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钱背后的深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的叔叔名叫石志义,他是我爸爸的战友。1966年,我爸爸和石叔叔一起参军入伍,在同一个连队当兵,参加了抗美援越。在一次战斗中,我爸爸和石叔叔并肩作战,英勇杀敌,都荣立了二等功。1976年,他俩同时从部队退伍,又分配在同一

我的叔叔名叫石志义,他是我爸爸的战友。1966年,我爸爸和石叔叔一起参军入伍,在同一个连队当兵,参加了抗美援越。在一次战斗中,我爸爸和石叔叔并肩作战,英勇杀敌,都荣立了二等功。1976年,他俩同时从部队退伍,又分配在同一个工厂上班。为熟练掌握技术,他们既向老师傅学习,又互帮互学,工作任劳任怨,他俩几乎年年都被评为厂里的“先进个人”。几十年来,我爸爸跟石叔叔志趣相投,风雨同舟,情同手足。

1983年3月,石叔叔被一辆货车撞伤,住进了医院,而石婶婶体弱多病,又一直没有生育子女。我爸爸立即向厂长请了长假,在床前送饭喂药,晚上就睡在病房里,精心护理了一个多月,直到石叔叔伤好出院。我妈妈看见出院后的石叔叔身体虚弱,不惜将家里一只正下蛋的母鸡,送给石叔叔补身子。

我小时候,对石叔叔又敬又怕。石叔叔非常喜欢我,动不动就买好东西给我吃,节假日经常带我到公园里玩,然而在学习上,对我要求很严格。考试成绩差时,石叔叔就严肃批评我;考了好成绩,他就会用各种方式奖励我。

2000年8月的一天,我接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不禁笑逐颜开,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我爸爸、妈妈、石叔叔和婶婶多年的愿望得以实现了。这天中午,我爸爸特地在家里办了一桌酒席,石叔叔和婶婶也来了,石叔叔先向我祝贺,然后跟我说了很多掏心的话:“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只读了一年书,后来在部队学习了一些文化,所以我非常羡慕文化水平高的人,我曾想等自己有了子女,一定尽全力培养,可是我偏偏是一个没有子女的命啊。”这时,石叔叔的眼睛潮湿了,场面有些尴尬。我爸爸急忙打圆场:“我的女儿是你的侄女,是你最喜欢的,也是你的女儿嘛!”石叔叔又喝了一杯酒,说:“是啊,我是把小英当女儿,她终于给咱们争了气,咱们的希望没落空。来,为小英考上大学,干杯!”石叔叔又举杯一饮而尽,平时很少喝酒的石叔叔,这天竟喝了半斤老窖,喝得烂醉如泥。我扶他回家,他边走边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喝得再醉,都值!”

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秋,我妈妈因意外不幸去世,第二年的10月10日,我爸爸又患胃癌住院了。我从学校回家,准备请长假护理爸爸,石叔叔却拉着我的手说:“小英,你安心读书吧.我已经退休了,没有什么事,由我来护理吧。”我爸爸也说:“你还是听叔叔的话,万一我的病严重了,我会叫你来的。”我望着爸爸苍老而憔悴的面容,眼里含着泪,点点头。

可是没过多久,爸爸的病情就加重了,我闻讯急忙赶回家,却没有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我失去了惟一的亲人,肝肠寸断,悲痛欲绝。在石叔叔的协助下,我总算处理完了爸爸的后事。这次爸爸生病,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存款,而且又向几位亲戚借了上万元钱,家里真是一贫如洗,而我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要5000多元,再也不好意思向亲戚借钱了,现在哪有钱上学呢?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彷徨,最终决定退学去广东打工。我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石叔叔,他沉思了一会儿,慈祥地看着我:“小英,你不能退学,这事好办。我前几年生病时,曾向你爸借了两万元钱,你还要读3年书,那我把这钱分3年还清,你不就读完了大学吗?”我有几分疑惑,怎么从来没有听爸爸谈及此事呢?我看着石叔叔那诚恳的目光——石叔叔说话从来不撒谎,于是,我相信了他的话。但我给石叔叔细算了一下,石叔叔和婶婶的退休工资加起来才1100元,石叔叔患肺病,要经常吃药,而婶婶更是离不开药罐,本来日子过得就紧,如果每年还我6000多元,意味着每月拿出500多元给我,剩下的仅仅够生活了,那石叔叔和婶婶还要不要治病?我于心不忍,还是准备退学。石叔叔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对得起我对你的期望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这么定了。”

我把悲痛埋在心底,努力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而石叔叔每个学期给我3000元学费,每月还按时给我寄来300元生活费。

为增加收入,我的暑假都是在做家教中度过的,只有到了寒假,我才来到石叔叔家过年。我担心的是石叔叔和婶婶有病无钱治疗,还好,我发现石叔叔和婶婶依然坚持吃药,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2003年,我在石叔叔家里过春节,发现石叔叔咳嗽得厉害,一脸病容,就说:“叔叔,你的肺病很厉害,我带你到大医院检查一下吧。”他摆摆手:“不用了,这是老病了,只有慢慢治疗。”

光阴荏苒,2004年7月,我大学毕业了,当然石叔叔所欠的两万元钱也还清了。我揣着大学毕业证书,来到爸爸和妈妈的坟前,点香烧纸,默立志哀,告慰爸爸和妈妈的在天之灵。

当我来到石叔叔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石叔叔又患重病在床,婶婶悄悄告诉我:“你叔叔得了肺癌,是晚期,唉,恐怕……”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床边护理石叔叔,石叔叔常让我把那本大学毕业证书拿给他看,他总是用那枯瘦的手抚摸着大学毕业证书,然后欣慰地笑。11月,在一个寒气袭人的黄昏,癌魔终于夺去了石叔叔的生命,我伏在石叔叔骨瘦如柴的身上,号啕大哭。

处理好了石叔叔的后事,我安慰婶婶,劝她不要悲伤过度,才想起来问她:“叔叔患有肺病,坚持吃药,怎么会转为肺癌呢?”她沉重地叹息了一声后,说:“为了拿钱支持你读书,哪有钱买药?在寒假里,你叔叔临时让我给他买了一些药吃,免得你担心。你叔叔如果坚持吃药,也可能不会死得这么早……”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我听了婶婶的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说:“早知这样,就不让叔叔还那两万元钱了!……”

婶婶擦干泪水顿了顿说:“你叔叔怕你不接钱,才说曾向你爸借过两万元钱,为的是让你读完大学。”

哦,原来石叔叔还钱是假,资助我读书是真。

想到这儿,我双腿一软,跪在石叔叔的遗像前,泪水滚滚而下……我凝视着石叔叔的遗像,他慈祥地微笑着,依然深情而亲切地注视着我,未来的路还有好长,这目光会一直陪着我走好每一步。

(作者:陈 英 字数:257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