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挨打”遇上“挨骂”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身背熨斗去深圳当初因为感情失意,执意要独闯世界,爸妈在多次苦劝无果后,终于默默为我整理行囊。爸爸从皮箱里拿出一件硕大的盒子问我为何物,“熨斗啊,我不喜欢穿皱皱的衣服。”当飞驰的列车经过三十几个钟头的狂奔把我送

身背熨斗去深圳

当初因为感情失意,执意要独闯世界,爸妈在多次苦劝无果后,终于默默为我整理行囊。爸爸从皮箱里拿出一件硕大的盒子问我为何物,“熨斗啊,我不喜欢穿皱皱的衣服。”

当飞驰的列车经过三十几个钟头的狂奔把我送达深圳时,正值晌午,我不慌不忙地吃过午饭,找到一间网吧,在“深圳之窗”的“跳蚤市场”里开始寻找将要栖身的蜗居地。

还记得她发布的那一条信息,“两室一厅,现有一女孩子招合租。位置在岗厦。”当时的深圳对我来说就是迷宫,我根本不知道岗厦在什么位置,只是傻傻地打过电话去询问:我怎么找你,从火车站附近打的过去要多少钱?

对方很详细地描绘出一幅路线图给我,她哪里知道我是一出门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主儿,好在司机大哥路熟,15分钟的车程后,我看见了个子高高,正在四处张望的她。

那是一套极其简单而又整洁的两居室楼房。两个房间一大一小,大的她住,小的那间正在找人合租。我很快便相中了房子。房租要价并不高。她的这份实在,在日后的相处中更日益体现。

她问我来深圳做什么。

我说,开眼界。

就这么简单?她怀疑着。

“是啊,就这么简单,那你来深圳做什么?”我问她。

“赚钱,我家里……不好。”她低下头。

“在深圳很不好找工作的,所以,你要有足够的精神准备。首先,你要有一份很详细的求职简历,然后准备好各项资历证明。像撒网一样投递求职表。而且,你要记得,你求职一百家公司,有十家公司肯面试你,就很顺利了,这十家公司有一家公司肯录取你,也算是不错了。”

这段话,我牢牢记住,后来,身边有些朋友因为求职遇挫时,我都会将这段话讲给他们听。

那晚,因为没有买到被子,她让我与她同眠。子夜的时候,忽然感觉脸上麻麻的似有什么东西爬过,伸手一摸,滑落下去。后背一阵发凉,爬起来,开灯。天啊,那是一只拇指般大小的蟑螂,在北方长大的我第一次见到这硕大的虫子,而且刚刚从我脸上爬过,那份心悸真的是恐怖至极,我的叫声惊醒了她,她迷糊地睁开双眼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指着枕边那只蟑螂,开始语无伦次,谁知她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目瞪口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伸出左手一把抓住蟑螂,单手举过半空,用力一抛,随着啪的一声响,蟑螂横尸一丈开外,再见她一头扎到枕头上,鼾声再起。

挨打遇上挨骂

上帝将幸运降临于我。在我踏入人才市场的第一天,有三家公司通知我去面试。第二天,我才得知,第一家通知我面试的,居然是受深圳一所银行的委托。经过两天的数次面试,我很幸运地成为那间银行离岸部的一名银行职员。

当我把这喜讯告诉她时,她开心得跳了起来,抱着我在房间里转圈。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你就是运气好,找房子遇到我这么好的人,找工作找到那么好的职位。在深圳哪有这么好的事,三天之内房子、工作统统搞掂。

在银行工作第22天后,一个佛山的网友,也想来深圳找工作,我陪她到那间知名的广告公司面试时,被该公司正在招聘人事主管的信息所吸引,于是,我突然做出了决定,跳槽。

当我递交那份银行职员辞职申请表的时候,很多人感到了意外。最震惊的,还是她。

“你疯了?那么好的工作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你来深圳才多久啊,你对深圳了解吗,就这么辞职了??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我笑着不语,看着她,那一刻,她把我当成了姐妹,我感同身受。

