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事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999年,刚走出学校的我,几经周折,在人工打桩工地找到了份工作。因打桩要挖井,挖井必须两个人合作,下面一人挖,上面一人就负责用摇手架把下面的土摇上来,而他们工地刚好缺一个人,就把我用上了。跟我合作的是老杨,四十多

1999年,刚走出学校的我,几经周折,在人工打桩工地找到了份工作。因打桩要挖井,挖井必须两个人合作,下面一人挖,上面一人就负责用摇手架把下面的土摇上来,而他们工地刚好缺一个人,就把我用上了。

跟我合作的是老杨,四十多岁,络腮胡子,熊腰虎背。他干活总有使不完的力气,动作快得很,当我好不容易把一桶土摇上来的时候,下面的桶又装满了,我就那样不停地摇,每天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但为了有饭吃,我只有咬着牙坚持下去。

时间长了,我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井出土比别人少,混凝土用得也比别人少很多,但我和老杨每天挣的钱却比别人多,休息时,我忍不住悄悄问老杨,老杨笑而不答。

后来发现老杨除了最上面那一米井壁挖够厚之外,下面的井壁就很薄,规定挖掘20厘米的壁厚,老杨只挖了不到10厘米,难怪用的混凝土还没有别人用的一半多。这可是偷工减料啊,虽然这样提高了工作效率,多赚了钱,可要是影响到整栋大楼的安全,那岂不贻害无穷。再说,井壁那么薄,老杨在下面,要是土层结构不结实,塌方了,那岂不很危险?

我把自己的忧虑跟老杨说了,没想到老杨哈哈大笼,说挖好的井是用来倒钢筋混凝土的,井壁根本不会影响到大楼的安全,至于他的安全只要我别乌鸦嘴就行了。老杨都那样说了,我也不便多说,只是平时多留了个心眼儿,经常观察井壁有没有异常,以便及时告诉者杨。

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时我们的井已挖到16米深,就剩最后一米就完工了,那天开工没多久,我就发现离地面5米深的地方,井壁突然有了裂痕,裂痕正在扩大!

我赶紧大叫老杨,但他似乎听不见,我只好用力甩动摇土绳子来撞击老杨,挥动手势招呼他上来,周围的工友听见我的喊声也都过来帮忙。

老杨这才知道,忙抓住绳子让我们往上拉,但是一声巨响,一大块混凝土垮下去,接着涌出大量的流沙,周围的井壁也跟着塌陷。大家都惊呆了,奋力把绳子摇上来时,绳子上除了粘满的泥土,什么也没有……

后来动用了4台挖掘机经过5个多小时的挖掘,才找到泥人似的老杨,但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场事故在我面前发生,却无能为力。我知道是我害了老杨,如果我当初坚决阻止老杨偷工减料,或者向上级汇报,老杨也许会受到批评,也许会被开除,可他不会丧命。

(未来摘自2007年6月21日《南方周末》)
(作者:彭胜发 字数:102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