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多姿的毒物世界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编译/刘永毒物无处不在。对人来说,最危险的还是生物体中含有的毒素。不是所有生物都可以自身造毒,但它们可以从无生命的外界环境中“汲取”有害物质。无论是在地下还是在空气中,有毒物质数不胜数。由防守到进攻 和无生命的

■编译/刘永

毒物无处不在。对人来说,最危险的还是生物体中含有的毒素。不是所有生物都可以自身造毒,但它们可以从无生命的外界环境中“汲取”有害物质。无论是在地下还是在空气中,有毒物质数不胜数。

由防守到进攻

和无生命的自然界相比,有生命的动物世界更加斑斓多姿。据统计,有80万种昆虫以毒素作为自己的“化学防护剂”。在今天已知的3500种蛇中,410种是毒蛇;在30万种植物中,近千种对人类有致命危险。这些统计还是相对的,因为新的物种在不断发现之中,我们根本不了解那些未经研究的有毒物种。

有的生物分为两个大类:一类用毒防守,另一类用毒进攻。这一目标上的原则性差异,在动物和植物不同的身体结构、生存方式和使用毒剂的种类上得到了体现。那些用毒素来阻吓敌人的物种,其毒素积累在体内,尽管不能主动出击,但是足以威慑任何窥伺者。瓢虫就是一个例子。它有美丽而虚弱的外表,看似不堪一击,但其橙红色的“血液”中含有剧毒生物碱,在它面前,再凶恶的敌人也只能望而却步。

人类很早就对有毒植物有了认识,但直到19世纪,化学家才分离出不同种类的生物碱——导致植物带有毒性的主要物质。除了生物碱外,一些植物还含有氢氰酸、糖苷及其他危险物质。当然,与有毒动物相比,有毒植物相对没那么危险。但人们因食用野果、野菜而中毒的事情仍然屡见不鲜。

在俄罗斯中部,生长着不少可能导致人体不适的植物,包括接骨木、刺槐、毛茛、茄类植物、毛地黄等等。还有一些植物果实的毒性可以致命。

特别应该说一说蘑菇,与其他植物相比,蘑菇引发人类中毒的情况最多。而且,抛开有毒蘑菇不说,就是可食用的蘑菇由于加工不当或存储时间过长也可能变成毒蘑菇。当然,许多蘑菇的毒性可以通过加热处理去除掉。比如,德国人吃蛤蟆菌时,要先在开水中煮一昼夜。

危险的武装

从最原始的阶段开始,在生物进化史的各个时期,有毒生物的家族总是繁荣兴旺。即使是在最简单的生物中也有带毒者。

腔肠动物水母和海葵利用毒剂进行捕食。几乎所有的水母都可以喷射毒液,其中名列榜首的是箱水母,又叫海黄蜂,主要生活在澳大利亚沿海水域。一个成年的箱水母触须上有几十亿个毒囊和毒针,足够用来杀死20个人。其毒液主要损害的是心脏。当其侵入人的心脏时,会破坏细胞跳动节奏的一致性,从而使心脏不能正常供血,导致人迅速死亡。被海胆扎破也可能引起同样的后果。

蛛形纲动物当中,毒性最强的是蜘蛛、蝎子和避日虫。它们都是出色的猎手,对它们来说,毒液是生存必需品。有些蜘蛛的毒性极强。比如,一个小小的红带蛛的毒液,可以杀死一匹马。曾几何时,被毒狼蛛咬伤的人必须不停顿地跳舞,以活动肌肉,使毒液和汗水一起排出。据传说,意大利民间的塔兰台拉舞就起源于此。

在1万多种海洋鱼类中,有700多种有毒,剧毒鱼类有220种。不同毒鱼的毒性机理并不一样,有些是本身有毒,有些是吃了其他有毒物质后积累的毒性。

在陆生脊椎动物中也有不少有毒动物,其中最典型的是蛇。毒蛇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管牙类毒蛇,头呈明显三角形;毒牙长且大,呈中空的管状,位于上颌前方两侧,平时藏于肉质鞘中,攻击时也会往前伸出,除平常使用的一对毒牙外,其后方长有1~2对备用牙,毒腺非常发达。二是前沟牙类毒蛇,头呈椭圆形;牙内侧凹入呈沟状,直立而固定,不能像管牙那样收起,也没有备用牙。第三种是后沟牙类毒蛇,其毒牙仅较一般牙齿稍大,位于上颌后方,毒性稍弱。

以毒攻毒

人们总是对有毒植物和动物心存畏惧。不过人类很早就已经发现,这些毒也可以用来作为药剂。但是,直到1962年,毒理学才正式被列为科学。

利用前人的经验,现代医学很快就把此前已经久负盛名的许多“剧毒”拿来为己所用。比如箭毒,既是一种剧毒,也是极其重要的药物。

在植物毒剂之外,人们最熟悉的就是蛇毒了。有研究证明,在一些毒蛇的毒液中含有一种天然的化合物,可以阻止肿瘤的生长、扩散。尽管这些研究还没有走出实验室,但科学家认为,蛇毒应用的研究是相当有前景的。由于传统的化学疗法和药物治疗将正常细胞和癌细胞一起杀死,会导致病人免疫力和身体机能下降。而蛇毒只对病变的细胞产生作用。这也是药物研究者对蛇毒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刘菲摘自《百科知识》2006年2月下半月刊)

(作者:[俄罗斯]伊万·伊斯梅罗夫 字数:193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