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不是只有人住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什么声音?儒岱朝台北街头的一只垃圾箱看去。鸟叫?垃圾箱里有小鸟?儒岱走近一看,垃圾箱里有一只小纸盒,纸盒里有一只——这也叫猫吗?猫还能这么瘦小?也许,母猫生下小猫后觅食去了,一会儿会回来的,等吧!等等吧。儒岱看看表,

什么声音?儒岱朝台北街头的一只垃圾箱看去。鸟叫?垃圾箱里有小鸟?儒岱走近一看,垃圾箱里有一只小纸盒,纸盒里有一只——这也叫猫吗?猫还能这么瘦小?也许,母猫生下小猫后觅食去了,一会儿会回来的,等吧!等等吧。儒岱看看表,看看猫。可是,有人倒垃圾了,弄得小猫满头满脸的土。儒岱推开垃圾,抱起这只被遗弃的小猫。小猫用一只眼睛看着儒岱。他看我,他看我呢!儒岱心里升起一阵阵说不上来的温馨、甜蜜和酸痛。

小猫只有一只眼睛。儒岱把小猫放在左手心里,用右手安抚他,可是小猫皮包骨架的真叫人不忍触摸。儒岱双手捧住他急急回家。

儒岱和妻子倩雯都是教授,除了必然会有的书籍外,家徒四壁,一如他们淡泊宁静的心境。倩雯习惯了二人世界,突然多出一“人”,而且那么丑只有一只眼睛!可是,这么丑的猫如果弃之街上,不会有人收养。好吧!留下吧。

小猫弱得不会吃奶。儒岱只好用滴管喂他。不过小猫聪明过人,倩雯指着一个下水洞喊:猫猫!他就跑到那洞口撒尿。只这一次,他就永远记住了他的洗手间。以后他上别处,也非要找到有洞口的地方才“洗手”。倩雯打开水龙头,他会用前爪拉倩雯的手,示意她用手掌接住水给他喝。小猫跳跃起来那么轻、巧、灵,倩雯的视像里用慢镜头分解着小猫的一个个舞姿。人再怎么训练,能跳出这样的舞蹈动作吗?

小猫一天天长大,一身白毛变得光泽美丽,儒岱和倩雯叫他:白白。

这天儒岱在台北街头走过一棵榕树。树下蹿出一只黑猫,围着儒岱的双脚直打转,显然早早地在这里等候他呢。儒岱向前走,黑猫一路跟;儒岱停下看,黑猫打转转。儒岱回到家,黑猫也进家门——黑猫既然认定了跟定了儒岱,就是缘分。

倩雯下班回家,一看已是四口之家,而且又是一只丑猫,黑得不能再黑。你怎么专捡丑猫?

再说,那白白从懂事的时候起,就知道他爸爸儒岱和妈妈倩雯只他一个Baby。黑猫的出现,娇惯了的白白在精神上实在承受不了。他蹿到大衣柜的顶上,不吃不喝不下来。叫儒岱、倩雯心疼得不行。儒岱只好搬来一个梯子,天天爬上梯子给白白送饭、送水。白白看老爸这等辛苦,才怨怨地吃起饭来。但是七天没下柜子。

黑猫刚来时脏得不行,满身蚤子。倩雯让来家里干活的阿妹把他好好洗干净。洗完澡,黑猫摇头摆尾得好生舒服,他想像不出这世上还会有什么比洗澡更舒心更幸福的事了。倩雯不由想,猫和人其实也一样,一只野猫,一直不能洗澡,那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哟!她抱起黑猫,心疼地叫着小黑,让他在自己腿上睡觉。从此只要倩雯在,小黑就要在她腿上睡。晚上就钻进倩雯的被窝在她脚边睡。倩雯觉得小黑体温冬暖夏凉的,自行调节,和小黑一起睡温度总是正好。

阿妹一周只来三次。阿妹一开门,小黑就一跃而起,用一种好听的、嗲嗲的声音,喵喵叫着在阿妹脚下撒娇。后来,十来年了,只要阿妹开门,小黑总是一跃而起地去亲热去撒娇。

倩雯教学的那所大学,有一天晚上,一只母猫走到女生宿舍楼,锁定一个女生的房门,举起前爪抓门。那女生把门打开,让进这位不速之客。母猫进屋后巡视一圈,找到一只纸箱,就走进纸箱生下一窝小猫。第二天那女生端起纸箱放到楼梯拐角下,给他们喂食。可是校方有规定,不准养猫。于是女生找到倩雯家,希望倩雯把猫们收留下。

