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兄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个冬季的隔夜竟能这样使我久久难忘。夜晚十一点多了,我刚参加完一位老乡的生日聚会,有点醉意地沿昏黄的街道步行返回公司宿舍。天正下着雨,夜色已深,路上没有行人,本来打算搭乘的夜班车也停开了。当我快要走近一座人行

那个冬季的隔夜竟能这样使我久久难忘。

夜晚十一点多了,我刚参加完一位老乡的生日聚会,有点醉意地沿昏黄的街道步行返回公司宿舍。天正下着雨,夜色已深,路上没有行人,本来打算搭乘的夜班车也停开了。

当我快要走近一座人行天桥时,无意问瞥见桥下面不远的暗处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在动。我鼓足勇气迎了上去,一看原来是地上坐着一个人,头上顶着塑料雨膜,这肯定又是外地的流浪汉。这些人是那种很轻易就会被人看明身份的民工,那时的广东盛行叫“盲流”。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苦孩子,农村人的厚道朴实勤劳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不用多说,他绝对足一个处境极其艰难的我的同类。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怜悯之情顿时涌了上来,我于是收住了脚步,打开钱包,拿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他。

我说:兄弟,先买一条毯子吧,这塑料雨膜不管用的。他一直没做声,迟疑了很久才伸出手来接过钱。他谢我说:你这位先生真好。我说不用谢,去找份工作吧。他说他被炒了。我好奇地问他原来是做什么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入厂证给我看。

借打火机的光,才知道原来是一家公司的,聚会时老乡说过好几遍了。达家公司的老板如今可谓声名远播了,因他属下某车间的员工似有消极怠工之嫌,他便命令他们分成两人一组进行对打,谁先倒地谁滚蛋。我问他:你这么年轻力壮打不过别人?他说他没动手。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失去自控地急急地喊:就你才这么傻不动手!他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吼道:我们是人,不是一群狗。我的脸猛地有些红了。

我想把钱包送给他,他坚辞不收,哆嗦着说:“我不能要,谢你的好意,这钱我实在收不得,何况你也不是很有钱。”“你瞧不起我是吗?”我对他大声吼道。

我扔下钱包,转身走人,再下去,我的眼泪就会掉下来。还没走几步,听见后面一声响,回头再看那汉子正跪在雨地里。我急忙跑回去扶他的肩:起来,快起来,你这个笨蛋,我不愿作贱自己的兄弟。黑暗之中我感到有热热的东西落在我的手背上,我似乎看见一行清泪正从我兄弟的眼里汩汩而出。

(李建明、王永辉摘自2000年8月10日《南方周末》)
(作者:龙家子 字数:89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