我知道,同她相比,我的跳槽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她在那间合资公司已经工作差不多两年了。两年来,她的薪水和职位从不曾改变过,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因为工作关系,总要接触众多的英文文件,在体会到自己英文功底实在很差之时,我决定到夜校补习。她知道我要学习的消息,马上举双手赞同,并执意要与我同行。

上课的第一天,她问我的英文名字叫什么,我摇摇头,说还没有。她用笔在纸上工整地写她的英文名给我看:Ada。

你叫挨打?那我叫Emma(挨骂)好了,从此,我称她挨打,她则甜蜜蜜地叫我马马,后来,一个挨打,一个挨骂成为班上两个最刻苦的学生。这个名字也跟随我至今。

那是一段很美妙的日子,每天傍晚,我与挨打从各自的公司前往夜校。两个小时的课程后,再一同步行回家,对深圳市区熟一点的人都会知道,从深圳书城至岗厦是多么遥远的一段路,而我每天就这样与挨打徒步走回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里,闲聊着我们各自的心事、每天的故事。

周末的时候,挨打总是要翻出与我相同款式的衣服,再让我系上与她一致的马尾出去逛街。一样的身材,一样的装扮,以致很多人误以为我们是两姐妹。而挨打也喜欢拉着我一起照镜子:哈哈,你看,我们多像两姐妹,我是姐姐,你是妹妹。呵,这个挨打,总是喜欢以大姐自居,其实,我大她足足两岁有余。日子,就这样开心地过着。

一份礼物原来可以让一个人这般狂喜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那件事,我才惊觉,原来,我身边这个善良快乐的女孩儿,有那么多的心事藏在心底。

我哥哥的一个同学来深圳出差,顺路来看我,当他看到我第一眼时,心疼地说:“小妹,黑了,瘦了,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何苦呢?”

当时,已经在深圳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了,总是不敢想家,生怕一分心,便失去在异乡拼搏的勇气。那晚,见到老乡很是快乐,不觉喝多了数杯,挨打突然变得话很少,一杯接一杯地陪着我们喝酒,我猜想,她一定也想家。

告别哥哥的同学,回到住处时,已是子夜两点,也许是酒精发挥了作用,我饮进的过量的酒,变成另一样的液体从眼中慢慢流出,越淌越多,一发不可收拾,我哭了,抱住挨打,哽咽地诉说:深圳,一个人好苦,深圳,不是天堂,我想家,好想爸爸妈妈,挨打,我好想回家。

挨打也哭了:马马,不要这样,你一哭,我就想跟着哭,我也想家,我已经来深圳快三年了,我都没有回过家。我好羡慕你,你家里条件那么好。你爸妈那么疼你。我命不好,我恨我爸爸妈妈,从我一生下来,他们就吵架,吵了二十几年,还在吵,去年,我接他们来深圳,结果,还是一样吵。

“我在深圳,吃了多少苦,没人知道,没人心疼。我住过公园,睡过桥洞。我爸妈来的时候,我很开心,我希望他们和好,不要再打了,钱不够用,我就去酒店做领舞小姐,白天上班,晚上去陪舞,喝酒喝到胆汁吐出来,可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没人心疼我,他们还是打,还是吵,把家里的东西全砸了,他们没有给过我一分钱,他们从来不问我苦不苦……”

我惊呆了,抱住挨打,任她的泪水浸透我的衣服,任她在哽咽中睡去。我第一次如此贴近地去端详她的脸,那张23岁的脸上刻下了本不该有的沧桑。

哥哥的同学回家时,给我留了3000块钱。让我买些漂亮衣服。他从我今日的朴素,看出了与以往的不同。我冲入华强北,一路狂购,还不忘买下那件挨打垂涎已久的佛罗伦女裙。

我把那条裙子悄悄挂到挨打的衣柜里,想像着她看到那条裙子的惊喜。谁知道,她表现出的居然是狂喜。她简直要疯了。大叫着:马马,我爱你,我爱死你了。你真的太伟大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条裙子,我跑去看了四五次了,都没舍得买。谢谢,谢谢,马马你感动得我要哭了。

