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与轮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白领阿吉飘然而至,问哪阵风把他吹过来的,告诉我说这回是受了两样东西的刺激:沙发与轮椅。原来他这个双休日去了两种地方,一是家具店,一是养老院。阿吉的头一个想法,是给父母换套沙发。他年终奖金颇丰,开车去了几处卖家具

白领阿吉飘然而至,问哪阵风把他吹过来的,告诉我说这回是受了两样东西的刺激:沙发与轮椅。

原来他这个双休日去了两种地方,一是家具店,一是养老院。

阿吉的头一个想法,是给父母换套沙发。他年终奖金颇丰,开车去了几处卖家具的地方,打算用一半的奖金,给父母订套新沙发。事先不说,为的是怕父母保守,以“还好好的能用”为由拒绝。他说在一处家具城相中了一套布艺沙发,包括茶几的四件套大约3000元就能拿下来,是暖色的,但究竟二老是否喜欢,还需试探后方能确定。他出了那家具城,去停车场取车的半路,忽然看见马路那边有家进口家具专卖店,兴致所至,就从过街天桥跑进去随便看看。那里头有种布艺沙发,也是四件套,他随便问了下售价,刺激就从那售货小姐轻柔的回应中产生:“啊,这一款是刚从意大利运到的名牌,售价是18万元。”阿吉说他不能把这种沙发的售价告诉父母,告诉给我也希望我别跟他一样受到刺激。我再一次意识到,我们这个社会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士,其日常消费已经高到了怎样的档次。阿吉年薪已达8万元,在那样的“大巫”面前,却只是抱惭而退的“小巫”。阿吉提出他的困惑:人究竟应该坐到什么价位的沙发上才觉得幸福?

贫穷是不幸无福。我绝不唱“过得越穷越苦越幸福”的“高调”。人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坐卧舒适,沙发作为一种人类共享的物质文明,有沙发追求是正当的。但我主张人们尽量把自己的幸福观保持在一种享受“小康”的段位上。“小康胜贫穷”自不待言,“小康胜大富”很多人就不大理解,有些先富者确实很喜欢在冬日的鲍翅汤里添金粉甚至金屑——其实也很惨,因为那样的“享受”所导致的是健康的损害与性善的迷失。其实世界上不少的亿万富翁尽管有豪宅名车,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选择了小康的生活方式,穿中档便装,吃快餐食品,骑自行车,到乡村度假,他们看重的不是自己个人消费的价位档次,而是自己参与创造的事业的发展以及在大富以后如何满足自己蓄意已久的行善之心。

阿吉说到他所受的另一刺激,是他在出了那家进口家具专卖店后,去了一家养老院。他的四位祖辈,现在只有姥姥还在,跟他父母住在一起。考虑到父母也都年过花甲,尽管请了保姆,但在照顾姥姥这件事情上已经实在有些力不从心,已经独自另过的他也不可能照顾姥姥,于是他萌生了先到各个养老院去考察一番,再动员父母将姥姥送往条件好的养老院去的念头。那养老院是他从互联网查到的,设施齐全,服务到位,收费也合理,接待人员带他在自理区和半自理区转悠,他连连赞好,后来人家问他拟送来的老人是否完全不能自理,他说再过些时候恐怕也就属于那个状态了,人家就带他到后院,那里是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居住区。阿吉说,刚一走进那后院,他就仿佛被雷击了一下。阳光灿烂,照耀着长廊里一大排老人,都坐在轮椅上,那一大排轮椅啊,一辆接一辆,蔚为奇观。他瞥视了一下,触目惊心啊,全是些或痴呆或歪斜着身子的老人。他急速转身逃出了那个后院,嗓子干噎,心里发堵。

我明白,阿吉是被极端形象的“生老病死”这沉重的意蕴所刺激。古人早有“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需一个土馒头”的感叹。将“铁门槛”、“土馒头”这两个符码现代化,无论是换成“豪门宅”、“骨灰匣”还是别的什么,都会令人顿悟。我们屁股底下坐的沙发只要觉得舒服,那么它究竟是几十万一套还是两三千元一套,于我们的生命究竟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和阿吉在讨论中达成了共识:珍惜身体与心灵的健康,把生活享受定位在“小康”,而把对时光的敬畏定位在“只要力所能及,别因善小而不为”。

(作者:刘心武 字数:159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