楠,在雅典奥运会后再次遭遇了类似的问题。带着单打失利的落寞,她回到辽宁抚顺的家。小外甥说:“小姨,小朋友都说你犯了错,都不肯跟我玩了。”妈妈说,前两天去商店,恰巧电视正播放“乒坛元老评点王楠失利”的新闻,老板随口说了句:“这个运动员啊,真够丢脸的!”就连阿姨也说,家办的乒乓幼儿园被人扔了许多臭袜子、卫生纸。“有人骂娘,很难听。”

憋得难受,王楠就冲谷振江喊,“买张车票,我回去算了。”

但到了北京,当时的总局乒羽中心主任蔡振华找到了她:“国家需要你。”尽管蔡振华在后面加了不少的如果怎样怎样的补充说明,但这位前国家队总教练认定,只要王楠下决心做的事,就一定能做成。

奥运会后,王楠在参加杨澜的一档访谈类节目时如此表述自己的心路历程。“23年的乒乓生涯,自己已经苦到了骨子里。”选择继续到现在,她的体验远不是4年这个冰冷的时间刻度那么简单。在集训初期,王楠会经常莫名其妙地抓狂,特别是在丈夫郭斌驾车十几个小时,将她从山东威海送到河北正定集训基地后。

“宿舍大门一开,我的心就晃动一下,妈呀,新的一个月又开始了!”高强度的集训和枯燥的生活开始了。

打击也随之而来。8月22日,CCTV由白岩松主持的全景奥运播发了这样一则消息: 王楠身患癌症征战奥运。

这则消息如一颗重磅炸弹,在人们的心中引爆。人们一方面为她坚强意志而感慨,也开始问责有关方面为何如此不人性。

手术之后,躺在病床上,郭斌给王楠的感觉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这让王楠觉得“我还能继续打比赛”。出院后,家人才向王楠提出不想让她继续打球的想法,但伤口恢复了一个月,王楠就又开始投入了训练。

“也不能说我有多坚强,”她轻松地表示,“这就如同一个感冒一样。”在治病过程中,王楠从没过问病情,她最在意的,倒是脖子上多了块伤疤。回到队里,她还有意无意地用项链来遮一下。

2007年萨格勒布世乒赛,王楠身兼女单、女双、混双三项。除了训练看录像外,最多的时候,需要一天打6场比赛。她的好友张宁曾感慨,“我们羽毛球要是一天打两场比赛,非得死在那里不行。”

由于打球用手腕很多,王楠的脚腕和手腕很多关节都有骨刺,有时上场前要打封闭,即便不打封闭的时候也要冰敷。最近,她的心脏也出现了杂音,好在并不严重。

“她能支撑下来,除了持久的训练和天才的球感,还有她的肌肉质量相当好,尤其是腰腹部肌肉比年轻运动员都好。”队医说。中国乒乓球队的高强度训练众人皆知,有人做过计算,每天光技战术、多球、极限多球、实战比赛以及体能训练,一天下来,光脱水就有1斤。

她也曾有过放弃的时候。2006年多哈亚运会前,身兼四项的她曾给郭斌打电话,哭着说,自己顶不住了,要老公接她回去。和蔡振华一样,郭斌知道王楠只是发泄一下。只要她认准的,就一定能要回来。2007年女子世界杯,她就战胜张怡宁、郭跃一干高手后夺冠,因为这场比赛关系到奥运通行证。

“冬有雪,夏有雨,天有地,我有你,万紫千红是花季,恩爱合一才是夫妻。都说老楠爱大米,我愿永生长相聚。可有狂风及暴雨,我心中只有一个你。”在给王楠的短信中,郭斌如此写道。

郭斌说自己在20岁前就步入社会了,挣了一些钱,也学会了一些世故和圆滑。他坦言,以前自己有了钱想的是怎么花掉它。但认识王楠以后,“我会想着去改变别人的生活,让别人更幸福。”

这个自称脾气火暴的威海汉子,也是这么做的。每次王楠出国比赛,郭斌必定会将自己的时钟调整为当地时间。王楠到了哪国,到当地的第一件事必定是给郭斌打电话,不然后者会一直等着。

北京奥运会,他俩的小家距北大体育馆有很近的车程,郭斌一直给王楠洗衣服、送饭。他注意到自己每次喝啤酒,王楠必胜。

于是,逢王楠比赛,他都会酩酊大醉。

醉眼中, 他看到了手心有汗的王楠作为第一单打出场,率中国队夺冠,观众席上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场;醉眼中,他看到女单决赛后,无缘冠军的王楠将鲜花抛向自己,然后两人激情拥抱。

他看到现场观众齐喊:王楠,王楠!

他注意到夺冠的张怡宁,一直坐在椅子上等待,直到王楠一路幸福地走进休息室,卫冕冠军才起身穿领奖服。她在用行动,表达对楠姐的敬意。

“我希望等你头发白了,还会跟我说,这辈子很幸福。”他低声对王楠说。

(宋芳摘自《体育画报》2008年第20期)

(作者:杨一佩 字数:33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