我真的要被她感动得哭了,也许,自小便被家人娇宠,我从不知,一份礼物可以让一个人这般狂喜。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这条裙子,我还知道你有一件佛罗伦上衣,一直想配这条裙子。”我心里暗暗地想。脸上,充满了笑容。

后来,在挨打过生日那天,她请了好多人吃饭,长长的直发,映衬着她美丽的脸,身上穿着的,当然是那套佛罗伦女裙。

我们有一张最漂亮的合影

仲夏的一天,一家杂志编辑来深圳组稿,因为早在网上相识,我与挨打便请她一同吃午饭。那女编辑说,她看过我一些深圳日记,很喜欢文字的朴实。如果再加强些文字功底,她倒想采用一两篇。他们杂志的封面都是来自在各地打工一族的年轻女孩。问我跟挨打有没有兴趣做一期封面明星,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开心得跳起来。一想到马上就要成为被人注目的焦点,喜悦掩不住地溢出来。

当我们把拍好的照片交至编辑的手中时,也开始幻想登上杂志后的美丽。

“马马,我告诉我们同事了,等杂志出来以后,他们要每个人买一本来看看我和我的马马。”挨打笑着搂紧我的肩,而我心头一震,想起那女编辑拿到照片时,并没有期望中的满意表情。我不想让挨打失望,等待中,祈祷着不要有什么变故发生。

果然,一周后,女编辑打电话给我,很遗憾地表示,没想到我那位朋友不上镜,她的成熟与我的清纯相差很远,问我能否再找个漂亮女友重新拍一张。我很无力地告诉她,如果我们那张合影能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我不想再跟别人拍。怕挨打看了伤心。后来,挨打一直跑去买那本杂志的最新一期,不断地追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看见照片登出来,我只好说,那位编辑已经调走了,我们的照片可能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挨打有些失落,却又反过来安慰我,登不上就算了,马马别不开心,咱们有一张最漂亮的合影哩……

不是天堂的深圳留有我们天堂般的时光

我第三次跳槽后,公司分给我一间单身公寓,我不得不离开挨打,搬入新居。挨打很不开心,默默地为我整理行李。她抱住我,又一次哭了。说道:“马马,我在深圳住了这么久,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最开心的了。我再也遇不到你这么好的朋友了。你有能力,运气也好,我一直都很羡慕你。”我拉着挨打的手,向她保证:“别担心,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可是,深圳的快节奏远非其他城市能比。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量,使我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找挨打逛街。

那一日,她发短信给我:“马马,能来看看我吗,我要离开深圳了。”

当我赶到挨打家敲开房门的时候,她打开房门,没有说话,回到客厅内,继续熨烫着她的衣服。那熨斗,是我离开时送给她的,我告诉过她,要做个漂亮女孩,即使不吃饭,也要穿漂亮干净的衣服。

“你,真的要走?”我问。

“是的,房租还有一个星期就到期了。”挨打回答。

“为什么,你已经在深圳呆了四年了,更不应该走啊。”我不解。

“就是因为我在深圳呆了四年,生活还是这么艰难。所以我才要走,深圳太难混了。”

“你要去哪里,有目的地吗?”我再问。

“回老家。老家生活水平低,好生存。”挨打叹了一口气。

“也许……你可以先住在我那里,然后再找工作。”我尝试着想留她。

“不用了,我在深圳四年都没求过人,走的时候更不想求人。”挨打的冷,让我有些心寒。她已经不再是昨日抱着我笑,搂着我哭的那个女孩儿了。

“什么时候走,我送你行吗?”我不喜欢离别,但想送送这个真正的朋友。

“不必了,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说不定我哪一天还会回来呢。”挨打强挤出一丝笑容给我。

数日后,挨打离开了深圳。她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给我:马马,深圳不是天堂!我会记得:不是天堂的深圳,留有我们天堂般的时光。

挨打,原名陈慧,陕西汉中人。

(杜丽梅摘自《深圳青年》2003年5月上半月刊,杨博图)

(作者:摩 卡 字数:503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