儒岱笑倩雯:你还说我捡猫呢,你一下捡了大小四只,这下我家多了六口人了。两人又给那一家四口起名字。母猫嘛,就叫妈咪了。一只小猫用儒岱的话来说体形漂亮得不得了,雪白的毛上有两个圆圆的黑斑,就叫圆圆。圆圆会用两只后腿站起来看电视,看一会儿就绕到电视机后看看是怎么回事,然后再立起后腿站着看电视,然后又绕到电视机后想去看个究竟。猫也有好奇心有探索精神。圆圆还喜欢跃到儒岱身上,两只后腿在儒岱的腿上立起,两只前爪搭在儒岱肩上,凑到儒岱脸颊旁这儿舔、那儿舔。儒岱觉得这份爱有点叫他受不了,他对圆圆笑道:好了,好了,好了。

儒岱的院子里,高高的院墙旁有一棵高高的九重葛树,树下一只缸,缸里放着一只纸盒。有一天,儒岱发现缸里有什么声音,一看那纸盒里有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儒岱抬头一看,一只母猫叼着又一只刚出生的小猫正从高高的树干上下来。这猫怎么能从外边上得那么高的院墙?这只母猫是他们家的,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自己出门找配偶了。生完孩子就回娘家,一只一只地把儒岱、倩雯的外孙们叼回外婆家。儒岱和倩雯看着他们的外孙被一只一只地从高高的树上叼到缸里纸盒里,看到母猫这样迫不及待地回娘家,这份感动啊!

儒岱、倩雯正在院子里看他们的小外孙的时候,就见屋顶间的空隙里,突然掉下一只小猫。一定是有野猫找到他们家的屋顶生下小猫然后弃之不管了。或许那野猫知道这里有人会比他更好地照料他的孩子。儒岱捧起那只天上掉下的小猫,那么那么小,可是那么那么漂亮,皮毛是黑色、白色、咖啡色的三色交叉。他们立刻叫他彩彩。他们把彩彩放到那四个小外孙一起,让那母猫喂奶。母猫毕竟是在儒岱、倩雯家长大的,有仁爱之心博爱之精神,把彩彩和自己生的孩子同等对待,一起喂大。

猫们之间一定有语言,有信息传递。这个有高高的九重葛的家,使猫们心向往之。有一只野猫跃上他家的院墙,又从九重葛树上下到缸里那只纸盒里生孩子,生完又越墙而去,把孩子托给了儒岱、倩雯。又有一只野猫到儒岱、倩雯门口觅食。儒岱请他进客厅就座,他谢绝了。因为他野惯了。儒岱、倩雯干脆早晚在门口放一盆食物,野猫到就餐时间就会款款而来。

一天,儒岱听见轻轻的敲门声,他走到玻璃门前一看,是一只陌生的猫。这位陌生人的来访,儒岱明白又是来投奔他家的。他轻轻地打开门,生怕惊吓了来者。猫进来了,在儒岱脚边磨来磨去地激动着:到家了,我可找到家了!

台北,敦化南路一家咖啡店。我和儒岱、倩雯坐着喝咖啡。不知怎么就从我领养着洋娃娃讲到他们领养猫。我就要去他们家看看他们的32只猫。那天暴雨。车在雨世界里开着,前方有条狗在雨中奔跑。“它怎么下雨还在乱跑?”儒岱说。我想,如果那是只猫,他恐怕要下车前去把它抱回家了。

我担心他们家的住户再要增加怎么办?儒岱说买美国进口的猫食,里边多种维生素都有了,而且浓缩成各种色彩的饼干。我想,那一定很诱人,很好吃的。不过,儒岱、倩雯的饭食,大体就是用一大锅煮上开水,青菜、胡萝卜、豆腐干的全往里扔,也是多种色彩、多种维生素都有了。我说你们吃的那才是猫食。

他们家是一长排平房。儒岱住右半部,倩雯住左半部,中间有个院子。两边各有一扇纱门通往院子。平时儒岱或倩雯只要走进院子,猫们便蜂拥着奔跑出来,隔着左、右两边的纱门,冲着他们喵喵一通叫,猫们堆成一堆地喵喵,孩子们见爸爸妈妈回家这样欢欣鼓舞!

猫们迎接他们归来的欢跃,一下就把家的感觉浓浓地推到他们跟前。猫们喵喵地抒发他们见了亲人的快乐,要是他们的语言能译出来多好!

猫和人一样,妒忌、生气、恐惧、忧虑,知冷知热会爱会恨,会撒娇会调皮,只是不会用语言和人交流。但是一点一滴猫都在告诉我们:地球上不光是有人住。

(作者:陈祖芬 字数:293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